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两难
    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映物质

    先有物质、后有意识,意识是物质世界长期发展的产物;意识离不开自己的物质基础——人脑;意识的内容只能来自物质世界,离开了物质世界,人脑不会自行产生意识

    鬼魂的意识依附灵力而存在,当力量被打击碎之后,那意识也会随之消失

    从某种角度来说,人魔的研究没有毛病,他们制造出来鬼魂,可以作为容纳意识的物质依托

    那么倒推过来,研究可供意识存在的物质,明显简单了许多

    “意识都能够培养,**呢?”

    对于黄慎来说,这句话就像是恶魔的呢喃,让他无法平静

    徐其琛稳坐钓鱼台,就等着黄慎开口

    饶是心智再坚定的人,遇到了心中所系,思维也是会乱了的

    黄慎呼吸有了一丝起伏,徐其琛知道他动心了,所以心就乱了

    “有办法?”

    “会有办法”

    黄慎吸了口气:“也就说目前没有喽”

    “有需求才会有研发的动力”

    徐其琛不疾不徐地说道:“管理局接纳一部分守规矩的鬼魂,不代表他们完全放心,否则也不会设置那么严苛的随机检查”

    “拉一派打以及一派,不至于把所有的鬼怪都推到敌人的位置”

    “态度决定了政策,管理局自然是不会为鬼魂考虑,给他们制造出**来”

    “没有,不代表技术不成熟人魔都能够研制出人造鬼魂来,管理局努努力,造出一具身体还不是小事”

    徐其琛并没有跑火车,克隆技术很早就有,利用动物培养人体组织也有不少成功案例迟迟没有往下走,只是过不了世俗的道德观念

    科学是中性的技术,但如果模糊了道德的边界线,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就是伤害

    拉拢一位神通境界的高手,想必会有不少势力愿意为他开这个口子

    黄慎没有立刻答应下来,他需要更多的信息,否则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

    徐其琛没指望剑神能够激动万分,磕头拜码头,能够动摇他的心神,说明策略没问题,那就足够了

    在风中吹了会,带走身上的烟味,徐其琛和黄慎才回到房间

    和出去时候不同,黄慎有些心事重重,徐其琛变得泰然自若

    两个小姑娘乖巧地看着动画片,没察觉到两位大人的变化

    “璐璐,该回家了”徐其琛笑着摸摸璐璐的头

    “不嘛不嘛,还没看够呢”

    小猪佩奇她都看了好多遍了,哪里会没看够呢,只是舍不得和小红帽分开而已

    小红帽显得沉稳许多,眼神中很是依恋,却没有开口

    “下回我们再来吧”徐其琛劝道,“何况我在电脑里下载了通讯软件,回家你可以和小卉视频啊”

    璐璐不是很情愿,但她察觉到徐其琛语气中的不容拒绝,只能是点点头

    “有空的话让管理局帮忙拉一根网线吧,现代社会没有网络比受刑还要痛苦”临走的时候徐其琛撂下一句话

    黄慎还沉浸在给女儿造一个**的想法中,反应有点呆滞

    他看着坐在电脑前的小红帽

    灵体实质化,只是让鬼魂能够接触到现实事物,可总归不是人,没有人的血肉,没办法品尝美食,没办法哭泣

    要是小卉能够像徐其琛说得那般,成为一个真正的人,那黄慎觉得让他做什么都成

    他的心中一片火热

    ……

    回程途中,徐其琛瞥见路边有人招手

    “你怎么在这?”

    伍侠坐在了副驾驶位置:“怕你一不留神被剑神给杀了”

    徐其琛启动了车辆:“我带些东西给他而已,纯粹一片好心,他不会恩将仇报吧?”

    “你那么好心?”伍侠很了解徐其琛,他可是个不见鱼儿不撒饵的主,会突然那么好心?

