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方长盛的削耳之耻
    炽热的阳光照耀着山河小镇,某条街道被封禁起来,外围站满了百姓,议论纷纷

    林展鸿坐在屋檐上,抬起手臂遮挡着刺眼的阳光,他的神情有些落寞

    那美丽的容颜似乎依旧在眼前浮现着

    陈辰抬头看着林展鸿,轻声说道:“你和他们本来就不在一个世界,就不要奢望太多了”

    林展鸿低头看着他,说道:“我明白”

    陈辰微微摇头,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留在山河镇,留在林府,以一个客卿的身份”

    林展鸿沉默了片刻,微笑着说道:“武道世家,林家,也是时候走出山河镇了”

    ......

    午时的阳光很炽烈,远离山河小镇后,暑意又再度袭来

    李梦舟回忆着和白落的战斗,那将要破境的瞬间感触,让他颇有些惆怅

    他的脑海中开始浮现那一瞬间的点滴痕迹

    试图寻找到什么

    但显然,他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意识回归,他看到了那一双明亮而清澈的眼睛

    萧知南幽幽说道:“我本以为前往荒原的路上应该会很有趣,但现在看来,似乎很无趣”

    李梦舟说道:“山野里也有修行强者,只是轻易碰不到,早晚会有让你出剑的时候,其实除了打架外,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你要懂得享受”

    萧知南眯了一下眼睛,说道:“只懂得享受的人,是不可能变得更强的,只有不断经历战斗,面对生死,才能打破壁垒”

    李梦舟目视着前方,说道:“你会不会面临生死我不知道,但这一路上,我恐怕要经常出剑了”

    ......

    ......

    苍城

    何峥嵘望着那一双布满了阴戾的眼睛,神色平静的说道:“你想杀我?”

    他们已经在苍城逗留了数日,在即将启程离开前,何峥嵘到集市采办干粮,走出来时,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遇到了苍南山弟子,方长盛

    只有一只耳朵的方长盛

    每次见到何峥嵘,方长盛都会忆起削耳之耻,虽然距离到都城赴宴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但那种耻辱每日每夜都在折磨着他

    尤其在当初回到苍南山时,山门师兄弟那若有若无的嘲笑目光,更像是一根根刺深深扎进方长盛的心里,积怨已久的仇恨在这一刻遇到何峥嵘时,隐隐有了压制不住的趋势

    因为苍南山不敢跟离宫剑院作对,对于倪真淳的陨落以及他的削耳之耻,山门选择视而不见,这是让方长盛极度不甘心的事情

    他不觉得离宫剑院有什么了不起,苍南山现在也已经是五境宗门,为何要惧怕一群剑修?

    他想不明白这一点

    经过这段时间刻苦的修行,他也已经跨进了三境的巅峰,目的便是要向何峥嵘复仇    其实在离宫剑院的这些人刚刚来到苍城时,方长盛便已经注意到了,但因为他们多数时间都聚在一起,就算是分开,何峥嵘身边也有江子画在,方长盛一直在忍耐着,现在终于找到何峥嵘落单的时候,他立即便忍不住蹦了出来

    “你杀死了倪真淳师兄,现在又敢大摇大摆的走在苍城里,何峥嵘,你还真是胆子很大”

    何峥嵘神情很平淡地说道:“那又如何,我杀死倪真淳的时候,应该是在春末时节,既然你们苍南山没有什么动静,便继续保持就好,弱者选择了沉默,就不要试图再强硬起来,因为那么做的后果,可能是你们承受不了的”

    方长盛咬着牙说道:“何峥嵘,你要搞清楚一点,这里是苍城,是我苍南山的地界!你不要太嚣张了!”

    何峥嵘不屑的说道:“我有那个资本嚣张,但很可惜,你没有,便只能乖乖受着”

    何峥嵘的嚣张是一如既往的,正如他的年龄一般,他就在嚣张的时候,完全没有丝毫顾忌

    所谓童言无忌便也是这个意思,但何峥嵘显然是很刻意的

    方长盛阴沉着脸,厉声说道:“我早已不是在都城时候的我了,何峥嵘,削耳之恨,不共戴天,今日我便在这里削掉你两只耳朵!”

