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9章 不会要她的命
    “母亲”

    夏奕霆想自己问夏水的事呢,可有母亲在这里,他又没办法开口,若母亲知道自己对夏水还有情,恐怕会直接杀了夏水

    门主夫人皱眉说:“行了,出去吧,她到底也是我无影门中人,只是惩罚而已不会要她的命”

    夏奕霆抬头看向夏水,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心有不舍,又不知道怎么说

    门主夫人脸色有些沉,夏奕霆最后什么都没说,默默退了出去,门主夫人冷冷扫了一眼夏水便出去了

    水牢里瞬间便没有人,变得安静极了

    夏水不知道自己在水牢里待了多久,只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丝感觉,甚至眼前出现了重影时,有人进来将她从水牢带了出去,外面冷水吹过,她在水里泡得发胀的皮肤,有些受不住,冻的打冷颤

    夜里天空中星星很亮,夏水只来得及看一眼,便直接晕了过去,当她再次醒来时,有人往她嘴里灌药,用极粗暴的手段

    她下意识反抗,可是没有用,对方手段十分残忍,没有给她一点机会,她的双脚与双手都被绑着,药就顺着喉咙而下

    “行了,将人关进去,注意观察她的变化”

    “是”

    夏水被人从架子上解了下来,然后直接拖到一间牢房,被扔在地上之后她意识渐渐回笼,随之而来的是全身上下巨痛感袭来

    接下来的日子就如同在地狱般,生不如死,每天都有人给她灌药,当她痛到没知觉晕过去时,又有人给她灌药让她活下来

    每天也都有送吃的过来,可有时候吃东西的时候,会因为毒发而将饭洒了,醒来后她会看到满地的饭菜,为了活下去,直接爬地上吃

    这种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睁眼就看到在牢房外面站立的高大身影

    他的身体好多了,依旧那样高高在上

    只是看了一眼,她便缓缓闭上眼睛,不愿意说话

    “你可知错”

    夏奕霆双手紧紧握成拳,看着夏水消瘦成皮包骨,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挖空了一般

    闻言,夏水缓缓睁开眼,淡淡看着夏奕霆,眼底无波无澜,心中更是异常平常,仿佛看待一个陌生人,“请问我何罪之有?”

    “夏水,我已放你离开,为何还要下毒”

    夏奕霆突然有些说不下去

    夏水闭了闭眼,神情近乎麻木,“想了,就下了,只可惜……没死人”

    她给陈雪下的毒,陈雪那个贱人竟然一直都没死

    夏奕霆身子在颤抖,气得不轻,这个女人当真好狠的心,“夏水”

    “无影门少主高高在上的人,还是出去吧,牢房是我这般,命如草芥般的下贱人该待的地方,别脏了你的脚”

    夏奕霆气极了,直接转身离开了,对于他的离开,夏水异常平静,甚至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过了没一会儿又有人进来,进牢房间里给她灌药

    离开牢房后的夏奕霆,去了训练场,打倒了属下无数,他就如同被激怒的豹子,“来呀,都起来,继续”

    那些属下在哀嚎,但又不敢上前,只能默默在地上趟着装死,也不知道少主今天在哪里受了刺激

    最后还是夏金捂着胸口上前小心翼翼的说:“少主您来训练场一天了,若消息传到夫人耳朵里,又该担心了”

    今天早上少主去了牢房,出来之后就来了训练场,然后一直在训练场,中午饭都没有吃,现在天都要黑了,少主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不知道进去之后,与夏水之间又说了什么

    突然夏奕霆整个人像是泄了气一般,愣愣看着牢房的方向,迟疑之后道:“准备一下出岛”

    “是”

    连夜夏奕霆就离开了无影门,出岛之后,第一件事便让夏金在当地找了一个医者过来给他看病

    “公子身体极好,并不需要看病”

    医者有些纳闷儿,可是感觉到夏金等人不好招惹,还是乖乖说了

    夏金等人都愣住了,夏奕霆也愣住了,夏金说:“麻烦再给看看,我家少主身上有没有种毒?”

    “没有,公子身体极好,若是不信,可以再找其他医者过来看看”

    于是乎,夏金连找了好几个医者过来,说的都是同样的话,夏奕霆身体极好,这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少主,您身上之前是有毒的,回岛之后,左医者都说您身上的毒没有解,怎么现在又没毒了,是不是左医者给您解毒了,没有说实话?”

    夏土疑惑的说

    夏金摇头,“左医者若是给少主解了毒,定然会说,这一年来,少主中途也出过岛,但是并没有毒发,肯定是在其他什么解的”

    夏木突然想到一年前,他们带着夏水回岛的时候,夏水知道夏奕霆毒发,很着急的求着他要进去见见

    毒是夏水下的,那夏水手上有解药也是很正常的,定然是夏水,是夏水解的毒

    “少主,您有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身体正常的吗?”

    夏木问

    夏奕霆皱眉,“从一年前回岛之后,我便感觉身体没有中毒迹象,后来问过好几次左医者,左医者都说我的毒没有解,他会给我压制”

    “毒不是左医者解的,那会是谁?”

    夏火说

    夏木迟疑了好大一会儿,见大家都一副疑惑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实在不敢说,只能闭紧嘴巴

    夏金等人都是一起长大的,平常谁是什么样子都很了解,现在夏木一副心虚的样子,不但夏金等人看出来了,就连夏奕霆看出来了

    “说”

    夏奕霆沉声命令

    夏木慌忙跪在地上,慌慌张张的说:“属下……属下想起来,一年前,我们带着夏水回岛时,刚上船,少主您就毒发了,在到达岛上之前,属下一人在您房间门口守着,夏水来找我,让我放她进去看看你”

    些话一出,房间温度骤变

    夏木惊慌的很,全都说了,“属下当时不想放,可夏水说她没有给您下毒,她走之前下的毒是给表小姐下的,因为表小姐害死了夏兰兰,她为了给夏兰兰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