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神牌
    肖沐沉默不语,传言或许有误,但也极有可能是真

    但愿这位暮林村雷公不是天外异变者,否则就说明天外已经渗透到了人间,这意味着人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安全

    “朱兄,李兄对暮林村了解多少?据说现在的暮林村很危险?”

    肖沐故意用言语试探,旁敲侧击朱平李古剑出现在暮林村的原因

    毕竟暮林村太危险了,以朱平李古剑的实力,现在这个时候前往暮林村,未免过于冒险

    “穆兄说的是暮林村出现的生死宗异变者吧?据说大唐遗址在暮林村有所行动,外事组有人遭遇天外强者死亡”

    朱平、李古剑对暮林村的情况显然知道不少,对肖沐并不提防,很快就提到一些秘密

    肖沐故意问道:“既然知道暮林村这么危险,朱兄和李兄还要前往暮林村?”

    朱平笑道:“暮林村的危险,我们两人的确知道,不过,不瞒穆兄,我们前往暮林村,的确身有要事”

    “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又一个朋友住在暮林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危险越大,机遇越大,暮林村出现了生死宗强者聚集,固然危险,焉知不是我们这些人的机遇?”

    以你们的实力,即使有机遇,只怕也抢不到

    肖沐在心里回答了朱平的话,脸上却不露声色,也不反驳对方,“原来如此,希望朱兄和李兄都能在暮林村有所收获”

    “穆兄也一样,哈哈!”朱平开心大笑

    三人继续前往暮林村,眼看和暮林村的距离越来越近,也就放慢了速度

    七个身影从暮林村的方向走来,各展身法,速度不慢的样子

    肖沐搭眼一望,身法中很容易看清这七个人的实力样貌

    这七人四男三女,都很年轻,七三个人的实力都在凡境巅峰,距离真境已经不远了

    但在看清七人的情况之后,肖沐瞳孔却突然收缩了一下

    这七个人看起来倒是正常,每个人的头顶上却都隐隐飘着一团香火气

    这种头顶香火气的情况,通常只有供奉神灵不久才会出现

    身为异变者,居然还去供奉神灵?

    肖沐对七人的行为觉得奇怪,同时也感到不解

    身为异变者,和普通人已经有了巨大区别,由于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神灵是怎么回事,对神灵也就不再像普通人那么敬畏,再加上供奉神灵,或多或少都会对自身灵性造成损失,因此很少有人会去供奉神灵

    当然,这不是说异变者完全不可能供奉神灵,偶尔在异变者中出现一个两个供奉神灵的人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七个从暮林村回来的异变者,每个人都供奉过神灵,就不能不让人觉得奇怪了

    朱平李古剑熟稔的冲三人打了个招呼,并随口问:“各位朋友,你们是暮林村的人?”

    “不是”

    七人中一个长头发牛仔裤小夹克的男子叹气解释,“我们都是刚从暮林村被赶出来的,你们要去暮林村?”

    朱平竖起大拇指,随口夸赞,“好眼力!”

    男子仔细打量了肖沐、朱平、李古剑一眼,隐隐觉得三人的实力应该都在自己一行之上,随口道:“暮林村现在开始限制实力了,实力不够的人,在村口就会被拦下”

    “还有这样的事,知道暮林村为什么要限制进入者的实力吗?”

    朱平一奇,语气中隐隐透出一丝忧虑

    男子道:“据说是因为现在的暮林村太危险,有生死宗强者出现,所以不得不限制入村者的实力,以免造成无谓的损伤我们就是因为实力不够,在村口被拦下,进不了村,才无奈离开暮林村的”

    “朋友贵姓?”

    朱平趁机询问男子姓名

    男子道:“我姓张”

    “张兄,你刚才说,入村实力不够就会拦下,难道说暮林村还会检测我等入村者的实力?怎么检测的,张兄能对我说一下吗?”

