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正文 第五百零五节 谁说敌人不能成为盟友?
    大街小巷到处都晃荡着没有手指的男人

    他们无法成为生产者,不能制造社会财富,更不会有女人对他们感兴趣,也就谈不上什么婚姻

    换言之,他们连身为一个男人,繁衍后代的最基本职责都无法承担

    这场仗再打下去……

    反过来,我们可以用同样的办法对付巨人吗?

    这问题是如此的滑稽,以至于萨维丁侯爵只能摇头苦笑————仗打到现在,其它王国就不提了,光说上主之国,自始至终没有抓到一个活着的巨人,只得到一些战死巨人的尸体

    没有一个巨人主动投降

    或许……

    萨维丁侯爵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仅仅只是一瞬间,他立刻把这念头狠狠按了下去

    然而事情就是如此奇妙,越是努力控制着不去想,它就越是如顽强生长的野草,不顾一切冲开泥土和石块的压制,从狭窄的缝隙中向上生长

    从远处传来的炮声越来越密集,就在萨维丁侯爵举棋不定的时候,副官从外面气喘吁吁跑进来,急切地说:“大人,那些巨人攻上来了”

    侯爵浑身一震:“他们开始进攻了?”

    副官神情紧张地点点头:“他们的大炮太猛了,北部关墙已经碎裂,超过三分之一的部分随时可能坍塌我们设置在北面的所有防御工事被彻底摧毁,前沿阵地已经守不住了”

    “不要慌!”侯爵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地问:“伤亡怎么样?”

    “我们至少损失了两万人”副官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汗,他的脸色看上去一片苍白:“主阵地由撒克逊人负责,他们的损失更大”

    萨维丁侯爵继续问:“北方巨人冲进来了?”

    “不,不是您想的那样”副官知道自己的话让侯爵造成了误解,连忙解释:“所有伤亡都是因为炮击神灵在上,巨人发射的炮弹会爆炸,很多人来不及逃跑,直接死在了阵地上”

    “你的意思是,他们都是被炸死的?”侯爵怔住了,眼眸深处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随即变成了恐惧

    “是的”副官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萨维丁侯爵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副官站在原地看着他,连大气都不敢出

    良久,萨维丁侯爵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深深吸了口气,脸上显出前所未有的坚毅:“拉赫曼,你去召集卫队,准备一下,我们天黑后出发”

    副官感觉很意外,这与他想象中侯爵应该有的反应截然不同,于是下意识地点点头,疑惑地问:“大人,您要去哪儿?”

    “去跟那些北方巨人谈谈”萨维丁侯爵在心腹面前没有隐瞒秘密:“战争进行到现在,已经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事实证明北方巨人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野蛮他们的文明程度跟我们差不多,某些方面甚至高于我们”

    “巨人会接受您的谈判要求吗?”副官觉得这简直匪夷所思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侯爵叹了口气:“摆在我们面前可选的路不多了这也许是个机会无论成功与否,都是我做出的决定……执行命令吧!”

    ……

    入夜,龙族大营

    天浩坐在椅子上,低头俯瞰,打量着站在面前的萨维丁侯爵

    上主之国的服饰别具一格,与维京、撒克逊、莱茵、金雀花和教廷五大势力有着显著区别白色缠头的材料必须是上等棉布,更高级的则是丝绸男式短上衣较为紧身,下面露出腹部这样的穿着较为凉爽,因为上主之国所在的区域气候炎热只是这样的衣服对胖子充满了恶意没有腹肌,也就谈不上所谓的男性魅力

    侯爵身材魁梧,近两米的身高在常人看来已是鹤立鸡群,达到了必须仰望的程度然而这种优势在天浩面前荡然无存,他感觉自己完全是被迫仰起头,而且还得带着客套、虚伪,甚至谄媚的笑,才可以从眼前这位年轻的巨人之王那里获得部分好感,不至于在尚未表达来意之前就下令砍掉自己的脑袋

    带着卫队打着白旗,趁着炮火间隙从小路避开正面战场,绕行来到北方巨人的营地外面萨维丁侯爵认为已经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和小心,却不知道自己刚离开锁龙关不久,就被潜伏在战场外围的龙族斥候发现如果不是这支人数不多的小部队自始至终持有白旗,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威胁,侯爵此刻就算没有变成俘虏,至少也是一具无生命的尸体

    抬头仰望,萨维丁侯爵感觉心里充满了太多不确定因素,以及恐慌此前打好的腹稿丝毫没能发挥作用北方巨人的确是一个高度智慧的种族,关键是彼此之间语言不通……按照萨维丁侯爵侯爵的想法,双方交流可以通过手势比划来完成更重要的是,他的卫队成员都很优秀,在语言方面也颇有天赋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简单的交流应该不成问题

    身高超过三米的天浩即便是坐在椅子上也能给萨维丁侯爵带来压迫感侯爵内心的惶恐并非没有道理他感觉正面对着一个庞然大物,而且还是随时可能张开嘴把自己一口吞下去的那种虽然很多事实均表明“巨人吃人”只是无根据的传说,可他仍有种处于危险之环境的紧张

    “大人……阁下……先生……”侯爵连续说了三个带有尊称性质的单词他同时比划着动作,尽可能的想要让对方理解只是他的举动笨拙,看上去就像一只在马戏团里尚未接受过系统训练,无论踩皮球还是钻火圈等任何节目都无法成功的熊

    天浩耐心地注视着侯爵,足足过了好几分钟,看着对方那张满是浓密胡须的脸上渗出汗水,惶恐紧张表情开始趋于绝望的时候,这才微微地笑了,抬起手做了个轻轻向下按压的动作,淡淡地问:“你想跟我谈什么?”

