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第五次工业革命(6)
    事实证明,有些神圣的话,并不适合在正式的场合说出来,只三句话,安小泉就感觉自己好像要傻掉了。

    对面两个特勤眼神交流了一番,最终还是把目光望向了安小泉,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为了这么荒谬的理由,你就卖国?就把自己十四亿同胞的命脉给交出去?你…你不觉得自己的做法很可笑吗?”

    “可笑?对,确实可笑。”

    安小泉点头赞同,随即又板正脸色解释道:“但事实就是如此,这是我的愿,我毕生的愿,哪怕看起来有些傻,我还是尽力的去完成了它。”

    这是他替jan说的话,除了这样回答之外,他也想不出别的比较冠冕堂皇的理由。

    “……”

    两个特勤沉默,那女特勤紧紧盯着安小泉,盯了许久,终于压抑着声音道:“你真是…不可救药!”

    “呵,算是吧,无可救药。”

    安小泉笑着点了下头,耸耸肩膀道:“不过我觉得,我的所作所为,对国家的危害,并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大。”

    他说罢,看了两位特勤一眼,又看了看旁边墙上的监视器,没等她们说话,便长吸口气,为自己辩诉道:“是,我的确是把国家的机要信息发送给了其他人。但同样的,其他七十三个国家的机要信息,我也发送给了国家,那是比泄露出去的信息还要多出至少十倍的机密!”

    “另外,为了不被其他国家的人找到,我还主动把自己的位置暴露给你们,让我们能在接下来的变革中占据一定主动,这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可以弥补我所犯下的过错。”

    “弥补…你竟然认为你的罪过可以弥补?”

    对面女特勤无语了一下,趴在桌上揉了揉自己额头,然后就突然暴起:“我去你奶奶的!”

    “轰~”

    桌子又被掀倒,女特勤直接跨过审讯位,对安小泉暴打了起来。

    “哎?哎?冷静!来人啊!来人!”

    一番混乱之后,女特勤被涌进来的士兵拉开,安小泉也被两个士兵护送着,迅速关回了禁闭室,这场审讯就此草草结束。

    审讯室中,两个特勤此时都已恢复了平静,她们互望一眼,互相点点头,然后蹲下身子收拾了一下散落的文件,便起身来到了隔壁一个监控室内。

    “辛苦了。”

    监控室中此时坐着许多人,大多都带着等级极高的职务肩章,正忙碌的对着电脑和文件核对信息,其中一个身着军装的老人,过来对两个特勤握了握手,皱眉问道:“审讯感觉怎么样?这个人…有没有可能为我们服务?”

    “不知道。”

    男特勤摇头,想了想,无奈的回答道:“他的态度太淡然了,无论是说什么,都仿佛是置身事外一般,我们根本审不下去。”

    “就是这样。”

    女特勤也点头,叹了一声,抬头问道:“你们这边看着怎么样?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吗?真的是为了那么荒谬的理由就这么做的?”

    “这个…”

    老军人闻言,回头望向监视器旁边的几个人,那是他们临时拉过来的几个心理学家,用于鉴别犯人语言的真伪。

    “不太清楚。”

    监视器旁一个中年眼镜微微摇头,有些迟疑的道:“不过我觉着应该是真的,从他的反应中,我看不出有撒谎的痕迹。”

    “我也觉得是真的。”

    另一个老人点头道:“虽然他的反应古怪了些,但说话确实不像撒谎,跟那些荒谬的理由结合起来,我感觉他的反应完全对得上。”

    “还有测谎仪,也显示没有太大波动。”角落里一个小士兵弱弱的附和。

    “这样嘛…”

    老军人皱眉,坐在椅子上想了想,然后搓了搓脸有些无奈的问道:“那你们认为接下来该怎么审讯?是不是要拉拢一下?”

    “这个…至少得先确定他的态度吧?”

    男特勤想了想,条理清晰的道:“从他说的话中可以看出,他好像是偏向我们的,但不知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受过训练的间谍,给我们这种错觉应该不难。”

    “间谍?不太可能。”

    女特勤闻言却是摇头,拿起文件看了看道:“资料上并没有显示他有什么出境记录,连坐火车的记录都只有两次,已经查问过了,没有问题,是间谍的可能性极小。”

    “但也不能完全确定。”

    男特勤谨慎摇头,看了看身后那些核对信息的人员道:“至少得等查过他所有信息之后,才能确定他到底有没有与外界人员接触过,我们必须得完全排除他是间谍的可能。”

    “那得很长时间啊。”女间谍皱眉,有些不满意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等着吗?明天首长就要过来,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干啊!”

    “这个…”

    老军人闻言迟疑,回头看看还在回放的监控视频,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我看他好像挺怕你的,你去收拾他几顿?降低一下他的心理防线,怎么样?”

    “嗳?”

    女特勤闻言眼睛一亮,有些蠢蠢欲动的看了看身边其他几人,见他们也都点头,便也点头道:“好,我去准备一下。”

    ……

    监禁室中。

    安小泉正鼻青脸肿的坐在墙角,用依然带着手铐的手擦了擦鼻子,朝小梦痛叫着抱怨道:“哎呦,我的鼻子,那小娘们可真狠,小梦,你帮我看看我鼻子断了没?”

    “没,没断,别担心。”小梦安慰了一句,然后趴在安小泉脖子上,贴心的朝他鼻子吹了两口气,咬牙有些不满道:“确实太狠了,要不要我变成猫去帮你挠她两下?给你报仇!”

    “别!你别乱来!”

    安小泉立刻制止它,翻了个白眼儿有些嫌弃道:“就你那小力气?过去还不够给人挠痒痒的呢,而且你要是敢露头,这个基地肯定就得出大乱子,到最后受罪的还是我。”

    每个基地的防守都是极其严密的,突然出现一个外来事物,那就代表他们的防守出了漏洞,为了弥补这个漏洞,他们一定会进行极其严格的检查,安小泉这个新进入的犯人,一定会成为他们的重点检查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