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7章 事情一件件
    就让他说吧,以前有过误会,导致分手。这次就听听他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慧珍,回来吧,去何总那里上班也挺好的。”三号的话居然是这样的。

    我能看得出,三号是不乐意的,可有谁能让三号都做出放弃我的决定?我也直接问:“是不是副局长向你施压?可为什么要我离开你的公司,这到底是为什么?”

    三号沉默了一会儿,还没回答,手机就被一号抢了过去。

    “慧珍呀~”一号糯糯地一叫,我鸡皮疙瘩全都出来了,还到这个家伙公司去上班,非奸即盗,一定没好事,不去。立即挂了手机,继续往前走。

    手机铃声又响了,这次直接是一号的手机打来的,我接了起来:“如果不让我弄清所有事情,我不会去你公司去。”

    一号沉默了一会儿,声音变正常了:“那你先回来,我解释给你听。”

    “不,就在这里说。”我可不想回去,这个一号,有点古灵精怪的,做事有点不知道套路。

    “过来说。”一号很肯定的语气。如果是在以前,我一定会乖乖地过去。

    “不,就在这里说,不说就算了。”我也很肯定的说。

    “好吧。”一号想了想后回答:“是我喜欢你,所以想让你到我那里上班。”

    此时此刻我知道我的表情一定很古怪:“你喜欢我,所以我就应该去那里上班?”

    “是呀,难道李总叫你去上班,也是看中了你的能力?”一号的话,简直可以用厚颜来形容,但也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确实,三号请我去上班,当然不是为了我自己读的大专文凭、四十岁的高龄、外加集体单位天天混日子的办事能力。而我去的原因也是因为,我需要这份工作,以我目前的能力,很难找到一份在办公室里的工作,要么就是擦桌子、当保洁阿姨,有可能我脸盘子长得年轻点,在众多阿姨中有点优势,仅此而已。

    “反正你上哪里上班都是上班,到我这里也可以呀,我这里待遇绝对不会比李总差。”一号的话让我有点动心了,可一号不是三号,哪怕那天我喝醉酒,他没碰到我,但我总觉得很危险,也在想是不是一号故意灌醉我的。

    于是我问了:“你连办公室都没有的,我上哪里上班?”一号是众多公司的大股东,可从来就没上班,最多跑去开开股东大会之类的。哪怕是在钱中梁的公司总部,也没办公室。

    “我家就是办公室呀,工作时间随意,待遇优厚。”一号说得很是豪迈。

    一号的家离我的家可以说比三号的公司更近,甚至地铁都不用,公交车四站路就到了。可我怎么觉得又是个坑,准备让我跳呀?我想了想后直接了当:“我不去。”

    “为什么呀?”一号叫了起来。

    “因为我在李总的办公室,至少还能干点事,而在你家里能干什么?所以感谢你看得起我,但我不会去的。就这样,再见!”我挂了电话,继续往前漫无目的地走。

    去银行的atm机上,将二万元存了进去,看着余额一下跳到了四万,有了稍微心安的感觉。哪怕一年不干活,问题也不大了。

    在外面吃了一碗混沌,又去暖和的商场坐着玩手机游戏。在店里和商场里,有些识货的人,用好奇的目光打量我一身的穿着,少说全身装备有三万的,怎么在吃馄饨,在大众商场里?

    手机又响了,是三号,我接了起来。就听到三号压低声音道:“你先不要说,听我说,如果缺钱花我不能帮你,他们会封我的账号的。如果你喜欢何总,就早点跟着他,他现在需要你。如果不喜欢他,你就。。。嘟嘟嘟。。。”

    电话掐断了,我试着回拨一下,但传来的声音是一个甜美的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不存在。”

    怎么不存在,刚才还通话着。我又拨了一个,还是这个声音:“你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

    搞什么呀,我索性又拨了个三号公司电话,这下不可能不存在了吧,固定电话也不可能不在服务区内。就听到,这个甜美的声音响起:“亲,别闹了,反正你现在只要是男性的手机电话都屏蔽。”

