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8章 水牢
    “好”

    夏水慌忙走了进去,夏木关上了门,夏水擦了眼泪,来不及悲伤她慌忙上前,直接将乔玉灵给她的药,与一小瓶水都喂进夏奕霆嘴里

    喂完之后,她小心收起了瓶子,这才定定的看着夏奕霆,“你一定要好起来”

    夏奕霆紧紧闭着眼,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的话

    在房间里,看了夏奕霆一会儿,夏水就悄悄出来了,生怕被别人知道夏木难做人

    接下来风平浪静,在海上的这些时间,夏水一直在等着夏奕霆醒来的消息,可是从吃了药的那天起,便一直没有醒过来

    在快要到达无影岛的前一天,夏奕霆醒了,夏水也想进去看看,可是她没有资格,陈雪第一时间冲了进去,夏水则去甲板上吹海风

    夜里她也没有进去,直到第二天,回到无影门,夏奕霆下船的时候依旧披着披风,脸色微憔悴,但比之前看起来好多了

    夏水跟着夏奕霆等人下船,门主夫人已经带着人在等着,看到夏奕霆下船,满眼心疼的走了上去,夏水安安静静站在一边

    门主夫人关心了夏奕霆一番后,恶狠狠的眼神扫向夏水,“将她带到水牢去”

    “是”

    夏水没有反抗,有人上来要带走她,她便跟着走了,离开之后,她看了一眼那个站在阳光下的男人,他就像是耀眼的光,而自己则是尘埃里的沙粒

    夏奕霆安安静静的看着手下人将夏水带走,眸光闪了闪没说话,转身离开了

    夏水被带到水牢,整个身子,除了脑袋在外面,其他全都在水里,两个胳膊被高高分开吊起来,脚尖需要一直垫着才可以,如果她想站平了,水就会掩到鼻子与嘴巴,无法呼吸

    夏奕霆回岛当天晚上,门主夫人就将陈雪叫到自己身边去询问了在外面发生的事情

    “夫人,夏水实在太过份了,与杀手盟盟主勾搭在一起不说,竟然还给奕霆哥哥下毒,这次若不不是奕霆哥哥命大,恐怕都回不来了”

    “那个贱人,我会要她好看的”

    门主夫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陈雪见状,上前安抚门主夫人,“夫人,您别生气,直接杀了那个贱人,倒是可惜了她,若是留下来还有别的用处呢”

    “哦?”

    “夫人,雪儿无能,夏水那个贱人跟在奕霆哥哥身边勾引他,所以这次……奕霆哥哥就是被情所伤,才会如些消瘦,夏水心中想的是杀手盟盟主”

    “哼”

    “她这次给奕霆哥哥下的毒也是杀手盟盟主给的,这些都是事后雪儿查出来的,他们就是居心叵测,既然奕霆哥哥现在身上的毒没有解,不如直接用夏水的身子为容器,给奕霆哥哥试药,总得想到办法救奕霆哥哥的”

    门主夫人皱眉说:“奕霆回来后,我就让左医者去给看了,左医者说奕霆是中毒的,但是身上的毒已经解了,现在只需要好好调理身体即可”

    “解了吗?

    那可真是太好了,可是回来的时候奕霆哥哥在船上,明明毒还发作一次”

    陈雪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副发现大秘密的表情

    门主夫人看了她一眼,沉声道:“有什么事情就说,遮遮掩掩的像什么?”

    “夫人……”陈雪轻轻叫了一声,想了想便道:“夏水被调到奕霆哥哥身边时,我有些不放心她,就给她吃了药,您也知道的,奕霆哥哥从来不给身边人吃那些药”

    “可是这中途,因为各种原因,我已经没有给夏水药了,但是她并没有毒发,夫人您说夏水是不是有百毒不侵的血呀?”

    “百毒不侵?”

    门主夫人嘴里轻轻念了一句,眼底满是贪婪,“我明天让左医者去水牢里看看那个贱人,放她一点血看看”

    陈雪忙说:“夫人,雪儿听说,百毒不侵的血可是宝贝,可以试毒,最后炼制驻颜丹,可以永保青春”

    “哦?

    还有这种事情?”

    “有的,您可以问问左医者”

    “恩,这事儿我会查的”

    门主夫人轻轻点头,审视着陈雪说:“让你跟着奕霆,现在跟奕霆之间的关系有没有进展”

    “雪儿无能,夏水那个贱人都与奕霆哥哥一起住,雪儿没有机会,奕霆哥哥也护着她,因为她,奕霆哥哥还不许我靠近,雪儿又不能太过激进,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门主夫人脸色变了变,“没用的东西”

    陈雪微微垂下脑袋,感觉自己委屈极了,更是狠毒了夏水

    “行了,既然现在奕霆回来了,就好好把握机会,奕霆现在身边没女人”

    “是”

    第二天夏水被被放了血,紧跟着两天没有人来水牢,没人给她吃的,更没人给她喝的,好在水牢里的水是淡水

    第五天时,夏水听到了水牢门响,她迷迷糊糊中抬头竟看到了夏奕霆走了进来,大脑瞬间清醒,她抬头看着他,有些狼狈

    夏奕霆放在身后的一只手紧紧握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夏水你可知错”

    “少主,我犯了什么错”

    夏水抬头问他

    夏奕霆冷哼,“我已放你离开,为何还要在离开的时候下毒,你是为了报复我?”

    “我……”“奕霆”

    夏水话还没有说出来,门主夫人便已经带着人走了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夏奕霆回头见到来人,恭敬的叫了一声,“母亲”

    “你怎么跑到这里了,身体不好,就应该在房间里好好休息,这水牢湿气重,你不该来”

    门主夫人一副慈母样子,还给夏奕霆拢了拢披风

    夏奕霆说:“儿子没事儿,来这里只是想问清楚一些事情”

    门主夫人不赞同的看着他,“知道又如何?

    不知道又如何?

    事情已经发生,明白的事情,你为何要欺骗自己?

    奕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夏奕霆张了张嘴,没说话

    “夏水竟然敢给你下毒,我无影门便容不下她,接下来的事情你不用管了,也不要再到水牢来”

    门主夫人看着夏奕霆,语气有些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