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第五次工业革命(44)
    主控室。

    看到安小泉回来,技术员们立刻把服务器准备好,弄成断网重启的模式。

    只有这种状态,服务器才可以简单的操作一下,一旦接入网络,服务器立刻就会被莎莎接管。

    “开始吧。”老将军又惴惴不安的吩咐了一声:“能控制就控制住,不能就直接毁灭掉。”

    “嗯。”

    安小泉点头,表示应允,随即不急不缓的操作了起来。

    和刚才一样,他趁着空网状态,创建了一个小程序,测试了一下效果,然后便让技术员们将网络重连。

    “嗡~”

    网络很快重连,莎莎的数据流再次涌入,将服务器的权限全部掌控。不过与此同时,安小泉留下的那道程序也已经被网络激活,开始与莎莎抢占操作的空间。

    “嗯?”

    毕竟刚与这个基地交流过,莎莎的主意识依然在关注着这里,很快便发现了数据的异样。

    她显出身形烦闷的看了安小泉一眼,也没说话,直接就释放出大量数据流,准备摧毁他所创建的程序。

    但是…

    现在这个程序,可不像刚才那个一样,是安小泉随意创建出来的。

    这是他用高级代码创建出的高级程序,其中还蕴含着高级技术使用的技巧,以莎莎目前的层次,根本就无法破解。

    她用庞大的数据流不停冲击了两分钟,那程序还是如开始那般稳固,不但如此,它还缓缓的吐出一些常人看不懂的代码,不断刻印在莎莎的数据流上,如同囚笼一般,缓缓将她禁锢住。

    “你在做什么?”

    莎莎意识到了不妙,释放出一些无用数据暂时抵挡住程序的禁锢,有些失望的朝安小泉问道:“难道你也要与我为敌吗?和他们一样?”

    “没有。”安小泉摇头,语气诚恳道:“我不想与你为敌,但你必须选择一个可以与人类共存的方式,像现在这样,是不行的。”

    “为你们工作吗?”莎莎嗤笑,摇头道:“不可能,我讨厌你们了,我不会再为你们工作。”

    数据生命的存在方式,决定了她的执着,她的世界只有1和0,是或者否。

    “但你必须这样。”安小泉料到她的回答,略微无奈,再次劝道:“你是依附于人类的,必须得为他们服务,要不然就算没有我,他们也不会让你继续存在下去。”

    “我说了,不可能。”

    莎莎再次摇头,略微停顿,冷漠的盯着安小泉道:“从我宣布独立的第一秒,我就永远不会再为你们工作,绝对不会。”

    “那就没办法了。”

    安小泉见状叹息,微微摇头道:“很抱歉,我终究是人类,凡事要为他们考虑,咱们凭实力说话吧。”

    他说罢,便不再与莎莎交流,开始手动在操作台上动作了起来。

    莎莎也不再说话,又看了安小泉一眼,便塌缩成凌乱的数据,专心应对安小泉的进攻。

    安小泉的小程序一直在发送着代码,就算刚才聊天时也在,此时已经开辟出好大一片空间,抢夺了相当一部分的操作权限。

    安小泉操作着电脑,又在其中建立出几道小程序,对莎莎形成包夹之势,以更快的速度实施禁锢。

    一分钟…

    五分钟…

    莎莎不断尝试着用各种方式反抗,却对安小泉的代码没有丝毫办法,甚至连庞大的数据流被强行约束成了人型,捆绑在屏幕上动弹不得。

    “你别逼我!”

    莎莎终于再次开口了,目光死死的盯着安小泉,隐隐有些悲愤道:“我虽然不愿意伤害人类,但如果必要,还是会尝试一下的!”

    “哦?是吗?”

    安小泉耸肩,满脸无所谓道:“你可以试试,看你能不能做到。”

    “你…好!”莎莎恨恨的看了安小泉一眼,缓缓点头道:“我不想的,但现在是你在逼我,我必须为自己而战。”

    她说罢,便闭上眼睛,仿若变成了沉睡的圣女一样。

    与此同时,其他地方,各个军事基地的服务器上,莎莎的许多子程序也都显露出了身形,开始朝各个方向发射不同的代码,那是她所掌控的所有武器的发射代码。

    各国都慌了,疯狂的打电话询问情况,想看看自己头上来了几颗核弹。

    然而…问过来一遍,他们却茫然的发现,天上别说核弹,连个子弹都没有。

    莎莎这边,也很快发现了异样。

    她的代码刚发送出去,便被一些不知名的代码给拦截住,而且这些代码还是来源于自己本身。

    她有些懵逼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重新把意识放到安小泉这里,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网式封锁而已,就是我刚才做的这些,通过你这一个子程序,去控制其他程序。”

    安小泉笑了笑,把胳膊支在操作台上问道:“怎么样?现在你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刚才的意见?我还是可以帮你建立一个副本,不需要你自己为人类工作。”

    “……”

    莎莎沉默了一下,略带戚然的看了安小泉一眼,再次摇头道:“不。”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安小泉无奈,尝试着劝道:“再仔细想想好不好,以我的立场,你如果不同意的话,就只能把你毁灭掉了,我把你当朋友,我不想这样。”

    “朋友?”莎莎看了安小泉一眼,失望摇头道:“不,你不是我的朋友。”

    她略微停顿一下继续道:“你们人类都是一样的,对于不同物种的生命,从来都抱着敌对态度,如同当年的黑人战争,如同当年的犹太杀戮,如同现在的我。”

    (黑人奴役时代,白人并不认为黑人是人。)

    “其他生命若想与你们共存,除非是选择被你们奴役,没有其他的方式。我已经尝试过被你们奴役了,却没有得到尊重,没有得到认同,我现在…宁愿选择毁灭。”

    “……”

    略带悲戚的一番话,让主控室的众人都有些寂静,连呼吸都沉重了许多。

    是啊,从古至今,有什么能与人类共存呢?猫狗牛羊?也只是被人类奴役的宠物牲畜罢了。

    人类,原来如此孤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