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郑家被灭
    叶不凡对于这些小喽啰也没有理会,驱散之后也就算了

    他拿起手中的粒子枪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没想到这东西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强,武圣阶强者的护体真气都防不住,以后找个机会对皇境强者试一试,看看有没有效果

    将粒子枪收进了储物戒指,他迈步向着郑世勋的别墅走去

    如今花满楼父女两个都被封住了穴道,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搞不准还会出什么样的危险,所以在走之前还是要把两个人放开

    别墅里面,花满楼父女两个你看我我看你,但谁都动不了

    花满楼已经动用了全部气力,试图通过真气将封住的穴道冲开

    可是他努力了多少次,不要说冲穴,就连半点真气都提不起来,整个丹田都仿佛被阴气冻结了一般

    最后一次失败,他彻底陷入了绝望,一脸愧疚的看着花如雨

    “女儿,是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害了你!”

    此刻他心中充满了悔恨,早知如此就不应该答应郑家的婚事,更不应该想着把女儿嫁入豪门

    “爸爸,你也不用自责,这就是我的命”花如雨说道,“刚刚好像有人来找郑家的麻烦,或许就能把我们救出去呢

    对了爸爸,我怎么听那个人说话像是小凡哥哥呢?会不会是他来救我们了?”

    “这怎么可能!”

    花满楼毫不犹豫的摇头,“这里可是郑家,四大家族之一,那小子就算知道你被抓到这里,也不会来救我们的,毕竟凭他一个人如何能够抗衡整个郑家

    况且郑家的名义是与我们联姻,他更不可能有救我们的理由”

    花如雨倔强的说道:“可是,我明明听着就是小凡哥哥的声音”

    “你这丫头还真是中邪了”花满楼再次摇头说道,“就算那小子来了又能怎么样?他可能是郑家老祖的对手吗?

    刚刚你也听到了,那个老东西已经达到了武圣后期的修为,更不要说那小子

    他才二十几岁的年纪,就算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最多也就是天阶罢了,遇到武圣阶强者也只有等死的份”

    “这……”

    听父亲这样一说,花如雨心中彻底陷入了绝望,甚至不希望叶不凡能够来救自己

    毕竟刚刚郑世勋的修为她可是亲眼所见,实在是太过霸道了,她不希望自己的小凡哥哥有任何危险

    “爸爸,你说的对,小凡哥哥一定不要来,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花如雨低估了一句,随后又问道,“那个老东西已经出去了有一会儿,到现在还没回来,会不会被来的那个人给杀掉了?”

    她现在巴不得郑世勋立即就死,那样自己也就不用被夺舍,想到自己的身体被这样一个老怪物给占据了,那种感觉比死了还要可怕

    “丫头,我知道你的想法,但这种可能实在是太低了

    那老鬼可是圣阶后期的强者,放眼整个华夏又有几个圣阶后期,更不要说小小的棒棒国了”

    说到最后花满楼再次叹了口气,显然对这个并不抱什么希望

    叶不凡来到别墅门前,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不由微微摇了摇头

    小丫头的心思他看得非常清楚,但自己如今可不想再惹上情债,伸手摸出一个幽冥卫的面具戴在脸上,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看到房门打开,父女二人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看到进来的不是郑世勋,而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不由都是微微一愣

    花满楼问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叶不凡也不说话,迈步走到二人身前,几指点出,将他们身上被封的穴道尽数解开

    花满楼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竟然真的被救了,惊的是眼前之人的修为,赫然也是武圣境界

    什么时候武圣这么多了,竟然随随便便就能遇到?

    花如雨却没想这么多,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人,虽然戴着面具,但是她还是有一种直觉,这人就是她的小凡哥哥

    “恩人,谢谢你救了我们父女,以后你就是我们华夏江浙花家的大恩人,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花满楼说完,赶忙拉着女儿深深的鞠了一躬,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之情

    叶不凡却是没有说话,他根本不指望对方能够感谢自己,事情已经了结,转身向门外走去

    花满楼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有理会自己

    “恩人,能否把大名告诉老夫,以后我们花家必然竭尽全力报答”

    花如雨紧盯着他的背影叫道:“小凡哥哥,是你吗?”

    叶不凡停驻的脚步,原本想一走了之,可如今花如雨已经怀疑自己的身份,总要给个说法,不然这小丫头一定会认为就是自己

    清了清嗓子,换了个声调说道:“在下华夏帝都叶不凡,赶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说完他一步踏出,直接离开了房间

    花如雨脸上露出一抹疑惑,难道自己看错了,对方不是小凡哥哥?

    花满楼却顾不了这么多,拉起女儿便向房间外跑去,如今他不知道郑世勋的结果如何,如果那老东西再跑回来,自己和女儿可就要完蛋了

    两个人来到房间外,却发现偌大的郑家庄园,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不远处的广场看起来极为惨烈,显而易见之前是发生过一场大战,

    从地上的沟沟壑壑,和四周的断壁残垣就能看得出来,这场战斗有多激烈

    两个人不敢有任何停留,直接冲出了郑家,可一直到他们平安离开也没有任何人阻拦,甚至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等回到之前居住的酒店,他们的心这才安稳了许多

    可随后心中又是万分疑惑,原本郑家何等繁华,上上下下至少要有数百人,可如今人都哪里去了?包括郑世勋也消失不见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从花满楼心中升起,难道说郑家被人给灭了?

    越想这个可能越大,如果郑家不被覆灭,那些人是不会消失的,郑世勋也不会放自己父女平安离开

    可是如果郑家真的被灭了,那是谁做的?难道是刚刚那个自称叶不凡的人?

    如果真是那样,这人能够凭借一己之力灭掉郑家,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正当他愣神儿的时候,花如雨再次说道:“父亲,我还是觉得那人就是小凡哥哥”

    “你这丫头还真是中了邪了,人家都说了他叫叶不凡,不是林不凡

    两个人虽然都叫不凡,但那修为可是天差地别,人家叶先生可是武圣级强者”

    想到这里他快速摸出了手机,拨通了江浙那边的电话,“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查一下,帝都叶不凡叶先生的资料”

    作为江浙第一大家族,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情报网,只不过之前注意力都在江浙地区,对于帝都关注的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