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喵~(17)
    “那么既然这样的话,这八百块钱添加到周女士的账单里是不是不太合适?”记者又小心翼翼的追问。

    “这个…”

    王局长迟疑,却听周丽萍又跳出来叫嚣。

    “不光是那八百块钱!”她又拿出另外两张账单,摆在记者们面前道:“还有这两张!检查费用!呵,我的猫儿平常都健健康康的,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检查?何况每次检查一百五,什么检查这么金贵啊?这只是猫!要得了那么多么?这个费用我不认!”

    “还有三百…”记者们看了看这两张账单,目光又望向王局长,期待他的解释。

    “这个我来说。”

    李姐在后面终于忍不住了,挤出来推开王局,鼻子冒着火道:“周丽萍,请你看清楚,你有几只猫?五只!每只检查费用是三十,很多吗?我们警员怕你的猫出问题,才那么细心的帮它们做检查,你为什么不认?你凭什么不认?”

    “我…”看李淑珍这么质问,周丽萍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然而看了看身边的众多记者,又强行抬起胸道:“又不是我让你们检查的,我为什么要认?你们问过我了吗就给它们检查?”

    “问你?呵!”李淑珍气笑了,冷哼一声道:“从那次跟你说猫猫看病的事,你就一直不接电话,我们怎么问?跑去国外找你吗?我们没你那么闲!”

    从那次给五只猫儿看病,周丽萍怕李淑珍跟她要钱,就一直不接电话,即便用其他人的号码,只要一说是警察也会立刻挂掉,还经常骂骂咧咧的,把警员们气的不轻。

    “你这…”周亚萍哑了一下,然后继续扬起鼻子道:“你这都是借口,反正你们所有的消费都是未经过我同意的,现在扣押我的宠物也不正规,你们必须向我道歉,还要将我的宠物归还!”

    “……”

    李淑珍只感觉一股郁气堵在胸头,像一股火一样灼烧着自己咽喉,一时说不出话来。

    王局见状黑着脸上前,沉沉吐了一口气道:“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情况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警察是被迫看顾,是在周女士不管不问的情况下,才无奈接收这些宠物,主要责任还是在于周女士自己,所以,我们警方是不可能道歉的。”

    这种情况下,事情明显有些纠结,他还是决定先顾及警局的颜面,哪怕在其他方面做出一些让步。

    “那宠物呢?宠物是否愿意归还给周小姐?”有记者立刻抓到了王局长话中的其他意思。

    “宠物啊?”

    王局长犹豫了一下,考虑着是不是再要说两句场面话,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见身后一声猫叫响起。

    他有些疑惑的扭头回望,却见五只猫儿的其中一只,越过挡路的警员走了过来,其他四只则畏畏缩缩的躲在警员们身后往这边观瞧。

    “哈!这是kitty!”

    周丽萍见状眼睛一亮,立刻蹲下身子抱住这只猫咪,把它摆在镜头前展示了一下道:“看到没有,这是我的猫,知道我过来了所以来迎接我,我平常对它们可好了!”

    她脸上满是得意,还匆匆扭头看了看警员们咬牙切齿的模样,眼神里尽是显摆。

    “咔嚓~咔嚓~”

    记者们不言,没心情恭维这个谎话连篇的女人,只是拿起相机拍了几张主宠相聚的照片,准备回去昧着良心写一份主宠情深的温情文章。

    然而正拍着,变故却陡然发生。

    却见周丽萍怀中的那只猫儿,面色轻蔑的看了诸多镜头一眼,悠闲的抬起小脚,放在嘴边舔了两下,然后…

    “嗤拉~”

    “……”

    空气皆静。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周丽萍脖子下方,那三道新鲜的红痕,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啊~”

    绝世女高音响起,周丽萍愣怔了一下,然后‘刷’的一下就将怀中的猫儿扔了出去,被前面的小刘匆匆接住。

    她又急又恼的在原地蹦跳了两下,然后眼睛血红的望向一干警员,歇斯底里的嚎叫道:“你们怎么管的?猫挠人了都不看着?要留疤的!怎么办!?”

    她真的有些想疯了,想着一定要这警察们赔个底朝天,要不然对不起自己的盛世美颜!

    “这个…”

    小刘看看怀中的猫儿,本能的往外送了送,见它没有挠自己的意思,才又抱回怀中,小心翼翼的道:“周小姐,这好像是您的猫…”

    “……”

    仿佛一锅沸水倒入了半盆冰块,周丽萍哑了。

    她看看小刘怀中淡定舔爪的猫儿,又感觉到自己脖子下面火辣辣的疼痛,只感觉脸上烫的像火。

    想了一下,咬牙愤愤然道:“我的猫在家很乖的,怎么一到你们这里就变这么凶了?一定是你们给我养坏了,你们要赔我,必须赔!”

    “呵呵。”

    耳边有笑声传来,王局此时走出,压压手掌止住周丽萍道:“周小姐,这里是警局,不是你胡言乱语的地方,希望你说话注意言辞。”

    “另外,以你现在的情况,还是尽快去医院处理一下为好,这猫儿身上指不定有什么细菌呢,如果感染,那就麻烦大了。”

    “你…你…”

    周丽萍摸了摸自己脖子下面的伤口,指着王局结巴了两句,最后发狠道:“你们等着,我还会再回来的!”

    她说罢,就直接甩脸朝门外走去,连自己带来的记者们都不顾了。

    记者们:“……”

    “那个…王局长?”

    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记者提问,他看了看小刘怀中的猫儿,然后拿着话筒小心问道:“关于这个猫儿挠主人的事儿你怎么看?有什么想说的吗?难道真的是因为在你们警局里被养凶了?”

    “这个绝对不是。”

    王局长忍住笑容,缓缓摇头道:“这些猫儿在我们警局是非常乖的,对我们的警员也都非常和善,至于为什么会攻击它的主人?嗯…我们警方不便于评论,你们若想知道详细原因,请去询问周小姐,或者她的邻居,相信应该能找到准确的答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