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互联网时代明星的行程从来都不是秘密,从第一次排练开始,夏乐将上春晚的消息就隐隐绰绰的传了出来,这是睽违舞台将近两年后夏乐第一次登台表演,粉丝都沸腾了

    不粉夏乐不知道看着别家的偶像这样那样的发光发亮有多羡慕,她们家这个明明比谁都闪亮,可一年都见不着几次,也就是她的微博上每隔一段时间会上传一首新歌免费给粉丝听,不然她们都要以为她们的偶像隐退了

    随着路透照越来越多,其他消息也一并传了出来,于是粉丝们知道了春晚一开始邀请的是夏乐个人,夏乐婉拒了,说她以后唱歌将以乐队主唱身份活动,不再个人活动,她曾经在其他场合表过态,可没人想到她真会做到,连春晚这种舞台都坚持住了,于是有了第一个乐队上春晚的先例

    一点一点的消息出来,时间越临近粉丝越激动,三天两头上热搜,这让本就压力山大的乐队压力更大了

    “今天就到这,休息两天”

    夏乐放下吉他,虽然公司的练习室早就弄好了,可他们仍然习惯在翟定家练习,谁也没有说过是为了方便出行不便的翟定,可翟家人心里都清楚,吃的喝的就准备得更用心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翟定一如既往的有话就说,“队长,只有一个星期可就要上台了,三天后还有最后一次排练,你确定休两天?”

    “练这么久你们身体应该都有肢体记忆了,给你们两天调整一下心态”

    夏乐拿起羽绒服和包,“在任何一个舞台都应该全力以赴,春晚和其他舞台没什么不同,希望你们记住现在的心态,将来上别的舞台也有同样的心情”

    看着开门离开的人几人都沉默了,队长并不是个爱说教的人,实际上她话并不多,乐队组建至今也多是做得多说得少,担心他们在她休息期没有收入也是直接给他们牵线接活,今天会说出这话大概也是他们今天的表现实在不怎么样了

    “春晚啊,哪里能一样”

    谢敬轩往地上一躺,那个舞台有的人一辈子都上不去,他们乐队能上也是他们想都没想过的事,越在意越看重就越是束手束脚,他们很怕掉链子让队长丢脸,这是她用自己的机会换来的

    不要说其他人,就是向来自认心态第二好只比队长差一点点的翟定都心里打鼓,他们可是上春晚的第一支乐队!啧,谁能想到他一瞎子还能混到春晚舞台上去呢?

    大年三十,家家团圆之际,春晚后台人来人往却有条不紊,郑子靖挂着工作证端着保温杯跟在夏夏身边不停的嘱咐,那样子看起来比本人还紧张,这可是夏夏休息两年后头一次登台表演!正给夏乐整理服装的阿杰嫌弃的推开碍事的人,捧着小乐的脸看了又看,走到一边的花篮那左挑右选,找了朵红色的小花别在耳后,又找了个夹子固定好,头发留长后能做的花样就多了,今天他给小乐做的半边编发,上身黑色套头毛衣,下身穿的是很衬节日气氛的红色斜边流苏长裙,再别上一朵红花,酷帅里增添了几许温柔

    不想多听一句没营养的碎碎念,阿杰去了旁边给乐队其他几个做最后的拾掇,郑子靖完全没感觉到自己现在有多被嫌弃,依旧在那道:“也就是电视机前的人比平时多一点,咱们谁没见过是不是,别紧张……”后边的话被吻封住,在他下意识的要加深这个吻前夏乐退开了去,“我不紧张”

    郑子靖看出来她不紧张了,都敢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吻他,哪里有一点紧张的样子

    “喔……”旁边起哄的人不要太多,掌声笑声打趣声,把紧张的气氛都冲散了许多,都知道夏乐是嫁入豪门,这两年也陆续有两人一起的照片流出,知道内情的也都说郑家公子宝贝媳妇儿,可真见着了才知道有多宝贝,围着团团转的那个劲不要说夫妻了,就是才谈恋爱的都少见

    夏乐回头朝大家笑笑,挽着郑先生的手到角落没有松开,歪头看着一双大眼睛笑成了一线天的男人,近一年郑先生不那么忙了,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很多,她也想过会不会腻,可郑先生开车带着她天南海北到处去,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有多享受夫妻婚后生活

    “都不想让你上台了”

    郑子靖把人拉近一些低声感慨,他家夏夏不爱照镜子,都不知道她现在有多好看

    “爷爷的拐杖不会饶了你”

    想到现在在台下坐着的老爷子郑子靖更无奈了,知道网上有个粉丝经常炫耀手里和夏夏有关的签名他就去关注了下,看着那些东西他就有些一言难尽了,别人不认得他还能不认得那是老爷子的东西?

    抱着最后一线期望去问,结果人老爷子特得意的承认了,还趁机又让夏夏签了几把扇子,说是要拿去送给后援会的几个小姑娘,她们把后援会打理得实在太好了

    看老爷子乐在其中精神焕发的样子没一个人舍得让他失了这乐趣,明里暗里的都纵着他,夏夏就更不用说了,提的什么要求都满足,只要他开开心心的就行,现在直接开心到春晚来了

    “小乐,要去候场了”

    “好”

    夏乐回头应了一声,接过郑先生递来的水喝了,低声道:“你和爷爷联系好,我这边下台咱们就回去,家里都等着呢!”

    “知道”

    郑子靖牵着她过去,帮她注意着发型背上吉他,“加油”

    夏乐冲他一笑,带着她的乐队去了升降台,便是温柔了恬静了也没有遮掩住那一身的担当

    在部队时她是利刃小队的队长,她对她的队员负责

    现在她是乐之队乐队的队长,她同样对她的队员负责

    听着外边主持人激昂的声音,夏乐伸出手,几人相视一笑,将手覆了上去,“加油!”

    春晚的舞台比起其他舞台好像天生就多了几分厚重感,不知道他们在有限的几天里怎么消化了那些压力,到了正式登台表演这天他们反倒稳住了,鼓点响起,贝司吉他加入,升降台上到半空,夏乐看着在下边用力给她鼓掌的爷爷唱响为他而写的《老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