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公爷》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 大灾将平人归去,远洋荣归一骑士(柒)
    气死其实倒是不至于,但老白被掐着虎口人中醒过来后

    第一件事就是滚下马车,对着京师“邦邦邦~”一阵磕头

    “陛下啊~~臣,有负圣恩啊!!”

    张小公爷听得这话,悄然的走到了白昂身边轻声叹气道:“这事儿陛下知道”

    这回白昂彻底傻掉了,但没等他继续哭嚎对不起大明列祖列宗历代先帝

    便听得张小公爷悠悠的道:“京师四十八家青楼,以每年白银百万两求挂此幅……”

    白银百万两!每年!!

    老白顿时不说啥列祖列宗、有负圣恩的话了,一个轱辘爬起来还顺带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痴虎儿啊!你为何不早说?!”

    且尔娘之!每年百万两啊!挂!必须挂!

    毕竟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老白瞬间自我开解

    他老白可不是那些端坐朝堂里不知民间疾苦的老爷,他刚从灾区回来呢

    下面的灾民吃饭都靠国朝了,这银子、粮食哪里来?!

    灾后你得安置罢?!这又得一笔银子

    每年百万两,这能解决多少事儿了?!

    车队缓缓的继续前行,没多会儿便远远的看到了一片旗纛!

    再近,白昂不由得一颤

    这是陛下仪仗,出城迎接啊!

    “嘟嘟嘟~~~”

    低沉的号声响起,随即便是“咚咚咚~”的战鼓!

    熊孩子与张小公爷哪里敢怠慢,赶紧下马下车

    随后昂首在前,向着城门步行而去

    京师已经没有收城门税很久了,这也是大明少数直接不收城门税的地方

    弘治皇帝今日身着金色战甲,背后九龙戏珠披风猎猎作响

    站在马车上的他龙目长髯,好一派皇家风仪!

    汉家装束特别的吃身材,若是身材稍微走形就会极为显胖

    弘治皇帝早年间身体较弱,又多用丹药、长期疲劳批阅奏折

    这导致的是他较为虚胖,身体孱弱

    自从不再服用丹药转而修行内家法门,并辅以拳脚食疗调理后

    弘治皇帝反而是看着越发年轻了,是以整个人看起来竟然英武了不少

    站在新制的龙辇大辂上,整个人顿显鹤立鸡群、卓尔不凡

    这大辂可不是一般场合用的,依大明礼制“大辂”可是最高等级的龙辇

    是出席重要场合的顶级配置,相当于后世城门楼子开出来那辆大红旗

    一般能动用大辂的,几乎都是外臣朝拜要显示天朝上国威仪才用的

    大辂之下的叫“玉辂”,这是次一档的

    这个是比较重要的大朝会,为显示帝王威仪会用的

    而无论是大辂还是玉辂,都是必须用两头大象来拉辇

    不如此,不足以展现此威仪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车辇太过奢华沉重

    不是大象,特么也拉不动啊!

    这俩之下的则是“马辇”,分八匹、四匹

    它们则是多数用于皇帝出宫,对外出巡所用

    皇帝出巡的话基本就是这个配置,毕竟行走直道确实大象行进太慢了

    而宫内从前不可能每天都出大象、用马辇,于是又衍生出宫内所用的上朝用具

    其曰“步辇”,这其实就是人力拉车

    夏天太厚重的,皇帝坐了不舒服、拉动也麻烦

    于是步辇里面又有一个较小的、常用的型号,叫“大凉步辇”

    但这些准备起来都得时间,有时候皇帝着急要出去咋办?!

    这就诞生了一个新的载具,叫“舆”其实就是轿子

    弘治皇帝为了迎接张小公爷和自家熊孩子,把本来接见外臣才用的大辂都扛出来了

    可见他对于这事儿,那是真上心了

    宫里的老人儿看着英武的弘治皇帝也都在暗自抹泪,咱陛下越发有太祖之像了啊!

    弘治皇帝之下,军部以虎头老国公为首站在了左侧

    内阁以刘健为首,下辖六部站在了右侧

    前方远远的,朱厚照、张小公爷及白昂等掸冠正衫

    刘瑾双手捧着那支旗纛,亦步亦随的跟在后面

    萧敬这个时候已然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对着他们昂首高声唱礼

    “陛下有旨!太子、张仑,登辇随陛下回京!!”

    卧槽!登辇啊!

    太子也就算了,张小公爷居然也有登辇的荣耀

    然而这还没算完,眼见萧敬笑眯眯的对着妙安、足利鹤拱手道

    “太后懿旨,妙安姑娘、鹤公主殿下入宫见驾!”

    好嘛!这回是连张小公爷的这俩,都跟着进宫了

    “皇后娘娘懿旨,嫣然姑娘入宫见驾!”

