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垂死挣扎不惜命,狗急跳墙亦凶猛(下)
    病阎王到底是帮谁做事儿,没有人敢问

    但能拿出这么一笔钱的,必然不是无名之辈就是了

    能在这绿林上,历经多年未倒、还能在今日聚于此的

    那都是江湖路上的老鸟,都知道不该问的别多问这个原则

    同样他们也知道,今儿这金子他们是收也得收

    不收……也得收!

    病阎王拿出来了,自然是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不收的,那就不是一路人

    其他人会帮你收,顺便把你的妻儿老小、整个山寨一并收了

    “咣当~!”二里山当家的八臂闹海碧眼豹周刚周传雄一下子站起来,恶狠狠的望着病阎王

    却见他面上那蜷起的虬髯,似乎都带着主人家的一丝怒气

    “病阎王!您也是成名多年的前辈了,您给某一句实话!这一趟活儿……”

    周刚顿了顿,扫了一眼那些贪婪的眼神

    道:“是不是就算是成了,我等也是难以活命?!”

    这话一说,顿时其他人都望了过来

    病阎王耷拉着眼皮,不徐不缓悠悠的道

    “都是刀口上找饭吃的,一分的价钱一分的买卖”

    眼见病阎王声音悠长,听着又有些飘渺

    “出得起这价钱的,一则诸位兄弟值这个价儿!二则,这份活儿值这个价儿”

    扫了一眼这些个汉子,病阎王耷拉着眼皮儿继续道

    “至于说做完后能否活命,这谁敢保证?!”

    病阎王指着那些个金子,幽幽的道:“毕竟能出这笔金子的,你们觉着这活儿好做?!”

    “做完了,谁自个儿得瑟出去丢了命……那还需怪某咯?!”

    下面的这些个汉子们不吱声了,出得起大价钱的必然是卖命的活儿

    卖命有很多种,但对他们都用上了这个价格

    那说明,他们能活下来的几率不大

    病阎王能够让他们先行将这些金子送回去,实际上就是天大的人请了

    他之所以能够召集到这些个混不吝们到此,与他会面

    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在绿林上的名声

    病阎王,这名号就是信誉

    曾经随他一趟活儿的兄弟身死,他默默的给那兄弟家里买了三百亩好地

    把试图谋夺他兄弟家产的几个族中长辈,直接砍了脑袋

    基本那些人随着他一趟干活儿的兄弟,即便是身死家里也得不少他的照拂

    自从八年前他突然消失,所有人还叹息

    觉着这病阎王可惜了,绿林道上难得有这般人物

    没想到的是,他再次出现了……

    “莫说诸位了,便是某的性命能存与否都是两说”

    病阎王咳嗽了两声,脸色愈加苍白

    “能与诸位兄弟说的,是:冲,我病阎王在前!撤,我病阎王在后!”

    “生或死,凭天意罢!”

    在场的这些个汉子们互相看了看,却见有人默默的上前

    然后拿起几块金砖,便转身回去

    病阎王说好的,出十人便一块金砖

    各自能出多少人,那便拿上几块

    有人领头了,那么下面的自然跟上

    那堆积如山的金子,很快的便被瓜分的一干二净

    “好了!且着人送回去罢!”

    病阎王看着他们,道:“某给诸位建议,或者往鞑靼、或者往安南”

    “总之,不要留在大明内便是”

    这话说的,在场的诸人不由得一惊

    可这会儿,他们都回不了头了

    让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着人将金子押送回去的同时

    病阎王开始让他们一并出发!

    整座山寨,都被抛掉了

    没有人知道要去哪儿,他们只知道这一回……九死一生

    庄子内,车厢阵被“咔咔咔~”的组件了起来

    一门门小型的火炮被推出来,跺口上的火枪被架起

    所有的军卒开始默默的检查铠甲、战刀,还有火枪、弹药

    “咔咔咔……”几个调查局的好手,把上好了弓弦的手弩带上

    一人带了两把,随后开始检查长刀、火枪

    张小公爷在闭目养神,摆在他大腿上的乃是弘治皇帝新赐下的绣春刀

    编号为“天字第叁号”,据闻第壹号在陛下的手里

    第贰号,则是预备给太子的佩刀

    而作为第三号的佩刀,在张小公爷的手里

    足以见弘治皇帝,对于他的信重

    新制的绣春刀,不仅所用材质更好、弧度更有利于劈砍

    还兼顾了刺,刀柄末端做钝的莲花花骨朵不仅是装饰

    翻转过来,可用于破甲

    夜色渐浓了,张小公爷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倒是边上的熊孩子,此时却冷静的吓人

    他如今双目炯炯,抿着嘴唇却安静异常

    “不紧张?!”

    张小公爷对着熊孩子笑了笑,熊孩子闻言转过头来

    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说不紧张是假话,但……终究是可以真刀真枪的打一场了!”

    玉螭虎望着他,轻声道

    “一会儿跟在我身后,多杀几个!见见血,是挺好的”

    没真正厮杀过的帝王,和真正厮杀起来的帝王是差距极大的

    并不是说杀伐起家的帝王就一定很强,但至少他们知道如何应对沙场

    三更时分,身着夜行衣的汉子趁着夜色缓缓的向着这处庄子摸来

    为首的一人,带着灰色的头套

    那双灰白的眼眸,无声的释放着冰寒

    惨白的月光下,无数的灰色身影一如潮水一般缓缓的向着庄子挪进

    空气中开始弥漫开了一股煞气,似乎这庄子附近的夜枭都被其所惊慑

    竟然没有丝毫的生息

    那庄子更像是无人居住一般,只有两只气死风灯散着黯淡昏黄的光

    “杀!”

    一声令下,无数的灰色身影猛然“呼啦~”起身向着庄子杀去!

    在五十米,甚至更近的二十米之下

    想要悄悄的摸到人家阵地上,那几乎只有影视剧才可能发生

    真正的战场上,能够摸到敌方五十米左右的距离那已经是精锐了

    “嗵嗵嗵……轰!轰!轰!!”

    然而,一瞬间庄子内火光冲天!

    剧烈的轰鸣声炸响,那庄子寨墙上亮起火把!

    “冲过去!”那灰白眼眸的汉子声竭力嘶的嚎叫着

    厮杀,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