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阴阳天子
    转轮王坐在高案,看到苏阳在下面高呼,满面带笑

    “你且先到一旁,我们翁婿的事稍后再叙”

    转轮王笑着说道

    老丈人的笑脸真舒服

    遥想当年,苏阳在老丈人身前可是接连碰壁,现在能让老丈人每次见到他就笑笑,可是一大进步

    神京的城隍,大乾朝的灵王跪伏在地,抬头看着上面的转轮王

    平日里他在神京里面呼风唤雨,位高权重,让他简直目空一切,但是在这时候,便是他被称作灵王,被供奉了近三百年,但是在阴司神职上面,终究是大不过这权利顶点的转轮王

    转轮王,三界大圣,权利在三界运转枢纽处的正神

    神职不比对方,他只能跪下

    “你可知罪?”

    转轮王看着下面灵王,冷漠问道

    这用人体器脏来做交易,在阴曹地府是绝对不允许的,灵王是阴司神职中神位尊崇,更是有人皇册封,香火鼎盛,但这并非是他触怒阴司律法的缘由

    “不知何罪?”

    灵王跪在地上,反问转轮王道:“即便有罪,也不是你能管的,我并非是阴曹地府所册封的城隍,而是人间天子所册封的灵王,我的神职是护佑神京陈家王位不失,除此之外,要在神京如何,我皆自在做主,跟阴曹地府并没有什么干系,要处罚我,应当让大乾王朝的开朝太祖陈蕊亲来,而并非是你们这些阴司的神”

    阴司神职,都是阴司十殿阎罗所赦封

    而他并非是阎罗所赦封的人,理应不被阎罗管理

    “可笑!”

    转轮王在上面冷笑一声,说道:“当今之世,这转世轮回只有两套系统,一套是前往东岳帝君那里,归东岳冥司管理,一套便是前往阴曹地府,十八地狱,这是归十殿阎罗管理,这两套生死体系,皆是天庭授权,除此之外,再无另外阴神,你在人间被人皇册封,在这里收拢香火,同时也运转此地生死之门,人间称你为灵王,在我面前,你就是一个城隍”

    城隍庙的生死之门,若是通往东岳冥司,就由东岳冥司管理,若是通往阴曹地府,就是阴曹地府管理,除此之外,并无第三门路

    灵王不过是人皇给他的一个称呼,在阴曹地府的体系中,他的神职是基于城隍所造就的

    “让陈蕊来”

    灵王跪在地上,说道:“我只认陈蕊!”

    灵王甚是忠心耿耿,只是这般作态,却让转轮王哑然失笑

    “让陈蕊亲来,告诉他你同寒松明两人勾结,置换人首,更换满朝的文武百官,篡夺大乾一朝?”

    转轮王冷笑说道:“惺惺作态!张凯,冯宇,将他拿下,带到阴曹地府,经十王会审,再行判夺!”

    就在灵王身边,转轮王府的两个护卫张凯,冯宇两人伸手按着灵王,便要施展禁法,将灵王拿下

    “谁敢拿我?”

    灵王运转法门,阳神滚动,霎时间周身大放光华,张凯,冯宇这两位是转轮王府的好手,此时伸手拿着灵王,只觉双手放在了烧红的烙铁上面,滋滋升烟,让他们连忙松手

    “执迷不悟”

    转轮王看着灵王这般挣扎,叹息说道

    “哼!”

    灵王冷哼一声,整个人昂然起身,周身阳神滚动,香火之力炽盛,一时若大日横空,让转轮王府的侍卫皆无从下手,便是拔出刀剑,斩在了灵王身上,也是叮当作响,不能伤他分毫

    “就凭你们,也配拿我?”

    灵王一身气流滚滚,傲然站立,整个人若大日横空,势不可挡

    转轮王坐在上位,瞧见灵王如此模样,着实懒得开口,递出手来,苏阳只见转轮王的手上有一道青光旋转,正在那里傲然站立的灵王便被这青光卷入其中,不过转眼功夫,这灵王自青光之中腾身而出,只是适才阳神修为,又有三百年香火之力,和神仙一般的灵王,现在阴魂脆弱,如同刚刚成为魂魄一般

    一身修为,皆称画饼

    这正是转轮王的轮回秘法

    执掌三界枢纽,运转生死轮回,在三界之中都是大圣的转轮王,对付一个小小灵王,实在是手到擒来

    “拿下!”

    转轮王冷声喝道

    张凯,冯宇这两个人立时上前,将灵王给擒拿下去

    “岳父神功盖世!”

    苏阳看到转轮王如此法门,连忙开口奉承,倘若是旁人,苏阳自有傲骨,不会如此,但眼前的转轮王可是自家爸爸,吹嘘两句不伤风骨

    “呵呵呵呵……”

    转轮王一阵轻笑,说道:“我这法门,可是元始天王他老人家传下来的,普天之下,独一无二,是运转六道的法门,削人三花五气,由仙转凡,将人阳神打成阴神只是皮毛功夫,不值一提”

    元始天王传下来的法门?