    朱平言辞很客气,诚心向张姓男子请教

    肖沐和李古剑都不发一言,安静倾听朱平和张姓男子交流

    张姓男子道:“客气了,其实暮林村的检测方式很简单,村里的异变者们在村口竖了一块神木,能顶住神木压力,从神木下方安然过去者就可入村”

    “我们这些人,都是没顶住神木的压力,被拦下了但我看你们实力比我们高,应该不至于无法通过实力检测”

    最后,张姓男子目光从肖沐等人身上扫过,做出判定

    “多谢张兄提醒,如此一来,我们心里就都有底了”

    朱平冲张姓男子拱了拱手,诚挚的冲对方道谢

    “张洛,你走不走?”

    张姓男子的同伴等不及了,突然出言催促,其中有几个人甚至已经展开身法,逸向离村的方向

    “抱歉!”

    张姓男子冲肖沐等人扬了一下手掌,接着便向同伴追去

    “张兄稍等,你们出村之前到目前为止,都供奉过神灵吗?”

    肖沐突然叫住张洛,问了个问题出来

    “供奉神灵?这位兄弟真会开玩笑,大家都是异变者,谁还会供奉神灵?”

    张洛回头笑了笑,随后立即回过头去,冲同伴叫了一声‘等等我’,展开身法加速追赶

    没有供奉神灵,他们头顶的香火气从哪里来?难道和暮林村村口的神木有关?

    肖沐莫名的想到一种可能,突然产生不安的念头

    “奇怪,穆兄为什么要问张洛他们有没有供奉过神灵?神灵固然强大,但和我们一样都是异变者,身为异变者,谁会傻到损失自己供奉神灵的程度?”

    朱平眼望肖沐,对肖沐刚才询问张洛的问题感到诧异

    “好奇随口一问而已,朱兄认真了”肖沐哈哈一笑,将自己内心的疑虑很巧妙的掩盖下来

    “原来如此,是我多心了穆兄,李老弟,咱们去暮林村吧我们已经联系了朋友,这位朋友会在村口迎接我们,未必需要通过什么检测”

    朱平说着,突然加快身法赶往暮林村

    不多久,三人就到了暮林村的村口

    暮林村的村口是一条大道,此时却整个都被阵法拦住了,只留下大道正中一条狭窄的道路

    道路左右,至少有六七名的暮林村村民把守村口

    肖沐看了一眼这些暮林村的村民,发现全都是异变者,实力最弱的人都有凡境巅峰,最强者甚至达到了阴神境后期

    暮林村村民的实力让肖沐暗暗感叹,尽管只是一个村子,村民的实力却足以和某些域的域主府相比了

    这样的实力层次,放在这个异变之后的世界,绝对足以让人惊叹

    随后的发现却让肖沐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因为他发现,所有在村口守卫的村民,居然每一个人的头顶上,都飘着一团香火云

    “暮林村的异变者,全部供奉神灵?”

    肖沐心中惊异,神色不变

    接着,肖沐目光移动,从暮林村的村民身上落在村民背后的一个赤红色像是放大了的门板一样的巨大木牌上面

    这木牌大概五六米高,两三米宽,竖在村口的大路两侧,木牌释放出若隐若现的微弱淡红色神光,神威从木牌上撒下,截断道路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神木了

    肖沐对木牌的来历做出猜测,很快就将其和张洛所说的神木联系起来

    “赵兄,好久不见!”

    “赵兄,我们来看你了”

    朱平、李古剑同时冲着村民中的一人招手,那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四方脸不苟言笑,给人留下踏实稳重的印象

    “朱兄,李老弟,你们终于来了!”

    赵姓男子从村子里走了出来,其精通身法,一步就是几十米,因此刚一迈步,身形就到了朱平和李古剑面前

    三人熟络的打起了招呼

    肖沐站在一旁,趁机多打量了这赵姓男子几眼,这赵姓男子境界和朱平一样,处在阴神境中期

    然而此时,由于距离较近,肖沐对赵姓男子身上的情况看的更加清晰了

    此时,他再次发现,赵姓男子不仅头上笼罩着一团香火云,而且看那香火云的浓烈程度,显然长期供奉神灵

    暮林村的村民,都在供奉神灵,而且是长期供奉神灵!

    为什么会这样?

    若说普通人供奉神灵倒也罢了,这些实力不低的异变者们,为什么也要供奉神灵?