    呃~,原来电话被监控了,我直接就问:“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们到底是谁,是不是。。。”

    后面不用问了,因为手机又“嘟嘟嘟”了。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什么电话,正如钱中梁所说的,我可能摊上了大麻烦,而对方是钱中梁都不敢惹,三号都惹不起的人物。可到底是谁,能有那么大的权力,让移民局副局长也出面了。。。

    还是先回家了,一回到家,老妈就又带来了一个噩耗,租我房子的人刚才来找过我,说不租了。

    我也先跑去我的房子那里,问个究竟。

    “对不起,张姐,快过年了,我家里人催我回去结婚。可能不再来了,实在对不起了。我也知道过年时房子比较难租,但半个月后,年过完了,租赁旺期又来了,这房子一定能租出去。当然我也希望你能早点租出去。这样吧,你该扣就扣,按照合同,赔一个月的房租,我认赔。。”那人说的让我说不出来什么,难不成让对方不要回去结婚,继续住到契约满了吗?

    当天就要结算,看到租客就连行李箱都收拾好了,我也只有帮他算了钱后,结束了合同。

    坐在家里,我就皱眉,怎么事情会那么巧,一件连着一件,肯定是有原因的。现在中介都关门回去过年了,我房子租给谁去?

    “幸好多给了一个月房租,等到过完年,打工的全都回来的时候,在去找房屋中介租吧。”吃饭时老妈嘀咕着。

    “噢,还有一件事,从今天开始,公司放假了。”我嘴里嚼着饭菜,很随意地说着。

    “那么早就放假了?”老妈一愣。

    “是呀,待遇好。”我随口应着。不能让家里人知道,否则会担心的,这个年就别想好过了。

    “那什么时候上班?”老妈问。

    “过了正月十五。”日子拖得越久越好,这样我可以去找工作。如果能早点找到工作,就说公司来通知开工了就行。

    “咳咳~”乐乐在旁边咳嗽了两声。

    “怎么了?”我微微皱眉。

    “好象昨天就有点了。”老妈回答,看到我腾出一只手,摸在乐乐的额头上:“看过了,体温正常。”

    “那就好,可能就是普通的感冒,咳嗽药吃过没有?”我问。

    “还没,药都快过期了,待会儿我就去药店买一瓶。”老妈回答。

    儿童用的咳嗽药水买来了,乐乐喝完后,我让她早点睡下。随后坐在电脑前,开始在各个招聘网上找工作。我这个年龄真的很尴尬,大部分公司内勤的年龄都截止在三十五岁,有些甚至三十岁。

    我这个年龄的女人,要么就在家里带着孩子吃老公的,要么就只能街边小店当导购员,要么就是保洁工作了。

    可惜我老公吃不到,还背着房贷,还有孩子要养,只有继续找工作。或许将房子卖了吧,不知道什么价格。我搜索了一下,顿时愣住了,短短五个月时间,我的房子涨了50%,就是说平均每个月涨十万。而且数据分析,还要继续涨。短短的时间内,涨了五十万,真是一年不买,十年白干。而且这话是针对月万的高收入群体,象我这样的,不是十年,而是三十年了。

    那就卖吧,我上网找当地的二手房看了看,二手房因为契税和首付的问题,房价要比新房低20%左右。就算百分之二十五,也能净赚二十五万呀。但想想,房价如果这样继续涨,等到二年后,说不定能赚一百万。有了这一百万,就不怕缺钱了。我也能象那些老公赚很多的女人一样,舒舒服服的过日子,等着退休了。乐乐的学费,一切的一切都能解决了。

    最后还是放弃了将房子放到网上卖,而且那套房子多好呀,算是上百平米的高层,我这个辈子还没住过那么好的房子。

    不想了,睡觉。我去洗洗,泡热了手脚后,轻轻地上了床。

    刚躺下,就觉得不大对劲,乐乐好象很热。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烫,而且脖颈处没有汗。我立即打开了灯,乐乐脸庞通红,时不时还轻微咳嗽几声。

