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逃出生天
    沙漠中心,离那处废墟几公里外的沙地内,唐七彩默默地站在师尊的身后,看着不远处的一对男女

    男的,只剩下一只手臂,切口入镜的伤口已经包扎起来,但依然能够看到斑斑血迹溢出,他的脸色也略显苍白,身体也有些虚弱,正无力地躺在那名长相不在自己之下的女人身上

    只是随着自己和师尊的到来,虚弱的男子眼中依旧爆射出了两道夺目的精光

    “你不会认为你现在还是我的对手吧……”看到男子警惕的目光,酒和尚淡淡笑道

    “你想怎样?”

    男子自然是西门青峦,并没有因为不是酒和尚的话就放松警惕,哪怕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全盛时期,也绝不是这个怪和尚的对手

    “两个选择,一,我杀了你,带她回去做我的鼎炉,二,成为我的弟子……”酒和尚淡淡道

    西门青峦眉头一皱,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位名震天下的大宗师会给自己这两个选择

    成为他的弟子?

    自己已经有了传承,怎么可能再拜他为师?

    可若是不答应,他倒是不怕死,却绝不想看着牟莎成为他的鼎炉,哪怕他并没有修行过双—修之法,也知道鼎炉代表着什么

    面对一位大宗师境界的存在,以两人的修为,就算想要自尽都是一种奢望

    “好,我答应你,不过需要放她离开!”

    西门青峦只是犹豫了片刻,就做出了决定

    牟莎愣了愣,看了看酒和尚身后的唐七彩,她多少猜到了西门青峦一旦成为了这个怪和尚的弟子,会和这个女人发生什么

    之前在她和那几位气境宗师双—修的场景,她可是清楚的知道

    内心深处,她当然不愿意西门青峦做出这样的事情,但她也明白,西门青峦做出这个决定是为了自己

    而她,同样不想西门青峦死在这里

    无助,绝望,痛苦,各种情绪缠绕心头,可她却连表现的这些情绪的资格都没有,一切都因为她太弱

    即便,  她已经踏入了先天九境!“可以!”

    酒和尚扫了一眼风采照人的牟莎,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一道微妙的气息自废墟的方向传来,酒和尚的眉头微微一挑,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走吧!”

    没有再多说废话,酒和尚转身就走

    唐七彩默默跟在身后,西门青峦却也没有跟牟莎多说一句,只是深深地忘了她一眼,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牟莎的眼中溢出了晶莹的泪花

    她知道,尽管西门青峦从来没对她有过好脸色,但他是爱着自己的,否则以他的高傲,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默默得压下了心中的悲痛,牟莎转身就走,她要第一时间赶回去,将这里的一切告知师尊,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从一位大宗师的手中救出西门青峦,那也只可能是师尊

    此时此刻,叶修还在拼命的狂奔,足足奔出了好几公里,体内那股要将他撑爆的感觉这才好一点

    只是当他回头望去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那位恐怖的大宗师,叶修有些诧异,却也不敢停下,又足足奔跑了几公里,确认那位大宗师的确没有追来的时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只是心中的疑惑却更加的浓烈

    从酒和尚的忽然到来来看,他应该也是为了自己身上的那块血玉,以他的实力,没理由放过自己

    难道是他和夏启交战,也受了伤?

    叶修不知道酒和尚为何没有追杀自己,但至少这一刻,自己暂时安全了

    缓缓停下了脚步,又连续折转了几个方向,叶修最终来到了一个土丘的后面,确认四周的确  没有任何动静后,叶修将自己整个人埋在了黄沙之中

    连续辟出了数剑,他体内的那股能量才宣泄了一些,但毕竟是七百年份的龙纹草,里面所蕴含能量实在太大

    这里又地处沙漠,可没有寒潭那样的环境帮助他压制这股能量,他必须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压制这股能量

    也亏得他的体质提升了不少,换成当初的体质,恐怕在服下龙纹草的那一刹那就已经爆体而亡

    叶修盘腿坐在黄沙之中,不断的运起心法,吸收龙纹草的药力,可整个人都感觉在油锅中煎熬一样,若不是他的意志力格外惊人,  恐怕早就晕厥了过去,一旦晕厥,最终的结果依旧是爆体而亡

    这个时候,那片废墟之中,白衣女子早已经离去,只留下夏启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此刻的他还在消化女子传授给他的那套锻体之法

    那是巫神教最强的锻体之法,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修炼这等功法

    足足过了好久,他才将这道心法彻底计入脑海

    轻轻叹息了一声,夏启睁开了双眼,看了看一片废墟的古城,选定了一个方向,大步离去

    主人说了,让他以后就跟随在少主的身边,而那篇锻体心法也要一字不差交给少主,至于少主是否要修行,选择全在少主

    至于主人的去向,夏启却不敢多问

    次日清晨,灼热的阳光挥洒在沙漠之中

    这片成为废墟的古城深处,忽然伸出了一只手臂

    全身伤痕累累的花如媚自废墟中钻了出来

    和她一起钻出来的还有杨大花,至于王春嘟,却被两人联手拉了出来,本就失血过多的她再一次昏迷了过去

    看着周围空空荡荡地废墟,花如媚和杨大花的脸上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特别是花如媚,身为一名先天武者,她清楚的明白要造成这样的破坏需要多强的力量

    元境宗师根本办不到,颠境宗师恐怕也很难,很可能是那强悍的止境宗师

    只是整个宁州,除了九泉观的那位,还没有一个止境宗师

    难道真是那位出手?

    若真是如此,恐怕叶修也已经身死道消!一想到叶修很可能已经死去,本该松口气的花如媚却莫名地觉得有些伤感

    她是烈风门的门人,按理说叶修是烈风门的仇人,可她却对这个天赋极佳的少年兴不起半点仇怨

    哪怕他曾杀死了童山,哪怕烈风门的众多门人也因他而死,但想到了这一路叶修对自己的  照顾,她却怎么都兴不起半点仇恨,她心里明白,若是叶修真要杀她,她早死了

    “走吧,我们得立即离开这里!”

    看了一眼这名跟随叶修一起前来的女人,花如媚叹息了一声,连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要放过这个和叶修一起来的女人,或许,是因为不想路上太过的孤独,或许,是报答那个年轻男子的不杀之恩?

    杨大花也似乎想到了什么,眼见花如媚没有对付自己和王春嘟的意思,心里松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背起昏迷的王春嘟,跟在了花如媚的身后

    她心里清楚,自己和王春嘟能否活命,全在这个女人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