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三章 偶然和必然
    酒店门前,肖发伶看见阮志雄准备以搏命的方式对杨东开枪,胳膊猛然高抬,瞬间指向了阮志雄身边灯杆上的探照灯,此刻双方的距离已经超过了十五米,以手里的劣质枪支,肖发伶并不能保证可以将阮志雄一枪击毙,所以他本能之下采取了一个风险最小的办法

    “砰!”

    枪火喷吐,在黑暗中拉出了数厘米长的流萤

    “嘭!”

    子弹飞旋之下,目标更大的探照灯被子弹击中,瞬间黯淡下去,同时无数炸裂的玻璃碎片宛若飞刀一样,对着阮志雄身上溅射而去

    “砰砰砰——!”

    阮志雄身上在一瞬间扎满了玻璃碴子,同时也对着杨东的方位连续崩了数枪,直至打空弹匣

    “叮当!”

    子弹飞溅,在酒店的玻璃门上留下数枚弹孔,杨东甚至已经听到了子弹从头顶划过的哨音,而罗汉在听见后面炸响的枪声后,压根没回头,而是一个飞扑,几乎是推着杨东趴在了酒店的大厅里

    “东哥!你怎么样!没事吧?”腾翔和小蔡见状,迅速冲上来把杨东和罗汉拽到了一边

    “我没事!汉子,你怎么样?”杨东一边伸手在自己身上摸着有没有弹孔,同时看向了罗汉,但目光刚投过去,随即便是一愣,因为罗汉白色的半袖,此刻已经被血染透了

    “没事,子弹打在后肩了,其他地方没伤!”罗汉脑门冒汗,忍着后肩刺骨的灼痛,十分有刚的摇了摇头

    ……

    停车场上,阮志雄打空自己的弹匣以后,迅速退回车内,拽掉两块刺透面具扎在皮肤上的玻璃碴子,弯腰换好了一个新的弹匣,在做出动作的同时,右臂上的弹孔也在滋滋冒血

    当阮志雄有所动作的同时,陈笋也一个翻滚,躲在了一台距离阮志雄三米开外的车辆后方:“怎么办,干还是撤?”

    “干不成了!国内的治安严格程度,在全球都是一流的,咱们响枪已经快两分钟了,再不走就离不开了!”阮志雄恨恨的看了一眼酒店正门的方向:“咱们的枪太差了,如果是自动步的话,刚才他绝对死了,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

    “砰!”

    阮志雄话音未落,前方的肖发伶再度抬手一枪,打在了阮志雄藏身这台车的车顶

    “抓紧撤!他在给队友指示我的位置!这两个疯子想要跟咱们硬拼!”阮志雄见自己在没有暴露的情况下,对方居然先开枪了,登时坐在地上,对着前面的车尾猛蹬了一脚,随后顾不得自己后背传来的搓痛感,靠着这股推力避开肖发伶的视线,躲进了一台越野车的底盘下面,从另外一侧爬了出去,陈笋见状,也开始依托车辆之间的缝隙左右闪躲,迅速后侧

    “沙沙!”

    远处的吴志远看见肖发伶那一发子弹溅起的火花,也在放缓脚步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向着那边无声移动

    五秒钟后,吴志远靠近了肖发伶指出的方位,视线扫动,很快盯上了附近的一台加高过的坦途皮卡车,与此同时,肖发伶也拎着枪悄无声的向这边摸了过来,两个人不发一语,但动作和默契程度都相当娴熟的向着阮志雄之前藏身的地方摸了过去

    肖发伶靠近阮志雄之藏身的那台车之后,将身体靠在一台车上,调整了一下这台车的后视镜,对准阮志雄藏身的方位以后,弯腰捡起一块玻璃碎片,同时对吴志远竖起了大拇指

    吴志远见状,悄无声息的靠近车身高度超过两米的皮卡车,嘴里叼着枪,双手攀着皮卡的后车厢一个引体向上,轻松的把自己拉了上去,接着让自己身体悬空,静悄悄的落进车斗里,趴低了身体

    “嗖!”

    肖发伶看见吴志远成功登车,手里的玻璃碎片对着相反的方向划着弧线砸了上去

    “嘭!”

    玻璃落在一台车的车顶上,泛起一声闷响

    “刷!”

    在闷响传出的同时,吴志远猛然暴起,枪口扫向了那台车的后方,却发现根本没人,于是对着肖发伶摇头:“空了!”