    何峥嵘掏了掏耳朵,说道:“你很有自信嘛,但注定结果会很不堪,我奉劝你多考虑考虑,否则我的剑一旦出鞘,便再没有回旋余地”

    方长盛冷哼道:“真正盲目自信的人是你才对,何峥嵘,你真是一个极其糟糕的家伙,若非登上了剑院这座高山,以你的性格,早就不知道被埋骨在何处了”

    何峥嵘最擅长的便是得罪人,因为他毫无顾虑,若非不是剑修,若非不是剑院弟子,他的确可能会很惨,但偏偏他背靠着离宫剑院,又有着一个护犊子的老师,一堆护犊子的师兄,他又何必畏畏缩缩?

    这是找不到地方说理的一件事情

    姜国禁止修行者在有百姓的城镇里大打出手,标准是比较大规模的破坏,寻常切磋倒是没有人去管,除非是迫不得已,得到许可的战斗,例如有山外人作祟,或是恶修针对城镇有什么阴谋,那么修行者们就可以就地解决

    何峥嵘和方长盛没有在集市外的街道上直接出手,而是径直出城去

    在他们狭路相逢之际,苍城里某一家客栈里面,欧阳胜雪等人聚在一起,商议着前进的路线

    “等何师弟采办好干粮后,我们便沿着这条路一直走,附近的几条路线,有其他队伍搜查,我们没必要多走一路,但周边相近的这些城镇,我们也需要驻足片刻,确保万无一失”

    江子画此刻有些犹豫的说道:“苍南山是新晋的五境宗门,按照道理来说,也应该参与这场行动,但根据这几日的观察,苍南山好像没有任何动作”

    各路队伍出发的时间不一致,而苍南山若是有派遣弟子下山,肯定有迹可循,但自开始启程的时间来算,苍南山一直以来都没有动静,就算是晚出发,也不至如此

    欧阳胜雪思忖了一下,说道:“虽然苍南山的事情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既然是统一行动,只是分属不同的路线,的确应该到苍南山上询问一下情况”

    叶瑾瑜他们都没有什么意见,只有江子画仿佛心事重重

    “你在想什么?”叶瑾瑜察觉到了江子画不对劲的地方

    江子画终是深吸一口气,说道:“有一件事情,我觉得应该说出来”

    欧阳胜雪有些困惑的看向江子画

    “何师弟曾经在蟠龙宴结束后,在城外杀死了苍南山弟子倪真淳,他们是发小,但关系很糟糕,何师弟的本意是要斩断心障,但我们现在就站在苍南山的地界,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针对何师弟做些什么”

    欧阳胜雪皱眉说道:“蟠龙宴是春末举行的,距离至今也有数月时间,苍南山若有行动早就有了,而且事关诛灭山外人的任务,苍南山不至于在这种情况下闹出乱子,莫要恶意揣测旁人的用心”

    按照常理,既然苍南山没有动作,就不可能在这时突然又有了动作,因为就算苍南山只是暂时的委曲求全,暗地里有着计划,但现在也不是最佳的时机,反而应该是最糟糕的,只要苍南山里不全是白痴,就不可能胡来

    这也只是江子画猜测的可能性,不能因此就直接去找苍南山的麻烦,至少欧阳胜雪做不到

    叶瑾瑜倒是若有所思的说道:“虽然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确实很小,但也不能不防,上苍南山走一趟是必然的”

    欧阳胜雪沉默了片刻,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何师弟,我亲自去苍南山走一趟”

    ......

    苍城外的山林里

    何峥嵘微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

    他手握大石剑

    目视着方长盛,轻声说道:“你跟倪真淳的关系貌似很好,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拿这件事情打幌子,但我绝不后悔杀死倪真淳,也不后悔削掉你的一只耳朵”

    山林里很寂静,唯有风吹枝叶的声音

    炽热的阳光洒落下来,地面被烘烤的稍微有些滚烫

    那轻微的风也是热浪滚滚,但是方长盛却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他下意识里摸了一下自己消失不见的右耳,被削掉耳朵的耻辱画面再度浮现在眼前,他恶狠狠地盯着何峥嵘,厉声说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他渐渐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是因为何峥嵘那张平淡至极的脸,好像是对他的又一重羞辱,他极尽抓狂

    提剑便朝着何峥嵘斩去

    热浪翻滚的风势席卷着

    何峥嵘的面色依旧平静,他咧开嘴巴,满是嘲讽的说道:“倪真淳被我一剑杀死,而你方长盛又算什么?就算你已经突破到三境的巅峰,但你别忘了,我是剑修!”

    “你对我拔剑,是你犯下的最大错误!”

    大石剑从剑鞘里脱离,剑鸣声渐渐明晰,山林里忽有翠鸟鸣啼,大风起兮,土石炸裂,大石剑意疯狂涌现,漫天的烟雾在瞬间席卷了整片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