《朔愿使徒》正文 第九十六章:喵~(11)
    心中有些不爽,安小泉黑着脸出了门,准备找个由头欺负一下另外几只猫出出气,然而出了门才发现,警局里此时好像也有些骚乱。

    “嗯?怎么回事?”安小泉略微疑惑。

    警局里此时所有人都围在角落,有些惊讶,有些焦急的说着什么,围着的好像正是安小泉五猫睡觉的角落。

    他心中不解,走了过去,这才隐约听清楚她们的话。

    “小张,怎么回事儿啊?你们看了一晚上怎么弄成这样?”

    “没有啊,昨天晚上我偷偷看了两回都还好好的呢!”

    “送医院吧!这样不行,会死了的!”

    熙熙攘攘的谈论传出,安小泉也在此时费力的钻出了人群,看到自己四个小弟正趴在地上软软的呼吸着,有两只还在干呕,嘴角都起了白沫。

    “赶快送医院,这是别人家的猫,在这里死了咱们担待不起。”

    小张也急了,直接上前拉起箱子,把四只猫儿全部扔进箱子里,然后左右看了看,把刚露头的安小泉也放进去,抱着箱子就往外跑。

    “李淑珍,你跟着一块儿去。”孙警官也连忙朝那三十岁大姐招呼道:“小张他不懂,你过去提点着点儿,有事儿打电话。”

    “行。”

    李淑珍连忙跟上,两个警察一前一后,抱着箱子在街道上狂奔,连箱子里的安小泉也是一脸懵逼。

    “小梦,什么情况啊?”

    无奈之下,她只能召唤出小梦,有些担忧的问道:“这几只猫怎么了?不会真死了吧?”

    虽然只是几只猫,但他还是稍稍有些不忍心的。

    “食物中毒。”

    小梦瞥了几猫一眼,捂着额头叹道:“昨天你们吃东西的时候我就想提醒了,但看你们实在饿的狠,也就没好意思说,那毕竟不是猫粮,偶尔吃一点儿可以,但一下子吃那么多,很容易出问题的。”

    “……”

    安小泉也不由无语,沉默了好久,才抬起头寒着脸问道:“那我刚才劈叉…咳,拉肚子,也是被那个害的?”

    “嗯,没错。”小梦点头,一副悲痛的模样。

    “……”

    安小泉再次沉默,深深吸了口气,一爪子搂下去,偷偷拍到小梦头上骂道:“你怎么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多说一句话会死吗?啊?会吗?”

    “安小狗!你敢打我!?”

    小梦也懵逼了,当即就噙着眼泪,挥爪撒泼道:“我跟你拼命我!我要把你劈叉的视频发到你妹妹手机上,你等着!”

    “握草…你竟然又偷录我的视频?”安小泉瞪大了眼。

    “我就录了怎么了!”小梦望着安小泉,气哼哼的抽着鼻子道:“我还要把你闺女尿你头上的视频也发过去,把你偷看李冬梅的视频也发过去,你等着!”

    “……”

    安小泉真的心碎了,这些尴尬视频它竟然都有录?这…这…渣猫啊!

    心中气愤,然而却又无奈之极,他只能无奈的又哄起小梦来,揉揉脑袋,说说好话,只求它别把视频乱发。

    如此,直到箱子里的颠簸停下来,小梦才总算稍微消气,轻哼着鼻子缩回安小泉的身子里去了。

    外面,两个警察此时也终于到了附近的宠物店,看着他们满头大汗的模样,周围民众都有些惊讶,纷纷回避或者观望,连宠物店里的职员也都有点小紧张。

    “你…你好。”李淑珍此时上前,有些喘息着问道:“你们这里会提供宠物治疗吗?我这里有几只宠物,问题有点儿大,需要看医生。”

    “生病了啊?”店员们这才恍然,也不是那么紧张了,指引着二人朝里面走去道:“医疗室在这边,请往这边来,我们这儿有专业的兽医。”

    “那就好。”李淑珍点了点头,连忙招呼小张跟上,三人一起朝医疗室走去。

    医疗室中,一个白大褂的中年人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当即被吓了一跳。

    握草…难道我昨天给人看病的事发了?

    “您就是兽医吧?”李淑珍上前看了看他道:“这里有几只猫,好像有些不对劲儿,您赶紧给看看。”

    “这样啊。”中年兽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松了口气道:“行,搁这儿吧,我看看。”

    李淑珍照做,打开箱子把四只猫连带安小泉都抱出来,放到旁边的诊桌上。

    “这个…是不是吃什么东西了?”中年兽医还是有些本事的,扶着眼镜挨个观察了一下,朝两个警察问道。

    “没有啊。”小张摇头,有些慌张的道:“一直在箱子里老老实实呆着的,也就昨天晚上吃了点儿炒面而已,应该没问题吧?”

    “炒面?吃了多少?”中年兽医挑了挑眉。

    “这个…不是很多,它们五个也才吃了两盒而已,就那种普通的盒饭,还剩下小半盒没吃完呢。”小张比划着解释。

    “……”

    兽医无语,稍微沉默了一下才摇摇头道:“吃多了,炒面那种东西不能给猫吃太多的,它们消化不了,五只吃两盒,已经算是超量了。”

    “那还有救吗?”小张闻言更加紧张。

    要是让民众的猫死在自己手里,不说猫有多可怜,自己可是要受处分的。

    “呵,有救。”兽医摇头笑了笑,安抚道:“吃错东西了而已,不至于死,只是看起来情况稍微严重一点儿,可能需要在我这里观察一天。”

    “那就好。”小张闻言总算松了口气,摆摆手道:“那你赶紧开始治吧,一定要把它们治好,千万不能有事。”

    “行,交给我了。”兽医点头,随即开始忙碌起来。

    李淑珍和小张在旁边看着,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又上前问道:“对了医生?这个看下来总共得多少钱啊?”

    “这个啊?不多。”兽医看了猫儿们一眼,略微估量道:“诊费,药费,看护费每只大概两三百,五只加起来顶多也就不到两千,不贵的。”

    “……”

    “……”

    李淑珍和小张都吓傻了:大哥!你知道我们每月工资多少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