    难道他们不知道供奉神灵会对自身造成什么样的损害,很有可能导致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拥有位业?

    长期使用自身灵性供奉神灵,即使将来有了位业,也会因为灵性损失太大承受不住位业的力量?

    对于暮林村村民的行为,肖沐感到十分不解

    毕竟身为异变者,不说没有供奉神灵的必要,就光是供奉神灵给自身带来的损伤,就足以让绝大部分异变者发自内心的抵制供奉神灵这种行为

    “老赵,帮你介绍一下,这位穆华清穆兄,是我们在路上认识的朋友穆兄,这位是我和小李的朋友赵靖言,是一位炼宝师”

    和赵靖言打过招呼之后,朱平便对赵靖言和肖沐做起了介绍

    “赵兄,你好,炼宝师真是少见!”

    肖沐听说赵靖言是炼宝师,忍不住多看了对方几眼

    阴神境中期的异变者,根本不算什么,但如果同时是炼宝师的话,那就不能当做一般的阴神境看了

    阴神境中期的炼宝师,在联盟的地位绝对不下于神灵境初期的异变者

    “穆兄客气了,既然是老朱和李老弟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幸会!”

    赵靖言伸手出来,主动和肖沐握了一下毕竟是刚刚认识,没有太多的热情,基本的礼节却还是有的

    “老赵,我听说你们进村还需要测试实力,我们三个总不需要经过测试了吧?”

    朱平看了看村口竖着的神木,半开玩笑的望向赵靖言

    赵靖言一拍胸口,“你们是我的朋友,是专程来看我的,不用像别人一样测试,走,我带你们进村”

    说着带头走向村口

    “老赵,仗义!”

    朱平冲赵靖言竖了一下大拇指,便招呼肖沐和李古剑跟上

    “放我们进去”

    走到村口,赵靖言冲神木下面的人挥了挥手

    村民中实力最强的阴神境后期异变者是一名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男子,极为年轻,穿浅蓝色牛仔裤配一件宽松黑t恤,脚下则是一双马丁靴

    肖沐的目光在年轻男子身上停下,一直停留了好几秒钟才转移到别人身上

    这年轻男子头顶同样有一团香火云,所不同的竟是香火云中一条细细的由神威组成的红线若隐若现,末端搭在年轻男子的头顶上

    年轻男子似乎察觉到肖沐注视自己,突然转头向肖沐看了过来,肖沐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

    “老赵,这三位是什么人?”

    年轻男子目光从肖沐身上移开,凝望向赵靖言

    赵靖言道:“小葛,这三位都是我的朋友,特意过来看我的,放我们进去吧”

    年轻男子小葛往前走了一步,目光从肖沐,朱平,李古剑身上扫过,“原来是老赵的朋友,欢迎来我们暮林村三位朋友,请测试一下实力吧”

    “没必要吧!”

    赵靖言走到肖沐等人前面拦下小葛的话,不以为然的道:“我这三位朋友的实力都在阴神境以上,百分百能够通过神木牌,就没必要非得测试了吧?”

    小葛脸上露出笑容,“既然百分百能通过测试,测试一下又有何妨?非常时期,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小葛,没必要这样吧?我赵靖言在你面前,难道连这一点面子都没有?”

    赵靖言不高兴了

    小葛笑了笑,“老赵,请不要让我为难,测试实力,也是为了你朋友的安全着想,没有人可以例外的”

    “真不给我面子?”

    赵靖言脸一沉,竟突然动了怒气

    小葛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了起来,正色道:“老赵,这是规定,请你遵守!”

    赵靖言怒视小葛,小葛寸步不让,坦然和赵靖言对视

    这情况持续了半分钟之久,半分钟之后,赵靖言突然骂了一声,愤怒的选择后退

    “老赵,既然是规定,遵守便可,我们几个人测试一下也没什么的我看这个小葛按规定办事,也算是个不错的人,没必要和他冲突”

    朱平使用传音劝慰赵靖言

    “狗屁,这家伙就是故意针对我,其实虚伪的很,昨天他朋友和他朋友的朋友进村,就没有测试”赵靖言怒气不息,语气听起来依然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