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庄前血战犹正酣,血流漂杵映灰白(上)
    冲的过去么?!

    答案,是否定的

    “嗵嗵嗵……轰!轰!轰!!”

    第一轮的火炮和火枪之下,冲在最前方的数百人一瞬间就跟被收割的麦子一样

    整片的人群飘溅着血花,凄厉的惨叫着轰然倒下

    因为知道是要对付集群冲锋,所以庄子内的炮兵一开始采用的就是开花弹

    开花弹的弹头,用的是砂芯钢壳

    整个炸开后,内里的砂芯如同子弹一样炸开覆盖方圆数尺

    爆开的钢壳儿,如同收割的镰刀一般扫过人群……

    “咔嚓~”那人群中的几个倒霉蛋,被飞旋的破片直接将腹腔这个轰开了

    那薄薄的铠甲根本就挡不住这爆开的钢壳,破片在第一个瞬间便划破了他的肚子

    粉色的肠子“哗啦~”一下从腹腔中跌落,腥血从腹腔上喷溅而出

    这汉子发出了绝望而凄厉的惨叫,翻倒在地上捧着自己的肠子哀嚎着……

    “哔~!砰砰砰……”

    寨墙上的哨子声响起,第一排的悍卒退下装弹

    第二排的军卒补上,枪声再次炸响!

    锥头的枪弹很快的将扑上来的第二批人,再次割倒在地……

    这……是赤果果的屠杀,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屠杀

    “没有阵型、没有规划、不知主攻详攻……”

    玉螭虎站在了寨墙上,身边的是太子朱厚照

    看着下面的人群,玉螭虎轻声点评着:“他们不是来作战,是来送死”

    朱厚照如今脸色惨白,如此直面战争的残酷对于他来说是真的第一次

    硝烟弥漫中,粘连着的是滔天的血腥气息

    从寨墙望去视野极好,可以远远的看到那些凄厉而绝望惨叫的人群

    可以看到那些整条腿、半边身子,甚至腹腔被破片削开的绿林人士

    “这些不是主力,只是炮灰”

    玉螭虎淡淡的道:“诸王再蠢也知道,国朝大军不是这么冲就能够冲下来的”

    “他们是用这些人做炮灰,消耗掉我们的弹药、让我们的火器疲乏……”

    “最终,再用主力一锤定音!”

    玉螭虎说着,转过身来望着朱厚照

    一字一句的道:“这便是战争!”

    残酷的、血腥的、疯狂的,将作为人所有的恶都绽放出来的、最残酷的修罗场

    抬起手,看了看天色

    “距离天亮还有些时间,他们应该会不间断的进攻……直至天亮”

    玉螭虎的双眸微微眯起,轻声道:“正午之前他没有拿下我们,就输了”

    朱厚照点了点头,为了让对方放松警惕大军是布置在距离庄子约半日路程的地方

    毕竟大军移动的话,动静太大基本藏不住

    若是靠的太近了,他们则根本就不敢行动

    这是个危险的活儿,得保证让他们有足够的动力冒险

    但又得能扛住他们的进攻,至少得抵挡到大军将他们合围

    既不能让他们绝望撤离,也不能真让他们攻进来

    “砰砰砰……”

    枪声响起,前赴后继的第三批人哼都没哼出一声

    成片成片的如同麦草一般,被弹雨割倒在地上

    终于,潮水一般的进攻退去了

    张小公爷取出千里镜,看了一眼对面的情况

    低声道:“准备火炮罢!”

    弘治十四年骁骑级一寸半骑炮、弘治十五年骁骑级二寸野战炮,被缓缓的推了出来

    它们仅仅是在第一波的炮击中,亮过像

    随后便被再次放置起来,并用桐油冷却炮身

    如何保养火炮,国防军已经形成了一套既定的流程

    如今军械营造局铸造司的炮管,经过多次测试二百发内是安全的

    一旦超过二百发,将很容易炸膛

    于是炮手们除了开炮之外,还得每次都得计数

    达到两百发的炮管,则送回去重铸

    速射的情况下,仅能保证十发就必须停歇一刻钟

    每发炮弹之后,必须用桐油、猪鬃清理炮膛

    这一批的火炮,除了在铸造司内试炮之外还开过不到二十炮

    都是训练时候用的,所以还有极长的使用寿命

    “隆隆隆……”大地开始缓缓的震动,火把的弱光之下隐隐可见远处的敌人再次袭来!

    经历过火枪的洗礼,他们很快的找出了解决的办法

    那就是砍伐下树木,然后组成简易的巨盾树在前面

    巨盾的下面做了简易的车轮,甚至有些就钉在马车上当作挡板

    “倒是聪明了”

    玉螭虎笑了笑,若是从前国防军还真有些头疼

    可经历过之前数次的火器攻防战后,小型的、威力足够强大的火炮自然也被提上了日程

    骑炮,除了有霰弹之外还有……穿甲弹!

