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度侵蚀者》正文 第327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拳轰碎白浪心脉,蒙面黑衣人保持安全距离,驻足等待之前他暗中旁观,便知晓此獠诡计多端

    此时莎尔芙发出愤怒尖叫声,但他并未理会,而是死死盯着白浪,直到气息真的衰退、心跳停止、生机开始消散后,才上前从他身上取走那只母蛊

    血之链激发!

    血条清零的白浪突然诈尸,睁开双眼,‘不死者’称号联动血疗第二奥义,明明已经没了生命征兆,却诡异的笑了起来

    黑衣人瞳孔剧烈收缩,露出震惊的眼神,三观隐隐发出破裂声响

    血疗所衍生第二奥义‘血之链’,本质是‘横炼+波纹+血疗’三大根基,与‘不死者、幕后黑手’两个称号共同作用下的综合产物

    只是被归入‘血疗’名下,更深层却代表他的超凡体质是白浪这具血牛之躯生机过于庞大,体内气血储量、生命力超出正常契约者标准,不得不额外凝聚一个独立的‘小号血条’,所形成第二条命,备用血库+生机充电宝

    在白浪的理解中,就是纲手‘阴封印’的简化版,大约存了1/3条命

    这个奥义刚开发出来,仍处于初期,远未完善,不等同于半条命却可以在他归西刹那,以‘不死者’强行锁一丝血皮,切换血之链续航,重新灌注血条,瞬间恢复一部分生命,再战江湖

    此外,血之链还可以用来日常施展血疗术、日常透支燃烧生命暴走、转化气血之力,或者拿来炼精化气转化真气

    白浪实力诈死骗过对方,心脏彻底报废,默默续命等待时机一朝暴起出手,右拳重重轰在黑衣人腹部,雷音震荡横扫五内,同时大声喝骂:“无耻狗贼,藏头露尾,卑鄙下流,竟敢暗中偷袭?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连串理直气壮的怒骂豪情万丈,夹杂着狂嗥技巧,骂的对方心神一滞,究竟谁才是真无耻?同时肘底发力,左手轻握拳,沿中线快速打出,一字一拳,又快又急,寸劲发力,左右连环,日字冲拳,强行凝聚暗劲打入体内,冲击护体真气

    黑衣人身体巨震,一式鹰爪向他锁喉,白浪瞬间变招,上身一抖一摆一振,整合半边身体劲力,右臂一记直拳正中对方洗胸膛,将他打的倒退

    “走你!给爹捡回来!”

    逼退对方,白浪瞬间取出那只母蛊,毫不犹豫指尖飞甩

    黑衣人深深看了他一眼,二话不说掉头向月下飞射的蛊虫追去白浪五指成抓,刺进身边一块坚石中关节弯曲用力,抠下一块,以傻芙芙暗杀自己的方式,朝着黑衣人后背打去,干扰他夺取蛊虫,也是在示威

    月色模糊视线难辨,对方为得剑蛊,不敢随意闪躲变向,硬受一下,最终得偿所愿,不再停留,消失在林中,没有回头报复

    而白浪再撑不住,脸色瞬间惨败他的心脉被诊断,维持心跳的赤虫也被击杀,血之链再神奇,也不能让一具失去心跳的身体正常存活下去,顶天将‘趁热’的时间再延长几分钟

    “我……”话音未落,白浪轰然倒下

    真狗带的瞬间,他听见了傻芙芙愤怒的‘呀呀呀!’

    ……

    【你经历了一场格外顽强的死亡,ibm粒子+30】

    “不尿死!”?(;′Д`?)……“不尿死!”

    当白浪苏醒时,是被莎尔芙抱在怀中摇醒的此刻小使魔紧紧搂着他的头,嚎啕大哭,脖子被掰成一个诡异角度,呼吸困难吃力

    “芙芙,停下来,脖子痛”

    “嗯?(?Д?三?Д?)”

