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九章 上报
    孙教授的加入,给大家减轻了压力,孙教授团队一共五人,相当于医生团队人数翻倍,霍怀景与孙教授交谈后,把这两日收集的资料和底片全都交给孙教授

    看到大脖子病在南疆的泛滥和严重程度,众人都知道,谁把这个发现和调查报告递交给官方,未来妥妥的大功,孙教授没想到,霍怀景什么都没说,很干脆的就把他调查出来的资料全都给了自己

    孙教授也不是那种贪功之人,他在报告后面另附一份材料说明,详细说明这个疾病最先是安夏发现,帝都霍家第一时间派来医疗队,进行免费的医疗救助和资料收集,他作为安夏的老师,随后也参与了此次调研

    邮寄资料是来不及的,从西疆到帝都,千里迢迢

    孙教授并没有找当地的卫生官方部门,这样的事情爆出来,会给当地卫生部门带来不利影响,因为在他们的管理下,有这么多人得病,成了普遍性疾病,他们就算不承担全部责任,也有一定责任,如果跟部门当地联系,恐怕这份调查工作都会受到阻碍

    最后众人商议后,由萧敬生直接带着资料飞回帝都,萧敬生第一次跟全家的旅行就这么烂尾结束,女儿跟儿子留在南疆,自己跟老婆还没怎么享受二人世界,就被派回帝都干活

    但他知道此事重大,不敢耽误,买了乌鲁木齐直飞帝都的机票,直奔帝都

    霍家跟孙教授团队兵分两路,安夏则因为孙教授他们刚来,便先跟孙教授一组,带带大家

    巴依老爷的病也见好,吃了三天药,肺气肿症状大减,痰少了,呼吸也轻松了,晚上也能好好休息,自己觉得力气开始慢慢回到身体里,好像年轻的时候

    他现在对安夏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比以前好太多,把家里的仆人派出大半给安夏,还给两个医疗队,配了骡子拉行医物品

    每到一个村子,巴依老爷的老管家就会出来宣扬一遍安夏的“神迹”,三天治好巴依老爷十几年的病,告诉众人他们是巴依老爷尊贵的客人,是胡大派来帮助大家的神人,谁要是敢对医生不恭敬,就是冒犯巴依老爷

    本来免费看病就是好事,只是因为民族不同,少数民族陡然看到这么多汉族人,有些害怕不敢上前,现在听了管家的话,众人心中的害怕慢慢减轻,有胆子大的孩子们上来,安夏给了他们糖后,大家逐渐放下了害怕和警惕性

    巴依老爷周边儿的村子调查完了,众人商议后,决定去更远的地方,而此刻巴依老爷又吃了三天药,咳喘症状全部消失,他现在见到安夏,干瘦的脸上满是笑出来的褶子

    活了六十多岁,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像现在这般畅快呼吸,虽然舍不得安夏离开,但是他现在看得出来,这些汉人是真心要帮助他们,在他的管理下,他也希望平民的日子好过些,这样也能体现出他的能力

    巴依老爷思前想后,决定把老管家派出,周边儿远一些的地方,都是些小贵族,搁在以前都是比他家族级别低,见到他那都是恭恭敬敬的,由老管家带着众人过去,最稳妥

    巴依老爷又送给安夏一把镶满了宝石,黄金刀鞘的英吉沙匕首,告诉安夏这是他们家族的信物,从他爷爷的爷爷那辈传下来的,有谁敢对她无理,就拿刀捅他,这把刀代表着他们买那拉提家族,代表了他,还特意交待安夏,面对那些贵族不要太客气,她是巴依老爷的贵客,身份尊贵,他们不敢造次

    其他村庄路途遥远,这里车子少,巴依老爷把他心爱的马车贡献出来,给萧然和安夏乘坐,巴依老爷的妻子给安夏亲自带上漂亮的纱巾,把安夏搂在怀里,十分不舍

    众人就这样骑着马带着骆驼和骡子,前往更远更偏的山村

    到了其他村落,大家才发现,原来巴依老爷所在的村庄还是不错的,有些村子常年干旱,民不聊生,种不出庄稼,很多人饿得吃土,九十年代了还有人吃土冲击

    孙教授和霍怀景拼命想要记录下来这些景象,南疆太穷了,南疆缺水的地方太多了,他们帮不了太多,只能尽力把资料叫上去,由国家帮助这些贫困的人

    ……

    萧敬生带着资料回去后,先去照相馆,把几十个交卷洗出来,看到那些照片,萧敬生心头震撼不已,男人女人老人孩子,每个人表情不一,形态各异,但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大脖子,严重的甚至影响到人的头只能朝一侧弯曲

    霍老看到这些照片,知道问题真的很严重,他赶快与医学院大院长联系,请他到家中

    大院长接到霍老的电话,听到霍老请他去家中详谈,心情激动不已,这可是霍老,帝都多少人求着想见一面都不行,自己还能跟霍老详谈,他现在觉得,孙教授把这事留给自己办,挺好

    大院长来到霍家,看到霍老后激动地握住霍老的手,但是很快他就不激动了,看了那些相片后,心情沉重

    这件事情太严重,这才仅仅是五个村庄,几千人中就有这么多病人,贫困程度也非常高,第二日带着资料,他直奔卫生部

    卫生部门十分重视这件事情,第一此事是帝都霍家发现,霍家跟清华医学院共同调研取证的,大脖子病发病率这么高,在卫生工作管理中,实属罕见,性质严重

    帝都卫生部门当即与地方联系,要求整个西疆尤其是南部地区采取大规模摸底,调查一下到底有多少人得了大脖子病,这些病人都集中在哪里,都是什么年纪有哪些基础疾病,并要求当地卫生部跟医院联手调查,可以分批提交资料

    随后,卫生部门抽调部分工作人员直奔南疆喀什,进行调研收取资料

    几日后,当地卫生部门联系到霍怀景和孙教授,出乎众人意料,卫生部门似乎挺高兴,并没有觉得孙教授这次上报,让他们被上级责罚

    卫生部门出人增员,安夏等众人,终于可以喘口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