    非常标准的英文,用古老文明的话来说就是“字正腔圆”

    萨维丁侯爵呆住了他不由得张大了嘴,满脸都是震撼的表情良久,才不可置信地用手捂住胸口,感受着急速跳动的心脏,喃喃自语:“上主啊……你,你竟然会说我们的语言?”

    天浩轻蔑地笑笑:“这有什么难的不过是几个字母串起来而已,只要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任何事情都会变得简单”

    萨维丁侯爵觉得逻辑思维在刚过去的这几秒钟被彻底颠覆虽然只是几句简短的对话,却足以证明眼前这位年轻的巨人见识不凡侯爵控制住激动的情绪,恭敬地朝着天浩行了一礼,认真地问:“对不起,请问……该怎么称呼?”

    禁卫军团长云凯站在王座旁边,他从天浩那里得到了眼神示意,对侯爵发出威严的声音:“这是我们伟大的摄政王殿下”

    云凯是短期英文培训班的受训者天浩要求所有中层以上的官员都接受语言训练,原因很简单:想要更好的解决敌人,就必须了解他们

    摄政王?

    萨维丁侯爵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在心中无数次赞美上主————这次真的来对了,也赌对了

    他单膝跪在地上:“尊敬的殿下,感谢您给我机会述说请求我叫萨维丁,是神圣上主王国的侯爵”

    接下来的一个多钟头,是萨维丁侯爵的个人表演时间他尽可能让自己的叙述简单明了,重点在于上主之国与其它四大王国与教廷之间的恩怨关联,以及对于战争与北方巨人的态度

    天浩安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因为宗教信仰、生活习俗、区域利益等多重关系,上主之国其实是南方大陆上的一个异类上主与圣主的区别自不用说,仅在骑兵坐骑的问题上,上主之国就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被其它王国贵族讥讽嘲笑原因很简单————上主之国有太多的骆驼,于是用平时行走速度缓慢,但爆发力同样惊人的牲畜为基础组建骑兵

    只要具有战斗力,骆驼骑兵也马骑兵没什么区别就像古老文明的谚语:长矛与棍棒都是武器,都可以用来杀人

    “我们不想打仗”萨维丁侯爵丝毫没有贵族的架子,他姿态放得很低,甚至可以说是卑微:“我们从一开始就上当了教皇骗了我们他派出使者声称可以攻下锁龙关,威胁我们的国王派出大军组建联合部队尊敬的殿下,这不是我们的真实想法上主可以作证,我们是被胁迫的,我们是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从未想过要与您为敌”

    天浩心中冷笑,脸上却没有丝毫显露他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弹动,似笑非笑地问:“……胁迫?”

    “我们敬奉的神灵不是圣主,而是上主”萨维丁侯爵连忙解释:“光是这一点,我们就与其它国家之间产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常年都在爆发战争我真的没有撒谎,我们和他们之间是敌对关系,不是朋友,更不是盟军”

    天浩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他的语调冷漠,夹杂着淡淡的讥讽:“你是上主之国这次战争的指挥官,你和你军队越过了锁龙关,进入我们的领土这是谁都不可能否认的事实呵呵……现在你却告诉我,你是被胁迫的?”

    “我们愿意为此作出补偿”萨维丁侯爵的反应很快他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如果巨人宽宏大量,那么情况将比自己想象中好得多如果巨人立场强硬,那么该认怂就认怂只要低头认输并奉上足够的补偿,很多事情都可以商量

    天浩冰冷的脸色略有和缓,却依然保持着足够的威严:“说吧,我听着”

    “上主之国将与殿下您结为同盟,共同对付所有的圣主信徒”萨维丁侯爵一秒钟也没有犹豫,直接抛出自己认为最具诱惑力的结盟条件

    天浩等待了近半分钟,却没有听到下文

    “这就是你所谓的补偿?”他的声音再次变得冰冷

    萨维丁侯爵脸上的肌肉一僵他忽然发现事情已经超出了之前的想象,年轻的巨人王绝不是一个容易糊弄的家伙,而且对方胃口很大

    “这次战争的所有战利品都将归您所有我将率领军队协同作战,帮助殿下您得到更多的俘虏”这条件在萨维丁侯爵看来已经很不错了

    “光是这些还不够”天浩不喜欢拖延时间,尤其现在是战争时期,萨维丁虽然代表上主之国表示了想要结盟的意愿,可他对这些两面三刀的家伙并无好感,于是直截了当地说:“你们必须就入侵这件事做出赔偿!五百吨黄金,十万吨白银,这是必不可少的货币赔偿另外,你们还要交出牛羊各二十万头,十万吨棉花,十万吨粮食”

    萨维丁侯爵猛然抬起头,他心中急剧涌起强烈的危机感:“这不可能这……这太多了”

    “这一点儿也不多”天浩没给他思考反驳的机会,不客气地冷笑道:“没有得到允许就闯进别人家里大肆破坏,发现主人回来了打不过就想要转换立场从强盗变成警察想法是好的,我也愿意接受你改邪归正但不管怎么样,你必须就之前的错误接受惩罚”

    “上主之国有十几亿人,这点金银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无论牛羊还是棉花,还有粮食,本王要的数量对你们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萨维丁侯爵感觉后背上有些发虚汗,衣服黏在皮肤上的感觉很不舒服他极力辩解:“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天浩再次打断他的话:“赔偿还是战争,你自己选其实就我个人而言,很佩服你的胆量与见识像你这么有能力的贵族不多了,而且你是真正站在国家层面上考虑问题正因为如此,我才没有索取更多否则本王要的就不是这个数字,至少要比刚才说过的那些增加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