    “何况还带着璐璐,我是不信的,除非是你疯了”

    黄慎的脾气说变就变,徐其琛哪怕为了某个目的拿自己冒险,也不会带着璐璐

    小家伙可是比徐其琛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剑神的女儿和璐璐相熟,他在发疯,也不至于对璐璐下手的”

    伍侠清楚小红帽的存在,徐其琛没必要遮掩

    “有什么成果能够分享给我听听吗?”伍侠仰靠在靠背上

    “一丢丢,还没影的事情,就不打搅您这位大神了”

    伍侠听出语气当中的阴阳怪气,心中不由有些火气

    “说人话!”

    徐其琛目视前方:“你是站在管理局还是伍家的立场和我说话”

    “管理局!”

    “那你是要和伍家断绝关系吗?”

    伍侠的声音大了起来:“为何我就要和伍家断绝关系?”

    “我们都清楚,沪城修炼界的洗牌是迟早的事情”

    “二十年前,伍家能够找到黄慎这个冤大头当做大手,把敌对势力和竞争者打压下去如今,伍家还能找得出第二个冤大头出来吗?”徐其琛没有留情面

    从伍侠出现在半道上,徐其琛就知道是十里岗公墓外围的监控人员给她的消息

    既然她强势地站在管理局一方,那么心中就是伍家的一员,没有什么好辩驳的

    “为什么伍家和管理局不能和平相处下去?”伍侠质问道

    徐其琛呵呵一笑:“这不该来问我,你清楚答案的”

    伍侠陷入了沉默

    伍家家族、青云门门主、沪城管理局局长,当三者一体的时候,伍侠的父亲便拥有了沪城修炼界最大的权势

    但至于切割了任意一个身份,其它两个身份瞬间就会被摘除

    家族内部有旁支跃跃越试,青云门内也有不少其它势力的内奸,管理局内部更是有不少人虎视眈眈着局长之位

    其他名门世家能够承受得了失败,大不了就是丢几个有分量的人物把罪名担下来,想来上级为了平衡各方力量,不至于赶尽杀绝

    想当初如果不是黄慎这个不稳定因素把砍去了大堆的人头,伍家想要掌控管理局绝不会那么容易

    可要是伍家她爹失败了,伍家、青云门和管理局会毫不留情地把她踢出局

    一枚弃子,甚至是自己的命都没资格做主

    伍侠不想要背叛管理局,又不愿父亲遭受苦难,极其矛盾的她才会第一时间来找徐其琛要是徐其琛能有办法说服剑神,伍有德有了他的帮助,稳住局势的把握就会高些

    徐其琛最讨厌的就是被当成棋子,不然对待伍侠不至于如此恶劣

    伍侠一脸失落,坐在副驾驶沉默不语

    “我……我该怎么办?”伍侠迷茫地问道

    “脚踏两只船,如何才能不翻船?讨好两方都是极难的,何况是在多方势力围绕的鸡蛋上跳舞?”

    徐其琛暂时还是局外人,看得要通透些:“守住伍家,就能够稳定住门派”

    “有了家族和门派的底气,就算把管理局丢出去,你爹也不至于沦为丧家犬”

    什么都想要,就什么都得不到

    管理局局长是个烫手山芋,看似美妙无比,实则万分凶险

    伍侠知道徐其琛是想让她劝父亲退一步,以退为进,至少是被让战火第一时间点燃

    “没用的”伍侠沮丧地说道

    徐其琛能够想明白的事情,伍侠早就试过了,换来的只是伍有德幼稚的评价

    二十年的时光,族长、门主、局长身份的合一,是伍有德最大的依仗

    家族、门派和管理局内部不少的追随者是因为三重身份合一的原因才依附于伍有德,如果他把局长之位丢出去,纵然能够让他免于被直面冲击,可在其它恶犬争夺局长这根骨头的时候,家族和门派内部就会先乱起来

    就算伍有德有所防备,能够稳住家族和门派,那必然会让手中的实力大幅跌落,不再有实力把局长之位抢回来

    何况请辞局长之位,让沪城乱起来,上级还会同意他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吗?