    一通旨意传下来,甚至连白昂都有赐乘车马入宫的荣耀了

    虽然跟乘辇还是有差别,可白昂还要求啥啊?!

    能乘车马入宫,这已经算是阁老宠臣的待遇了啊!

    还要啥自行车啊!

    这种场合,自然是要行礼谢恩

    熊孩子倒是有些忐忑,不断寻思着这些日子自己到底犯浑了几次

    那会儿在灾区来不及想,现在可得好好想想了

    这父皇自从练了拳脚之后,揍他下手可是越来越重了

    然而当他来到车辇,并在萧敬的引领下进入了车内后……

    一切的想法,皆戛然而止

    车厢很大,在新式钢架结构之下这个车厢甚至相当于一栋小型的屋子

    人在里面完全可以站起来,甚至一点儿也不拥挤

    当熊孩子踏入了车内的时候,弘治皇帝抬手制止了他们的行礼

    这位威赫大明的皇帝,此时站起来显得有些艰难,微微的颤抖

    “我儿,长大了……”

    熊孩子就这么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这位父皇缓缓的走到自己的身边

    眼神对视中,熊孩子的眼眶开始泛红

    而弘治皇帝的这句话,直接让这孩子眼眶一下湿润了

    “莫哭!莫哭!”

    弘治皇帝说着,自己倒是眼眶也红了:“黑了,也瘦了……”

    “我儿受苦了!莫哭……”

    弘治皇帝说着,自己倒是眼眶也跟着湿润了起来

    年近不惑,膝下只有这么一子

    说不心疼,那是假话

    拉着朱厚照的手,弘治皇帝嘴唇都在颤抖

    从前虽然熊孩子习武亦有些许老茧,可后来泡药水都没了

    如今,那双手上却满是口子

    手心、手背,便是看着都让人生疼

    上面粗糙的痕迹,无声的说明他经历了什么

    熊孩子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么近的距离去看自己的父亲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当这么细看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这位年近不惑的父亲鬓角已然染白……

    那眉宇间的皱纹愈加明显,曾经年幼时高大的身影……

    如今竟然有些佝偻,不知不觉自己竟然比父亲都高了

    未及不惑,却已双鬓染白

    可想而知自己的这位父皇,这些年到底耗费了多少心力

    “父皇……”

    朱厚照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就往下掉

    倒是弘治皇帝毕竟登基十余年,控制情绪方面他做的比儿子更好

    摆了摆手,让儿子坐下

    然后这位皇帝竟然对着张小公爷,便是深深的一揖!

    “陛下!臣受不得此大礼啊!”

    张小公爷这是真吓得便是要跪下去,但却被弘治皇帝扶住了

    “这非朕对臣子行礼,乃一位父亲……对儿子老师的感激!”

    弘治皇帝双目凝视着张小公爷,拉着他便一把按到了椅子上

    平复了一下情绪,才摆手让萧敬上茶

    “趁着回宫,且与朕说说这灾情灾况、所见所闻”

    熊孩子还是有些没有平复过来,好在张小公爷这个时候平静下来了

    却见他低头想了想,把自己所知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和简报上的不同,张小公爷说的更加的细致、更加的明了

    洪水渐渐退去,所以现在灾区基本都进入到了灾后重建阶段

    同时还需要大面积的防疫,从古至今大灾后必然大疫

    好在张嫣然之前便考虑到这个情况,请调了太医院大量御医前往支援

    有着固定的汤方、大量的石灰,当是不成问题的

    借此机会大量的回收土地,并将灾民安置到草原上去也是既定方略

    目前来看这个方略执行的不错,至少草原上多个城池已然修了起来

    且开垦了大量的土地,来年收成起来就能好转

    一部分的灾民则是被安置到了山海关外,四省的灾民人数可不少

    还有很多的隐户,这回也彻底藏不住了

    一下子冒出来,弘治皇帝都吓了一跳

    且尔娘之!没成想朕治下,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口藏着!

    无怪乎清查户籍,居然发现现今丁口比洪武年间还少、耕地更少

    朕还疑惑了,这没战乱、没常年大灾的

    丁口都到何处去了?!

    仅仅是四省此番清查出来的隐户,就让户籍册上登记的丁口足足多了二成!

    这什么概念啊?!

    其他各行省的隐户呢?!又得有多少?!

    尤其江南地区,不少隐户是乘船来去根本就不事生产

    这些人更难统计,且江南发展多年丁口比之北方更多

    “……如今四省九成以上之耕地,已然收归国库!人口分流之下,压力暂缓”

    张小公爷说着,顿了顿道:“只是水利一项,若再无专门部司打理……”

    “恐怕将来,难保能如此次一般安稳过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