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喵~(16)
    气氛一时更加喧哗,甚至吸引了警局外一些民众的注意,被挤到一边的周丽萍见状得意的笑了笑,抱着胸在旁边看好戏。

    王局长沉着脸,等待这些记者安静下来,同时也认真思索着接下来的发言。

    过了好一会儿,看王局长一直不说话,这些记者们才终于无话可问,渐渐安静下来。

    “王局长,能说一下吗?”一个记者小心翼翼的问道。

    “好的。”

    王局长点点头,直接接过那记者的话筒,放在嘴边道:“对于你们刚才的提问,我依然可以告诉你们,那是真的,但是!”

    他略微加重了语气,继续道:“但是,那些提问却并非完整的提问,只是片面刻薄的向我们警员发难。”

    “对!我们警员的确扣押了周女士的宠物,但你们有没有去了解,我们为什么要扣押她的宠物?”

    “对!我们警员的确向周女士索要钱财,但你们又有没有去了解,我们为什么要向她索要钱财?”

    “有没有!?”

    王局长心里可以说是窝着老大的火,一口气把心中的火全部吐了出来。

    “这…”

    记者们突然呆住,一时都有些讷讷。

    对啊!我说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呢,要真是有那种恶劣情况,这个秃瓢怎么可能承认的那么痛快?这是给我们下套呢!

    记者们稍微寻思了一番,又回头看了看周丽萍,忽然就有些恍然起来,连忙回头再朝王局长问道:“王局长,难道事情还有什么隐情吗?”

    “据我们了解到的信息,你们的警员的确是屡次三番的向周女士索要财物啊?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个啊,等一下。”

    王局长不愠不火的看了众人一眼,扭头朝后面一个女警招招手道:“小刘,你来一下,把李淑珍整理的那些文件给我拿过来。”

    “好的王局。”小刘立刻点头,转头往李淑珍的办公桌走去。

    李淑珍也连忙赶了过去,帮着一起找出文件,给王局长递了过来。

    “好了,就是这些。”

    王局长冲李淑珍点点头,做了个安心的眼神,然后朝记者们扬了扬手中的文件,打开来道:“这个就是与你们的提问所相关的文件,在一个月前,我们洛水区警方接到民众报案,说周小姐家里有非常严重的噪音扰民情况。”

    “噪音?”有记者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质问问道:“难道就因为猫儿叫了几声就要扣押她的宠物吗?这不太合规矩吧?”

    他以为是猫儿叫声太大,所以才会被警察扣押。

    “请继续听我说。”

    王局长瞥了那人一眼,没太理会,翻开文件继续道:“在我们的民警到达之后,发现是有八只猫儿被锁在屋里,其中有三只已经饿死,电视机和两个水管在其他五只猫儿的玩闹中被无意打开,才造成非常严重的扰民情况。”

    “喏,这是当时的照片,你们看看,注意不要损坏。”

    他将文件中夹着的照片给记者们展示了一下,然后递了过去。

    “这…竟然饿死了?”

    “怎么回事儿?”

    记者们看着手中的照片,一时茫然。

    王局长见状眉眼稍舒,朝身边老孙示意,将自己水杯接过来,捧着喝了一口然后拿着文件继续道:“当时我们的民警曾打电话给周女士,希望她能回来照顾五只猫儿,别再不小心打开电视机,造成扰民。”

    “结果周女士回答说,她在外面旅游,没空回来,我们警员怕剩下的五只猫儿没人看管继续饿死,这才无奈将它们接到警局中喂养。”

    “是这样啊!”

    记者们恍然,回头怪异的看了周丽萍一眼,继续问道:“那索要钱财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帮民众看管财物还需要缴纳费用吗?这个我们不是很清楚。”

    “我们警员帮民众看管财务自然是不需要缴纳费用的。”王局长摇头,解释道:“但这五只猫儿可是活物,为了保证它们活着,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费用,我们警员似乎没有义务承担这笔费用吧?”

    “对哦!”记者们再次恍然,感觉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一时间都有些尴尬,却听后面周丽萍此时趾高气扬的叫了起来。

    “你胡说!”

    她挤到前面指着王局长脖子道:“喂养五只猫儿罢了,能用多少钱?你们一下子跟我要一千多!这不是讹人吗?我那五只猫买的时候总共还不到一千块钱呢!”

    她既然带着记者来了,自然是考虑到了一些状况,能轻易的找出王局话中的漏洞。

    “嗳?”

    记者们听周丽萍这么一说,顿时又找到了新话题,立刻又转向王局问道:“王局长?是真的吗?只是看护五只猫儿就花费了超过一千块钱?您确定您的警员没在其中收取什么额外的利益?”

    “没有!”王局长坚决摇头,翻弄着文件把其中十几张账单拿出来道:“这是我们对猫儿消费所产生的账单,上面有清晰的消费时间,消费地点,和消费意图,你们如果不信,可以去这些地方查问,看我们警员到底有没有多要她一分钱。”

    “他骗人!”

    周丽萍似乎就等着这一刻,立刻又挤上来抢过账单,在手里翻了两下,拿出其中一张道:“大家看一看啊,看一看这个账单,猫儿生病,八百!”

    “我们且不说这个钱是真是假,要知道我的猫儿在家里可是从来没生过病的,怎么一到警局就生病了?是不是他们给喂出了问题?他们喂出了问题,这个钱却让我出,有这个道理吗?”

    “这个…也是啊!”

    记者们也懵逼了,然而经历过前面两次打脸,却又不敢太质问,只得小心翼翼的把话筒递到王局面前道:“王局长?请问您是否认同周女士的说法?是你们警局喂出的问题吗?”

    “这个啊…”王局长闻言脸色稍黑,点点头道:“没错,的确是我们警局喂出的问题,而且还是我本人喂的,那时候不懂,喂了猫儿太多炒面,才导致它们生病的。”

    他不准备把小张推到人前,小张太年轻,承受不了太多压力,而且那次喂猫,他也有凑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