    “搜!”

    肖发伶犹豫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速度很快的向前挥了挥手,面对这种枪法极准的杀手,肖发伶的第一反应,就是应该将其消灭,以防给杨东留下潜在暗处的威胁

    “沙沙!”

    肖发伶作出决定之后,和吴志远一起,顿时开始持枪在众多车辆的缝隙当中搜索起来,而且每走一步,神经都格外紧张,因为对方这俩人枪法的精确程度,他们刚刚也是亲眼目睹的,虽然没有正面交锋过,但这种对手,足够称得上恐怖二字

    而阮志雄和陈笋两人,在决定撤退之后,就没想过继续留下纠缠,所以借助诸多遮挡物,已经很快跑到了道路边缘

    “这边!”肖发伶首先发现了陈笋的一道身影,甩手一枪

    “铛!”

    子弹打在路灯杆上,火芒闪动

    “砰砰!”

    陈笋听见枪声,也回头崩了两枪,趁着肖发伶闪躲的同时,迅速横移一步,躲出了他的视界

    “嗡嗡!”

    引擎咆哮,一台没挂车牌的桑塔纳2000轮胎卷着白烟,粗暴的停在了路边,而阮志雄和陈笋两人,也狼狈的拽开车门钻了进去,负责驱车接应的阮志朗,根本没等二人把车门关上,便继续踩下了油门

    “怎么回事?你接应我们的时间,为什么比原定的计划来晚了二十秒!你知不知道这二十秒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差点因此送了命!懂吗?!”阮志雄坐在后座上,愤怒的质问了一句,而阮志朗自从知道了黎氏彩的身份之后,整个人就始终神情恍惚,压根没答话

    “小心前面!”陈笋发现阮志朗走神,一声呼喝

    “刷!”

    阮志朗本能间抬头

    “踏踏!”

    前方路边,吴志远大步窜出路边的绿化带,手中的枪口高抬

    “吭!”

    成片的钢珠泼洒,在桑塔纳的风挡玻璃上留下了无数孔洞,喷溅的血液霎时将汽车玻璃染红

    “我艹你妈!”阮志雄看见这一幕,隔着车玻璃就开始疯狂的扣动扳机,而吴志远崩完一枪,同样没犹豫,重新扎进了绿化带里

    “咣啷啷啷!”

    桑塔纳失控之下,车身剐蹭在路边的一个公交站点上,泛起一阵酸牙的响声,而陈笋也迅速从后座窜到前排,压在阮志朗身上接管了车辆

    “吱嘎——”

    桑塔纳的减震泛起一阵酸牙的声响,画着蛇形线逃窜消失

    ……

    这天晚上,从罗汉发现阮志雄掏枪,再到吴志远开枪击中驾驶桑塔纳的阮志朗,虽然描述起来比较漫长,但实际上的时间,才总共耗时两分三十秒,桑塔纳离去以后,肖发伶和吴志远二人,也不知所踪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下

    枪战发生不到五分钟后,警方到达现场,周边的几条街直接被布控,枪战现场也立即被封锁,中枪的罗汉被转往公安医院,其余的像是杨东、林天驰和黄硕、腾翔、小蔡,还有蒋宝成那边的几个人,全都被罩上头套,塞进了特警的剑齿虎装甲车内,迅速带离了现场

    这一场枪战下来,最值得津津乐道的事情,就是蒋宝成手下那个被陈笋打了三枪,而且有一枪打在头上的青年,居然在救护车到来的时候,还有生命体征,而且后来经过抢救,也奇迹般的保住了命,根据医生在手术后的说法,打在他头上的那发子弹,或许是因为装药量不足,所以弹头连他的头骨都没打穿,只是通过冲击力把人打晕了,就连打在膝盖上的那一枪,都比打在他头上那一枪对他造成的伤害要大,足以见得,劣质的枪支和子弹,在某些时候产生的威力,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后话暂且不提,杨东被警方抓捕之后,当晚便进行了突审,因为这件案子涉枪,而且还是在闹市区响枪,所以影响是相当恶劣的,上层在压制住媒体报道和进行自媒体、网络渠道管控之后,也限令警方尽快破案,这么一来,身处案件当中的杨东肯定就遭罪了,因为警方根本没按照受害者的身份去审问他,而是按照主犯进行了刑讯

    警局内一间没有监控的房间内,鼻青脸肿的杨东被铐在暖气管子上,脸颊浮肿,一只眼睛已经被封上了,周身青紫一片,无比狼狈

    “哗啦!”