    傻fufu一惊,连忙左右张望,最终发现白浪复活后,‘哇!’的扑倒他怀里,大哭起来箭头小尾巴激动的刺入他体内,又拔出来,再插进去,发泄着不安

    重铸之后,他感到身体格外轻快,心跳有力,呼吸顺畅,双眼明亮,视野清晰蛊改造带来的额外强化与真气统统消失

    一笔强大的力量被抹消,但是身体又恢复到那种变化随心的地步,让他发自心底的舒畅与心安

    蛊虫强化固然快捷高效,却有种异物寄生感,令精神洁癖感到不适‘卵蛊’尚不明显,但是‘虫蛊’与妖化经脉结合后,侵蚀血肉在经脉中扩张蔓延的滋味,就像陌生触手在体内穿梭,让已经习惯彻底掌控肉身,时刻保持入微的白浪很不自在

    扭头看去,身侧有团扭曲成球的肉块,他一眼认出这是赤蛊在重铸时被ibm粒子当成异物排出体外随即点了把火,将这东西给烧掉

    起身后,白浪发现伤口全部消失,但自己脸上身上全是血迹,衣衫褴褛都是缺口傻fufu已经停止哭泣,紧紧抱住大腿,也不嫌脏,用尾巴缠住自己手腕,正在擦眼泪,鼻子在呼吸时一抽一抽

    忽然,她双手捧起一张石鬼面,递给白浪:“石龟龟!”

    “嗯?怎么在你哪里?”

    傻芙芙歪头,表示听不明白接着指指他重铸时的地面:“辣捡的”

    “死亡掉落吗?”白浪看着石鬼面,表情有些凝重

    重铸会随机掉落装备他很清楚,但随着他实力提升、家底变厚后,这种无规律掉落渐渐显出隐患会不受他控制的,掉落珍贵装备,而且频率并不低他使用越频繁的装备,出场率越高

    无论嗜血者、睡眠者、电疗者,还是石鬼面……都是不可接受的损失更何况邪能图腾这类稀有的核心装备

    如果在安全区域,由他自己主导的重铸,倒没什么掉落后就在身边,及时收回即可然而今夜这种不可抗力的死战,尤其为保证傻fufu安全,不在身边远离自己,一旦狗带,石鬼面很可能就会遗失

    被人捡尸,被战斗波及损坏,被人守尸+连环捡尸,重铸后来不及回收就陷入新战斗……可能性太多了但将主战装备全部交给莎尔芙保管?同样不合理

    这时傻芙芙又拉扯白浪,指向林家三口的方向:“绑架┐(?~?)┌”

    白浪活动身体,赶过去后,发现地面一片狼藉,有战斗过的痕迹,以及几处血迹此刻林平之昏迷,躺在地上而他父母却消失不见,只剩林震南一只断臂

    “有人袭击你们?”

    莎尔芙点头:“大饿人”

    “什么样子?”

    “龟龟!ヽ(?Д?)?”傻fufu张开胳膊比划起来,发现自己说不清,就用脑后插管共享了记忆画面另一个偷袭者并不是乌龟,而是一个驼子

    他身躯佝偻,相貌丑陋,后背是一个罗锅在黑衣人突袭自己,并将自己重创后,终于按捺不住,选择向林家三人出手莎尔芙原本在远程帮助(击杀)自己,面对袭击者,尖叫蹲防

    原本木驼峰想要掳走林氏夫妇,但看到莎尔芙后,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恶向胆边生想要袭击她,突下杀手

    危难之际,林平之不自量力扑上来保护莎尔芙,被一脚踢伤而傻芙芙也愤怒了,尾巴不受控制的飞甩,犀利的切断他两根手指,并且蹲着移动,将林平之拖进护罩中

    随即白浪诈尸,击退黑衣人,他不敢停留,就掳走林氏夫妇,舍弃了危险的小萝莉

    白浪浏览完记忆,心中感叹原著的力量真强大那么刚刚的黑衣人,他有八成把握,那是君子剑岳不群

    真是卑鄙,不仅偷袭,居然还不用剑!不行,这个仇一定要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