    孩子大冬天生病是最要命的,我赶紧爬起来,披上一件厚衣服,就去翻箱倒柜的找退烧药。

    “怎么了?”老妈在里屋喊。

    “没事,乐乐好象发烧了。”我找到一盒退烧药,看了看有效期,是去年买的,但有效期二年,所以离有效期过还有大半年。跑去厨房倒水,这是需要热水再加点凉白开的。

    “发烧了?”老妈也披着衣服出来了,手摸了摸乐乐的额头:“呦,热度挺高的。”

    “先吃药试试,不行的话上医院。”我扶起了乐乐,唤醒了她:“来,吃点药。”

    乐乐迷迷糊糊将退烧药给喝了,又喝了几口水。

    “乐乐,再喝点水,多喝水好的。”我又劝乐乐喝了二口水,随后乐乐就摇头了。

    我放下了乐乐,帮她盖好了被子。

    老妈担心地问:“要不要我陪着?”

    “那么小的床,挤不了三个人。再说明天开始就放假了,我没事,你去睡吧。”我将老妈支回去睡觉后,躺在了乐乐身边,也不敢关灯,就开着一盏小灯,迷迷糊糊地眯着眼睛,时不时试试乐乐退烧了没有。

    “这里还有一个冰贴。”老妈又来了,将冰贴后面的纸撕开后,贴在了乐乐的额头上,这才又去睡。

    乐乐还算是争气,或者说药也算争气,哪怕去医院,也是吃这种药。体温渐渐下降了,虽然还有点,但不象刚才,如同火炉一样。小孩子发烧,一天是好不了的,总要反复个几天才行。

    在大约凌晨四点半的时候,我终于熬不住,睡着了。

    应该是白天了,睡梦中,感觉到老妈让乐乐起床吃早点,一直睡到中午时,老妈叫我起来吃午饭。

    我已经不年轻了,一晚上没怎么睡,哪怕补睡了那么久,让我精神很差,昏昏沉沉的。

    “咳咳~”乐乐又在旁边咳嗽了。

    我伸手摸了摸,老妈说:“大约五分热度,问题不大。”

    听完,我放心地继续吃饭,就等晚上看是不是体温又身高了。

    “咳咳~”乐乐又再次咳嗽。

    我感觉有点不大对了:“吃完我陪乐乐去医院,她发烧很少咳嗽。”

    “还是再看一天吧,去医院就是化验。”老妈有点舍不得钱,现在去一次医院,总是开出各种各样的化验单来,至少要花上百。但看到乐乐乐老是咳嗽,过了会儿又改口了:“还是去看吧,看看放心。”

    “确实应该去看。”老爸在旁边插了一句。

    吃完饭,我也顾不上睡觉,就和老妈、老爸,带着乐乐的医保卡,去医院了。

    住在市区的好处就是,离医院近。连公交都不用坐,走了半站路就到了。

    这医院是分院,人比较少,十几元挂了号,等了一会儿就轮到了,医生拿起听筒听了听:“验个血,再拍个片子。”

    老妈急了:“拍片子干什么?”

    “肺部有声音,怀疑是肺炎,要拍的。”医生将单子开好,给了我。

    到了收费处,里面的收费员卡一拉,报了个数,二百多。

    在旁边的老妈问:“钱够吗?”

    “够了!”我从钱包里掏出了钱,随后拿着敲好章的化验收费证明,带着乐乐去化验了。

    拍了片子,在外面等。乐乐时不时咳嗽,和以前生病不同。拍片子的医生出来了,叫了乐乐名字后,对我说:“肺部有阴影,快点去楼下医生那里,可能要转到总院的。”

    到了楼下,楼上的x光科的图像已经传到电脑上,医生打开后看了看,立即说:“去总院进一步确诊。”

    “就是普通肺炎,这里不能看吗?”老妈皱眉了,转到总院肯定又是钱。

    果然医生说:“那也要确诊是肺炎,去总院拍一张ct,这个必须的。”

    总院在郊区,幸好地铁方便,于是大家再转战总院。(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