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节-更进一步
    送上实验台的每一只猴子都经过特殊的脑部手术,诱导形成类似于撒摩斯家族的遗传性特征结构,组织功能不详,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猴脑内的这种结构不具备遗传性

    许多生物的大脑利用率并不高,即便是比较高级的灵长类,例如人类,大脑开发程度甚至仅仅只在个位数,脑组织的许多区域都处于沉眠状态,最顶尖的智者,也不过是区区12%罢了

    给猴子的大脑里面增加一些原本不存在的东西,并不会给本体造成太大的困扰

    等若于睡上一觉醒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然而就这么一丁点儿的小小异常,却给撒摩斯家族造成了几百年生不如死的梦魇

    在冥冥之中,是否真的存在上帝的旨意,恐怕谁都说不清楚

    -

    本应该昏睡过去的猴子却依旧精神十分健旺,孜孜不倦的拼命挣扎

    失眠对抗镇定剂,互相抵消了其中的效果

    “第二阶段,注射安眠成份,释放乙醚”

    布达尼博士有条不紊的掌控着实验进程

    实验台是完全密封的,每一只猴子都被笼罩在各自的双层防弹玻璃仓内,里面拥有空气内循环功能,能够在第一时间执行消杀程序,紫外线、消毒喷雾和臭氧多管齐下,必要时还可以灌入具有高腐蚀性的强碱或强酸溶液,别说皮肉骨骼,就连细菌和病毒都留存不下来,彻底毁尸灭迹

    一旦猴脑与最初的实验结果一样自爆时,不至于将一些病毒意外传播到人身上

    与此同时,也能保证喷向猴子的乙醚气体不会泄漏出来,对实验室里的人造成影响

    布达尼博士的声音落下没多久,焦躁不安的猴子们纷纷安静了下来,一个个慢慢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眠

    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实验过程中注入的药物剂量往往是超标的,所有人都没有在意这些廉价猴子的死活

    在非洲大陆,猴子根本不值钱,要多少就有多少

    怕把羊毛给薅秃了,造成区域性猴群灭绝,还可以去东南亚采购,那里的数量更多,随便少个万儿八千只,根本感觉不出来,更何况撒摩斯家族的几个备份生物实验室根本消耗不了那么多,一年弄死个千把只猴子已经是顶了天

    在撒摩斯家族的产业旗下,有专门的公司负责采购和饲养这些猴子,将它们处理成为可用的实验猴,保证身心健康的躺到实验台上,等待自己既定的命运

    “激活梦魇反应!”

    布达尼博士轻车熟路的指示着

    李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猴子,时不时看向操控台上的那些显示屏

    系统界面全部都是英文,基本上不存在语言障碍,加上专业关系,一眼就能够看明白那些波动的曲线,伸缩的柱形图,不断变化的饼图和刷新的数字背后的真实意义

    位于乌干达共和国境内,维多利亚湖畔的秘密备份生物实验室对于撒摩斯家族的遗传性精神病各种症状早已烂熟于心

    “吱!~”

    也不知是哪只猴子起的头,各个玻璃仓内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要不是双层玻璃仓已经阻断了大部分声音,这会儿实验室里就会变得犹如十八层地狱一般,响彻各种刺耳的喧嚣

    声音中的歇斯底里意味越来越多,显然是害怕极了

    那些猴子不断发出疯狂的尖叫,身体也在剧烈颤动

    被噩梦所困扰,始终难以摆脱,这种想醒又醒不过来,想睡又睡不着的糟糕状态,简直就像被恶鬼紧紧攥住了灵魂,无法得到解脱

    “10号心脏停止跳动,注入强心针,需要心脏除颤和人工呼吸”

    有工作人员喊了起来

    “急救开始,解除实验仓锁定”

    有人快步走向第十个玻璃仓,掀开仓盖,扒掉实验猴身上的那些东西,开始对渐渐失去生命气息的猴子进行现场抢救

    这是实验项目的标准流程,无论是生存,还是死亡,都必须按照归初的预定计划

    没人愿意这些猴子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就算是死,也得将有限的生命价值给彻底榨干才行

    “没救了!”

    保持着琉璃心状态的李白看了一眼那只可怜的猴子,摇了摇头

    这是一只被噩梦给硬生生吓子的倒霉蛋儿,也不知道在它的梦里面,究竟遇到了什么,竟然吓到肝胆俱裂,连呼吸和心跳都没有了

    心脏除颤连续电击了两分钟后,负责抢救的人终于放弃了,转过身,摊开手,说道:“没救了!”

    “你能看出来?”

    布达尼有些意外,光站在远处,简单的打量就能够知道能救不能救,这份眼力可不简单

    “我是医生!”

    李白十分谦虚的笑了笑,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职业

    实验室是通过杀死生命来获得经验和知识,而医生却是通过拯救生命来获得经验和知识

    尽管两者的最终收获或许大同小异的殊途同归,但终究还是存在一些不同

    “吱!~~”

    一声凄厉的尖叫穿透了两层玻璃仓,又有一只猴子出现异状,浑身剧烈抽搐,似乎要挣脱身上的束缚,连肢体和躯干都发生了变形,看上去异常狰狞

    代表了生命指数的心跳、血压和脑电波反应瞬间不约而同的趋平,大罗金仙降临都救不回来

    “这些猴子缺乏足够的求生意志”

    布达尼博士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撒摩斯家族成员日复一日的与遗传性精神病对抗,一个个将自己的意志锤炼的远胜于常人

