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纵论天下高手
    随后,无痕公子又给李君逢讲解了不少江湖高手,他们的绝学,成名过程,详细无比

    其中,包括少林寺的三位了字辈大师,了空、了凡、了结峨眉派的夜雨师太,麒麟门掌门人麒麟子,天下第一剑客剑惊风……

    甚至,就连东瀛的一些高手,无痕公子竟也知晓,无愧为博览群书之名

    东瀛剑术第一名家“幻剑”眠狂四郎,其幻剑诡秘莫测,杀人于无形,不过这位眠狂四郎已故,倒是将其绝技传给了护龙山庄的天字一号密探断天涯

    新阴派大宗师柳生但马守,乃是整个东瀛少有的绝代高手,其绝技“杀神一刀斩”、“雪飘人间”,都是令东瀛武林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除此外,还有东瀛三大上忍之首的佐藤吉之助、伊贺流的掌门人伊贺武藏等等都是东瀛少有的高手

    “天下高手,莫过于便是这一些只可惜,昔年那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不败顽童古三通被关入天牢九层后,整个武林便少了三分颜色,可惜、可叹”

    无痕公子言语间对无痕公子倒是颇为尊崇,毕竟他当初是与古三通同代竞争,见识过古三通的绝代风采,为之折服

    “那不知师父在天下高手里,又排的上多少号”李君逢听得师父纵论天下高手,心情激荡,对此疑问竟脱口而出

    无痕公子嘴角微微一扬,轻笑一声,风华绝代,骤然间,满园的桃花都失了颜色

    “我自问天赋超凡,不输于世间任何高手只可惜,所学过于繁杂,样样皆精,样样接通,可除了一手“漫天花雨洒金钱”和轻功外,却无一能够独步天下,冠绝当代”

    “若真有个天下高手排行榜,我怕是进不了前十不过若是有保命的排行榜,这倒是保三争一”

    说道此处,无痕公子笑意更甚

    无痕公子的轻功冠绝天下,精通五行八卦,再加上暗器、下毒等旁门功夫都到了宗师一流的水准

    天下间能够击败他的人有一些,但若是能够将其击杀,却是找不出来

    “此次你出江湖,勿要坠了师父名声,若有可能,也帮助师父完成两件心愿”

    “师父请说”李君逢恭敬道

    “第一,去取个天下第一的名头来”

    无痕公子思绪有些飘远,似乎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当年你师父我学贯百家,一出江湖便引得风起云涌,自以为是江湖第一人”

    “只可惜,抛却朝廷供奉的高手不说,就江湖而言,其名头也不过屈居第三如今我已不再履足江湖,所有这个天下第一的名头,就只有我的徒儿你去取的”

    “若你不曾满载荣誉而归,便不要回到桃花山庄中”

    “是”

    李君逢心头一震,却未曾想到一直风轻云淡的师尊,还有如此心事却也有些好奇的问道:“那当时,风头正盛的可是不败顽童古三通,还有霸刀?”

    “便是这两人”

    无痕公子点了点头,说道:“昔年,古三通得天池怪侠真传,修的一身惊世骇俗的功夫,打遍天下无敌手,天下群雄在其面前也黯淡失色”

    “而其人精灵古怪,心性宛若孩童,喜好戏弄高手,博得了“不败顽童”的称号此人,我亦是十分佩服,重诺轻礼,算得上是一代英豪”

    “另一人,姓名不详,绰号霸刀,绝情山庄庄主,修刀法“绝情斩”,一刀斩出,天下间便唯有一刀,刀气纵横凌厉,杀机洋溢而且此人绝情绝爱,与人决战时,更绝无无怜悯之心,杀戮极重,结仇无数”

    “不过这人不仅不是个没脑子的家伙,反而聪明得很,比狐狸还狡猾”

    李君逢听得师父此言,不禁想到关于霸刀的事迹,眼睛一亮

    “据师父所说,这霸刀将其绝学传给了护龙山庄地字第一号密探归海一刀,而这归海一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绝情斩击败了霸刀从而导致霸刀不再执刀,退出江湖,成了一个平平凡凡的生意人”

    “这便是那霸刀的聪明之处,以这种狼狈的方式退出江湖,便等于斩断了江湖上的过往,让他的那些仇家没有理由前来寻仇”

    无痕公子赞赏的看了李君逢一眼,说道:“正是如此,这人早就有退隐江湖之心,并且早已与一女子相恋,生有一对儿女他的刀不再绝情,不复往日的凄厉,但若是败在归海一刀手中,可就真是个笑话了”

    那霸刀乃是纵横江湖数十载的高手,当初声望之隆,仅逊与不败顽童古三通,刀法霸绝无情,数十载的功力亦不可小觑,又怎会不敌一个初出茅庐的归海一刀

    好算计,果真是好算计

    那些在江湖中成名数十载的人物,又有谁是个傻子呢?几乎个个都成精了

    傻子,早就死光了

    “至于第二件事,那便是要尽量保住你师姐“上官海棠”的性命”思及此处,无痕公子目光一黯

    “海棠幼年经朱铁胆介绍,送与我处习武海棠聪慧异常,医卜星象,无所不知,暗器和轻功也有几分火候,算得上是天下一流人物,如今受朱铁胆命令,执掌天下第一庄”

    “但她为人太过单纯,黑白分明而朝堂却是天下最污秽的地方,如今东厂、护龙山庄、宫廷,这三方势力执棋,相互倾轧,海棠不过是其中的一颗棋子罢了,稍有不甚,便是棋毁人亡的下场”

    “而且,你这师姐,对于朱铁胆极为忠诚,那朱铁胆我实在看不透,你记得,早日把你这师姐拉出这权利与**的漩涡……”

    “是,我知道了,师父”

    若无自己的出现,海棠师姐的确有殒命的下场不过,自己既然已准备出江湖,那就要改变这一桩悲剧

    想起那巧笑嫣然,,又带着几分俏皮的上官师姐,李君逢心头便是一热,已有数年分别,那音容笑貌,却宛如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