    想必,会把他第一个排除在外

    伍侠和父亲的矛盾就在于,伍侠想要保住父亲的安危,而伍有德在乎的是手中的权力

    世间的人,尽管奋斗的目标不同,但都逃不脱名利二字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利益是生存的基础.即使是出家人,也必须“衣食住用”四事具足才能安心修道.更何况凡夫都是血肉之躯

    伍侠夹在中间,极其难受

    徐其琛叹了口气,伍侠武力值极高,天赋时间少有人能够匹敌,可她社会经历太少,在抉择面前,畏缩逃避难以避免

    徐其琛是牢牢绑定在伍侠身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可不信那些名门世家在打倒伍有德和伍侠能够大大方方地对自己网开一面

    “黄慎想要让小红帽有一个身体,我想凭借伍家现在的实力,应该不难吧?”

    伍侠不解地望向徐其琛,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又变了心意

    “别看我,脸上看不出花来”

    “麻烦你清楚,你的优柔寡断害得不止是你自己,还有很多人”徐其琛语重心长地说道

    “嗯”伍侠重重点了点头

    呵~还有点可爱呢

    “提前说清楚,就算帮了忙,以黄慎的脾气来说,也不一定会站队”

    “我明白,至少保证他不会站到对面去”

    接下来的路程,话题轻松了许多,不再那么剑拔弩张

    当了小半路透明人的璐璐也能撒撒娇、卖卖萌,想在伍侠这减轻点修炼强度

    不管外头局势如何,璐璐的修炼进度决不能受到干扰,这一点上徐其琛和伍侠态度一致,璐璐沾不到一丝便宜

    回到家中,徐其琛懒懒地躺在沙发上

    脑力劳动也是劳动,整个人都很疲劳

    高阶修炼者在世家名门的碰撞中,也就是个炮灰,想要存活下来,徐其琛要付出得太多太多

    徐其琛的情绪难免会影响到白音和孙晓菲,只有混吃等死的腓腓一切照旧

    “喵——喵喵——”腓腓跳到沙发上,在徐其琛身边绕着

    壮实的尾巴扫了扫去,徐其琛的露在外头的胳膊痒痒的

    “什么事?”徐其琛伸手把猫咪撇到一旁

    “喵喵~”腓腓不依不饶

    “没空猜,说话!”

    腓腓翻了个白眼,知不知道说一次话要用多少灵力?

    败家子

    不过徐其琛摆出一副懒得搭理地样子,腓腓只能心痛地挤出了点灵力

    “家里没吃的了!”

    徐其琛一屁股坐了起来,睁大眼睛盯着猫咪:“你是猫还是猪啊?”

    “几大包猫粮,一整箱的猫罐头都干没了?”徐其琛难以置信

    又想猫干活,又不给猫吃饱,哪有这般的好事

    腓腓本喵对猫粮和罐头兴趣不大,都是作为近卫军的伙食

    春天的时候,很多小动物急不可耐,自然就会发生不少符合规律的事情猫咪的孕期本来就短,过了夏天,就有更多的流浪猫出现在小区

    近卫军来者不拒,规模快速扩张,这可苦了近卫军的主帅兼后勤部长

    供养一只喵咪队伍,耗时耗力,腓腓的睡眠都不够,黑眼圈都要出来了

    皇帝还不饿差兵,流浪猫近卫军很大程度减少了小区的灵异事件,给徐其琛提供了足够的预警,花点钱买安全,徐其琛还是舍得的

    掏出手机,下了个大单,正要结算的时候,腓腓把爪子伸了过来,挡住了徐其琛的手

    徐其琛见腓腓的爪子指着数量:“这还不够?”

    腓腓摇摇头

    你可没讲过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那帮小喵崽子可不是一般能吃

    要是只有这点量的话,回头它可能又得跑过来找徐其琛拨粮草

    想要让徐其琛花钱,就像是割肉一样疼,腓腓觉得太难了既然都得疼,一次性疼到彻底,肯定要比多次疼要好点,还省得它卑微地过来讨要

    徐其琛吐了口气,把数字翻了个倍,见腓腓还在摇头,暴脾气就上来了

    “你到底招了多少猫啊?”

    腓腓偏了偏头,示意徐其琛跟他去看看

    徐其琛麻溜地爬了起来,自己花的钱,好得也看看近卫军什么规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