    若非如此,别说五十岁的大限,恐怕就算是四十岁,甚至连三十岁都未必活的到

    撒摩斯家族的血脉能够延续至今,过人的求生**与坚定的意志功不可没

    而这些普通的猴子,意志连普通人类都比不上,理所当然的受不了如此强烈的噩梦刺激

    第一阶段,所有猴子都活了下来

    第二阶段,十只猴子死了三只,剩下七只精神萎靡不振的幸存了下来

    这还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健康实验猴,否则玻璃仓里起码要死掉一半

    “唤醒,释放幻觉信号”

    布达尼博士将整个实验进程推到了最后一个阶段

    一只只猴子终于如逢大赦般摆脱了噩梦,相继睁开眼睛,喘着粗气叫唤个不停

    可是它们的劫数并未结束,下一波折磨如约而至

    有些发出怪声,有的瞪着眼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哪怕释放的幻觉信号完全一致,但是产生的幻觉却各不相同,完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这里有两个参照组,a组不施加任何干涉,b组则向特定脑组织结构注入封闭阻断剂”

    布达尼博士向李白递过来一张刚刚打印好的表格

    因为刚死了三只猴子,作为互相参照,a组和b组两个实验组需要重新分配

    a组得到3只猴子,b组则有4只猴子,7只猴子互相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命运岔路,它们不是一棵藤上七朵花的葫芦娃

    在这样的实验里,想当年的齐天大圣恐怕都要凶多吉少,刀枪不入,水火难侵的脑壳,也架不住它自爆啊!

    “希望能够得到终结!”

    李白感慨的看着这份表格

    困扰了撒摩斯家族几百年的遗传性精神病,如今研究进程大大加快,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找到真正的解决方案

    “阿门!”

    布达尼博士却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他是撒摩斯家族的家臣,接受奉养,为其效力,自然也是信那个

    尽管被视为叛徒,但是撒摩斯家族的信仰却一直都不曾改变

    在《圣经》中,该隐虽然受到诅咒,但他和亚伯一样,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儿子

    至于吸血鬼始祖的身份,纯属美国游戏公司的游戏设定以及以讹传讹,在正统的经义中,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东西,就和西游记的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和白龙马一样,都是游戏之作,只是被愚人当了真罢了

    嘀!~

    “3号失去生命反应!”

    又是三线归零

    血压、心跳和脑电波变成三条直线,大罗金仙都无能为力的救无可救

    “6号失去生命反应!”

    “1号出现器官衰竭,注入肾上腺激素,注入……”

    看到最后一只猴子还没有被秒杀,研究员们连忙开始施救,这可是硕果仅存的幸运儿

    与几近团灭的a组3只实验猴相比,b组的4只实验猴却显得平安无事

    布达尼博士不仅验证了实验结果,还找到了针对性的解决方法

    b组的4只猴子对以往屡试不爽的致幻信号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有的好奇的东张西望,有的舔着嘴唇,饥肠辘辘,有的惊恐不安的盯着玻璃仓外的人类,不过这些都是正常反应

    李白通过琉璃心观察到,不断释放幻觉信号的探针并没有出现故障

    哪怕出现故障,也不可能四只猴子一起出,这意味着在局部屏蔽了那个遗传性特征结构后,实验猴已经完全免疫了这种伤害

    尽管已经是第十一次重复实验,布达尼手心依旧捏了一把冷汗,自言自语的小声道:“上帝保佑,又成功了!”

    “返回前两个阶段”

    李白更关注的是这样的屏蔽方式,是否对前两个阶段的失眠和噩梦产生免疫效果

    如果都能够有效的话,在自己给出了答案的情况下,撒摩斯家族或许能够补全直抵最终答案的解题全过程

    “逆转实验阶段,第二阶段”

    布达尼博士充当着李白与那些研究员们之间的沟通桥梁

    实验过程正在倒退,猴子们重新进入昏睡状态

    处于昏睡状态的只有b组的4只猴子,而a组硕果仅存的猴坚强最后还是没能坚持下来,一通屎尿齐流,凉了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放在了b组的4只猴子身上,它们睡得很香,甚至还打起了呼噜

    哪怕噩梦信号强度达到了100%,猴子们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让人不忍打搅它们的好梦

    足足等了十多分钟,李白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弄醒,试试失眠!”

    插入猴脑的探针释放的信号再变,不过……猴子们在安眠镇定药剂的作用下,依旧没醒,睡得唏哩呼噜

    原本就饱受惊吓,好不容易得到安睡的机会,恐怕一时会儿都醒不来

    但是并不意味着第一阶段的反向实验失败了

    “看来,我们又进了一大步!”

    在最终的人体实验之前,李白只能说的确有了重大突破

    “接下来,我们可以尝试人体实验”

    布达尼博士一脸正色地说着医学禁区

    他和李白不一样,没有那么多忌讳

    “人体实验?用活人么?”

    尽管李白向来看不起土黑子们,但是土黑子终究还是人,不能随随便便的当眼下这些猴子一样的畜牲来看待

    “没错,我们找到了一位志愿者,这正是我想和你商量的”

    布达尼不敢擅自专权,毕竟在这个实验项目上面,李白才是真正的主导者

    “志愿者?不行,再多做几次动物实验,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找到针对性的靶向神经阻断药物,或者更为稳妥的手术方案”

    李白摇了摇头,他是医生,并不愿意在职业领域草菅人命,更何况还是撒摩斯家族

    布达尼博士给那些猴子注入的封闭阻断剂并不是一种安全的方法,这些成份如果在脑组织内部扩散,很容易引发中风等不良反应

    大脑是十分精密而脆弱的器官,否则也不会有血脑屏障这样的存在牢牢守护着脑组织

    布达尼博士有些为难地说道:“但是,撒摩斯家族的意见是尽快!”

    李白的态度和他的剧本有些不太一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