    “嗵嗵嗵……轰!轰!轰!!”

    炮弹飞旋着,撕裂了空气

    锥形的弹头在空气的摩擦下,被高温灼烧的通红

    在击中了那些临时巨盾的一刹那,整个盾牌直接炸开

    那盾牌后面的汉子们,甚至连惨叫声都被瞬间淹没

    死伤的比之前分散进攻,更加的惨重

    这次他们是一堆堆的人,直接蹲在巨盾后面

    结果巨盾被炸开,躲在后面的人根本就无从躲闪

    穿甲弹没有霰弹的爆破伤害,可炸开的巨盾造成的伤害丝毫不比霰弹差

    躲在巨盾后面的人又集中,几乎每一炮之下巨盾后都产生数十伤亡

    “哔~!!”

    一声哨声响起,残余的汉子们丢下了手中的巨盾如潮水一般退去

    那庄子外,能够看到的只有破碎的巨盾、被炸的支离破碎的尸首

    将死未死的汉子们,在庄子外低声凄嚎

    声音绝望而悲戚,但却无人过来管他们半分

    “三轮齐射而已,我还以为他们至少支撑到五轮”

    玉螭虎望着那些退去的汉子们,轻声道

    朱厚照的脸色并不好看,那些飘散的血腥味儿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一具具被炸烂的尸体,甚至距离他最近的不足三十步!

    玉螭虎倒是很惊讶,熊孩子到现在都没有吐出来算是不错了

    按说这等烈度的作战,那些炸的飞溅的手脚、喷溅的破碎内脏

    还有那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儿,别说新丁了

    便是一般老卒,恐怕也难受的紧

    “去吧!好歹是来了,开上几炮过过瘾也不错!”

    看着别人杀人,和亲手杀人这是不同的概念

    玉螭虎不希望熊孩子变得嗜杀,但见见血、亲手杀几个人是需要的

    这也是教育的一部分

    熊孩子倒是没有拒绝,点了点头便下去找了最近的一门炮

    甚至还亲手将桐油塞子塞入炮管里,再用猪鬃刷了一遍

    将标识着穿甲弹的炮弹塞入了炮膛,这才调整火炮向前瞄准

    “咔咔咔……”

    很快的,对方发动了第三波的进攻

    张小公爷倒是有些惊讶,这些人果然精锐啊!

    按说如此之大的伤亡,即便是能够鼓起勇气再战

    那也必然是经过一定时间的调整,再把士气鼓起来才能作战

    然而这些人,却连这个过程都省了

    看得出来,他们撤回去后便再次砍伐制作了这些巨盾

    这一次他们是分散开来,而且巨盾相隔之间还有着一群汉子跟着

    “有能人!”

    玉螭虎双目微微眯起,这已经有点儿步坦协同的意思了

    张小公爷不知道的是,对面那灰白色的眼眸冰冷的看着这里

    “最后一次强攻!若是拿不下,则你们也该上了!”

    在他身边的,是穿着老式大明铠甲的些许军汉

    所不同的是,这些军汉身上散发着的都是彪悍的气息

    “病阎王!这里现在不是你说的算!别忘了……”

    那灰白色的眼眸转过来,死鱼一般的眼神让这铠甲汉子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亦是这个时候,熊孩子的声音突然响起!

    “第一轮穿甲弹!第二轮霰弹!第三轮自由选择目标、炮弹!开始!!”

    玉螭虎笑了,熊孩子果然聪慧而敏锐

    很快的发现了对方这种作战方式的缺陷,我换炮弹不就完了!

    不过熊孩子肯定没有想到,这么做也会有缺陷

    那就是更换炮弹会需要更长的时间,而第三轮用什么炮弹还不好决定

    这就会造成一定的延迟,让对方有冲到庄子前面的机会

    “火枪手准备,刀盾手准备!”

    张小公爷补了两道命令,熊孩子闻言先是一愣

    随即对着张小公爷点了点头,他察觉到了自己的疏漏

    但现在不是要计较这些的时候,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将炮口瞄准了缓缓接近的巨盾,点燃了撚子!

    “嗵嗵嗵……轰!轰!轰!!”

    在最前面一排的巨盾阵,顿时被打的支离破碎

    然而这次他们并没有集中在一起,于是对他们造成的杀伤并不大

    熊孩子着急的看了一眼,毫不犹豫的换上了霰弹

    “嗵嗵嗵……轰!轰!轰!!”

    然而,霰弹打过去后这些人居然钻到了巨盾内去

    霰弹虽然将巨盾“轰隆~”击散,然而终究是没有杀伤到太多人

    此时,他们距离庄子已经到了百步的距离!

    “嗵嗵嗵……轰!轰!轰!!”

    第三轮的炮击,显得有些慌乱、稀稀拉拉

    甚至造成的杀伤,还没有第一轮炮击来的更大

    “火枪手!”

    张小公爷双目凝起,低声吼道

    “所有火炮换装破甲弹,目标:巨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