    一名负责审讯的警察端起水桶,对着他身上泼了上去,混合着冰块的冷水泼在身上,让杨东不断打颤,但身上的疼痛感也因此而缓解不少

    “噼里啪啦!”

    下一秒,另外一人手里的高压电棍直接按在了暖气片上,闪烁出了一阵蓝色的电芒

    “呃——”

    “啊!!!”

    杨东的声音逐渐由呻.吟转为喊叫,周身不断颤栗,白眼上翻

    “咕咚!”

    随着电棍被关闭,杨东软塌塌的坐在了地上,此刻他的小便已经失禁了,鼻孔也开始酿沫,连头发都因为受到电击而竖了起来

    “能说了吗!今天开枪的是什么人啊?”负责审讯杨东的警察,瞪着眼睛一声喝问

    “我说了,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我才是受害者,他们是来杀我的!”杨东紧咬钢牙,强忍着满身疼痛的回应道

    “嘭!”

    警察听见杨东犟嘴,对着他肚子上就窝了一脚:“对面那些人的身份你不知道,自己的人的身份你也不知道吗?!”

    “我说过了,我这边没人动枪!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杨东疼的弓起了身体,手腕位置被手铐卡的全都是血

    今天晚上肖发伶和吴志远出现的时候,虽然做过简单伪装,但杨东并不能保证警方查不出他们的真实身份,目前这件事最主要的点,在于杨东心里很清楚,现在高勇和赵磊也正在不遗余力的找这两个人,而且想通过他们把杨东扔进去,所以杨东哪怕被打死,也绝对不可能承认跟这两个人有任何交集

    在来呼市以前,杨东就想到过赵磊会因为赵宗宝的事,会对他产生报复,所以跟肖发伶说过,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已经不让他和吴志远再露面了,为的就是防止当下这一幕的发生,但是却没想到,赵磊的报复会来的这么直接,这么凶猛

    其实在赵宗宝没了以后,杨东就已经做好被赵磊盯上的准备,所以哪怕他没在酒店遇袭,肯定也会在别的地方出事,这种事看似偶然,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必然

    ……

    杨东被逮捕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人在沈y的高勇也随即接到了一个同事的电话

    “高队,咱们抓捕的肖发伶和吴志远两个人露面了,人出现在了在内m呼市!”对方言简意赅的对着电话说道

    “这个消息准确吗?”正在泡脚的高勇闻言,霎时坐直了身体

    “消息是呼市的警方递过来的,今天晚上,呼市发生了一起街头火并,当地警力通过天网系统进行了排查,甄别出了吴志远的身份,他在现场还有一名同伙,因为面部做了伪装,所以暂时没分析出结果,不过我们推测,此人就是他的搭档肖发伶!”同事毫不犹豫的点头应声

    “他们是因为什么引发的枪案?”高勇舔了下嘴唇,饶有兴致的问道

    “据说,呼市的枪战是源自于一场刺杀,而刺杀的目标正是杨东!枪战过后,现场的四名枪手目前悉数不知所踪,而呼市那边也展开了封锁和排查,毕竟当街响枪可不是小事!但是为了避免社会影响太过于恶劣,所以事发酒店已经在网络上辟谣,说这场枪战是因为有剧组在他们那里租赁了场地,进行影视剧的拍摄,对此官方也没有发声,应该也是为了避免引发恐慌,毕竟这种有目的性的枪战,对于普通民众的社会危害并不是很大”

    “杨东?这件案子跟他有关系?”高勇对于案情的进展并没有多少兴趣,瞬间把焦点聚集在了杨东的身上

    “杨东已经被捕了,但是具体的案情目前还不清楚,呼市警方那边的意思是,既然肖发伶和吴志远二人的通缉是咱们发出的,而咱们又追了这件案子这么久,所以肯定会有一些经验,想让咱们派几个熟悉案情的人,过去协助一下调查!”同事再度开口

    “叫上小王和老李,咱们四个连夜去呼市!”高勇沉吟数秒,开口吩咐道

    “你要亲自去啊?”

    “对,抓紧准备吧!”高勇擦着脚,语速很快的回了一句

    【三更,本章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