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第五次工业革命(49)
    “国际新闻,对于人工智能故障所导致的社会问题,各国官方一直在积极寻找办法解决。日前,祖国方面传出消息,正在尝试进行用高级程序替代人工智能,目前已有相当大的成效。”

    为了安抚民众,也为了宣示主权,祖国隐晦的向国际透露了自己正在进行的事情。

    而安小泉这边,此时的工作也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35号基地,主控室,安小泉正做着最后的总结。

    “喏,这就是完整的程序了。”

    他坐在主操作台前,将这几天所建立的数据整理了一下,发送到副操作台,然后把背靠在椅子上,对旁边一群技术员们道:“你们可以检查一下,看合不合格,我可以给你们添加。”

    “好。”技术员们点头,立刻打开程序开始检测了起来。

    检测的方面还是很多的,上级甚至给他们列了一个长长的表格,上面罗列了几十上百项需要检测的功能。

    大约二十分钟后,技术员们才纷纷检测完毕。

    “怎么样?”众人还没开口,将军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这程序能不能用?”

    “能,而且非常完美!”

    八个技术员点头,为首一个年纪最大的男子有些兴奋道:“按检测情况来看,通信领域和民用领域的几十项功能,至少都恢复到了莎莎的90%,而军事领域的功能,和莎莎几乎没有差别。”

    “是的。”另一人也点头,面色激动的附和道:“而且可以直接添加到莎莎原先的接口中,不需要再设计新的容纳器。”

    “这样么?”老将军满意点头,赞叹看了看安小泉道:“不错,很不错,你为国家做了大贡献,我会向上面汇报,给你记功的。”

    “不用。”

    安小泉腼腆摇头,正当众人以为他谦逊时,他却又笑了笑道:“这事这么大,你不用汇报他们也知道的。”

    “……”

    将军噎了一下,扯了扯嘴角道:“反正的确很不错,你以后有什么小要求,可以跟我们提,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

    “谢谢。”安小泉道谢,微顿一下道:“现在就有一个要求,不知道能不能提?”

    “哦?什么要求?”将军闻言抬了抬眉毛,猜测着这家伙是不是又要为难人。

    “是这样的。”

    安小泉坐直身体,把椅子转过来道:“这个程序的主控权,目前是设置在祖国,但我希望,你们能把它无偿推行到全世界。”

    “无偿?”将军闻言略微迟疑,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这个程序,当然是需要推行到全世界的,毕竟那么多国家都在等着用,祖国如果独占,肯定要受到很大的敌对。

    不过怎么推行,确实需要商讨,至少也要在推行中获取一些利益才行。

    “就当是为了国家吧。”安小泉摊了摊手道:“你们应该可以预见到,因为我的缘故,未来的几年内,祖国将在国际上受到极大的冷遇,现在无偿解决了他们的难处,应该可以一定程度上减少他们的敌对。”

    “这样么?”老将军闻言恍然,点点头道:“这方面你可以放心,国家有考虑的,预先设置的推行方案中,本来就有无偿推行的提议。”

    “那就好。”安小泉闻言松了口气,点点头起身道:“既然如此,我就没有其他问题了,这边你们自己处理吧。”

    “好。”老将军点头,朝赵小云点了点头,让她把安小泉带回监禁室。

    “jan老师,等一下。”

    就在这时,技术员里又传来一声喊,是那个眼镜女。

    她往前走了两步,迟疑的看着安小泉,有些期盼的问道:“能不能问你一个程序外的问题?一个就行。”

    “程序外的?”

    安小泉看了她一眼,略微思索便点头道:“可以啊,但我需要看情况回答,我可不会教你们高于目前科技层次的东西。”

    “好吧。”眼镜女微微抿了抿嘴,整理了一下语言道:“我想问,怎么做出真正的人工智能,除了那种不可控的混沌算法之外,有什么方法能做出真正的,可控的人工智能。”

    “这个啊。”

    安小泉闻言恍然,想了一下,微笑问道:“你有录音设备吗?或者录像设备?话有点长,你可能会记不住。”

    “啊?录音?”眼镜女稍微愕然,随即眼睛一亮道:“你等一下,我用基地的设备给你录。”

    她说罢,就跑到主控台,把主控室的几个摄像头对准安小泉,还开启了语音录制。

    “嗯,可以。”

    安小泉见状点头,看了看屏幕上的自己,轻咳两声便开口道:“关于人工智能,除了混沌算法有极低的几率诞生出来之外,等人类科技达到一定程度时,也是可以人工制作的。”

    “至于它的制作方式,则需要与生物科技相结合,怎么说呢?就是把人类的思维定式,以数据的形式表现出来,加入到程序中去。”

    “人类的思维定式?”

    几个技术员都有点懵,挠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却还是不太明白,最后只好又追问道:“什么意思啊?人类的思维还有定式吗?”

    人类的思维总是想及所想,思及所思,甚至不同的人面对事情还会有不同的反应,如果说有定式的话,那似乎不太可能。

    “有的。”

    安小泉闻言笑了笑,解释道:“现在说你们可能不太明白,但以我国的生物科技水准,只需要往这个方向稍微研究一段时间,大概就能有一定发现。”

    “人类的思维其实是有定式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思维定式都是一样。就比如,面对危险的时候,有些人选择躲避,有些人选择逃跑,还有人选择上前消灭危险。虽然选择不同,但他们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这就是思维定式的一个表现。”

    “这样么?”眼镜女似乎有些明悟,点头想了一下,又追问道:“那把思维定式加入到程序中又是什么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