    苏阳讶然,这可并非是玄真经

    不过上古时期,元始天王在世之时,在人世间多有行走,西王母是元始天王的弟子,所得元始天王经文最多,而除此之外,元始天王在这世间留下造化,也并不为奇

    “这法门是何名字?”

    苏阳连忙问道

    转轮王看了看苏阳,说道:“非是我秘而不宣,此经文给你说了你也不懂,这法门只有运转轮回之人,方才会有,方才能用,否则此法门,我早就传给瑶台锦瑟,也不至于让锦瑟随着陈抟修法”

    这是特殊的秘文

    苏阳脑中忽然脑补了一幅场景

    元始天王给转轮王传道,转轮王说:这经文是独给我一个人的,还是其他人都有?

    “运转轮回之人……”

    苏阳忽然醒悟,又问道:“东岳帝君也有?”

    转轮王摇头,说道:“元始天王也曾给东岳帝君传法,只是他的法门同我不一样,倘若有朝一日,你看到了东岳帝君出手,就知道两者截然不同”

    他们自久远到现在,彼此间都有交际,对于各自的能耐,也都心中有数,各自法门的不同,彼此也早早辨识了

    “岳父大人”

    苏阳难得看到转轮王莅临人间,又是来到京城这个地方,立时就对转轮王告状,说道:“在这京城里面,还有两个恶人,您难得出来一趟,就将这妖魔都给扫荡了吧”

    家长来一次,苏阳就要好好的告状

    “那个国师在京城里面,肆意妄为,害人性命,早就该下十八地狱了,那个桃花院主在京城里面,更是浪荡不堪,只是这两个人,一个法门高强,另一个有一菩萨色身,小婿势单力薄,不是对手,在京城里面饱受欺负”

    苏阳告状道

    “哈哈哈哈哈……”

    转轮王听苏阳的话,哈哈大笑,说道:“你和佛门结了缘,让观世音菩萨都为你提亲,你也自当为佛门扫清孽障,这是你的因果,也是你自找的,你若找帮手,应该去找佛家的四大菩萨”

    苏阳闭嘴了

    这顺带告状,只是苏阳一时所想,属于有枣没枣打三竿,万一转轮王帮忙了,那么神京中的一切,自当一切顺利,而转轮王不帮忙,苏阳也有解决方法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

    苏阳从袖头里面拿出来了小棺,递到了转轮王的面前,问道:“岳父大人,您看这个小棺”

    这个小棺来历如何,苏阳一直都很在意,转轮王前来,苏阳便将这小棺拿出来,让转轮王过过眼

    “这是……”

    转轮王接过了小棺,仔细打量,而后看向苏阳,问道:“你从何处得来的?”

    苏阳闻言,立时将来到京城之时,在路上遭遇船家,遇到了赠送小棺之事说了出来

    “小婿也有五龙蛰法,在这世间隐匿身形,少有人能够看破,但是送小棺的这位,却明显知晓我的身份,知晓我的路径,在那里等着我”

    苏阳疑声说道:“这个小棺也有神效,就是能够收人魂魄,不让招魂之法灵验,在京中倒是让我方便不少……”

    转轮王看向苏阳,目光打量,问道:“你可曾同东岳帝君有所交际?”

    苏阳点头,说道:“在青云时候,曾经和东岳帝君有过见面,东岳帝君强传我茅山秘法,让我玄真教一脉认祖归宗”

    转轮王点头,说道:“这就能说得通了,送你小棺的这一位,正是东岳帝君,至于这个小棺的神效……呵,阳天子还不曾到位,他倒是开始琢磨阴天子了”

    阴天子?

    苏阳想到了神话传说中的那位,据说这一位是阴曹地府真正的主人,有人曾说阴天子是东岳大帝,这显然有错

    “这小棺你就收着,该用就用,等到你在京中的事情稳定之后,将这些小棺尽管放在城隍庙就好,自会有人来找你收此棺材”

    转轮王说道:“季司录,神京里面的城隍被抓,但这神京之中也有千万之众,城隍一职不容有失,你就在这里暂代城隍,张凯,冯宇,你们两位留下辅助”

    季司录,张凯,冯宇这三位得令,连忙应道

    转轮王又在京中留下两百阴卒,对苏阳说道:“生死轮回,片刻都不能少人,我便回转轮王府了,你若有事,只管同季司录,张凯,冯宇所说便是”

    苏阳连忙致谢

    季司录,张凯,冯宇,这些都是苏阳熟人,转轮王将这些人留下,明显就是在帮衬他

    ps:总结一下,这个月初的时候心态炸了,然后一个月只有二十天更新,一共更新了六万字,一度不想写了,还好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