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金刚伏魔阵
    这两颗舍利子是央宗从小既附在身上之物,岂肯轻易舍弃,当两颗舍利子刚有飞回琉璃宝瓶之势时,被一股力量又拉着往央宗飞去操纵宝瓶的万法寺老僧身上佛光一闪,全身浮现出淡淡金光,悬浮在身前的宝瓶立刻吸力大增,把舍利子又拉了回来

    ?舍利子就在这二人之间你争我夺虽然万法寺暂时没有收走舍利子,但这唯一能破围而出伤人的宝物已被克制,对央宗而言更添不利

    ?央宗在金刚伏魔阵中喝道:“是你们逼我杀人,休怪不得我!”

    ?一名老僧冷笑道:“困兽犹斗,到现在还敢出言恐吓,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央宗双眼放出两道红光,接着身上也泛起红光,人在阵中随着刀光披洒的同时,这红色光晕也越来越亮、越来越厚,直至骤然向四周狂涨而去央宗口中发出痛苦而尖厉的啸叫之声,金刚伏魔阵中狂风席卷,大片的红霞往四面八方扩展开去

    ?红霞肆虐之中,三十六颗佛珠和遮住顶部的钵盂之上灵光狂闪,连同那三十六名僧人也身子一震,不但无法向前跨出一步,反而身子颤抖,呈现不支之相

    ?妙天方丈合十道:“果真是暴虐非常,老衲不能袖手旁观,几位师弟也跟着出手吧”老和尚身子向前一迈步,已来到金刚伏魔阵的旁边,站在三十六僧人之前,其余几位老僧连同妙宏大师一起,各自站一方位四名老僧一就位,妙天方丈道:“我佛金刚经降妖伏魔、悟法成道,诸位师弟一起念诵”

    ?其余三僧也合十道:“金刚般若,如是我闻”

    ?几位高僧身上同时金光大放,端庄圣颜之相让人仰视,随着低沉梵音响起,金刚经缓缓而出,那一声声一句句的经文交织成一只无形举手,把呈现不稳之势的金刚伏魔阵又稳固了起来不但如此,那佛音梵唱如一面面震慑人心的巨鼓,让待在阵中的央宗两耳轰鸣、脑中剧痛,即便双手捂住亦无济于事

    ?此刻的金刚伏魔阵不但有三十六名毗卢僧施展佛珠围住央宗,更有一名万法寺老僧用琉璃宝瓶克制住舍利子,再加上通证等四名老僧加持金刚经,把此阵布置得铁桶一般

    ?央宗虽然还在阵中不停啸叫,但那席卷而开的红光却局限在金刚伏魔阵中,再也冲不出来在外念诵的几位老僧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如无意外,她绝难逃出升天,也不枉费了万法寺众僧千里迢迢而来

    ?而在远处,厮杀之声更是剧烈

    ?在众多敌手的围殴之下,陆凌天在人群之中左冲右突,那些跟随岳光祖而来的洞天福地的普通弟子已被杀得心惊胆战,全都散了开去,根本不敢当陆凌天一剑之威,现如今围住陆凌天不放的只有那些修为达到炼神期的洞天福地掌门或者长老但是人数虽少,却更危险

    ?岳光祖向着贾光南打了一个颜色,贾光南立刻会意,从战圈之中退出,趁着岳光祖缠住陆凌天的时候,地裂剑已施展而出小白脚下星光刚闪,陆凌天便已发觉,想走时却被岳光祖和崇妙真人、司马璜三人死死缠住,这是来袭众人之中除了玄春子外修为最高的三个,就算陆凌天如今已经施展了天煞经,亦不可能轻易从三人当中脱身眼见剑光即将穿出,陆凌天身子连晃,每晃一下便飞出一条人影,转眼四条颜色各异的人影冲出,且把陆凌天手中和剑匣之中的宝剑俱都抢了去,只剩下陆凌天双手空空的坐在小白上

    ?地上剑光向上飞起的同时,陆凌天手中符法施展,连人带兽化为一股狂风,在剑光之中险之又险的冲了出去岳光祖骂道:“臭小子居然还有这种手段”这是陆凌天从风堂主处学来的风隐术,岳光祖自然不识得

    ?四个真如化身一出现,立刻剑光四散的一通乱劈,鬼影和吕文通的两条真如化身亦已放出,二人身上颜色奇特,一条身影依旧是黑白之色,而另一条身影则如身穿了一件血衣一般,且煞气冲天刚才还大占优势岳光祖等人立刻压力倍增,大队人马慌忙之下竟然向后退却那嵩妙大师惊慌道:“这陆凌天竟然已如此厉害,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真身?”真如化身已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凭着大师的修为居然分不清那一个是真那一个是假,不过那四个也都不是假的,只不是血肉之躯罢了

    ?岳光祖喝道:“那坐在坐骑之上的定是真的,但有那四个化身相助,便是我们所有人一起上亦休想取了他的性命今日若不杀他,以后为害不小,诸位俱听本座吩咐,嵩妙道兄,你带着门下之人围攻那右边持剑之人,司马道兄你带着门下去围攻右边持剑之人,贾师弟,你带一半洞天福地之人围攻那穿黑白衣衫之人,玄春子道兄,你带余下的洞天福地之人围攻那穿红衣之人没有本座吩咐,谁都不得退后,擅自退却者定斩不赦!”岳光祖面色阴沉,口气严厉,显然不是说笑,他又接着道:“本座若连这小子都摆不平,又有何脸面来执掌我道门承继武连风,你带所有本门弟子,随本座杀那有坐骑之人”

    武连风从后面急飞而来,应道:“谨遵掌教法旨”那有坐骑的陆凌天不管是不是真身,如今双手空空,连剑都没有一柄,应该是极好对付之人,他杀陆凌天之心迫切,丝毫不小于岳光祖,提着宝剑向陆凌天杀来

    ?岳光祖不愧是高居上位之人,瞬间便布好了应战之法,四路人马对战四个真如化身,混战再次展开那四路中的三路,不管是崇妙大师还是司马璜、贾光南,个个奋勇当先,自己亲自出手缠住陆凌天化身,其余弟子在一旁夹攻,自然伤亡也少一些只有玄春子那一路,对战的正是身穿红色血衣的陆凌天,玄春子受命而来,骑着英招兽初时冲杀在前,但只交手一合便飞翔在空中,虽然穿梭来去,看上去在出力厮杀,其实上前与陆凌天化身交手的都是那些洞天福地之人,这些人修为穿差不齐,差的只是练气期的修为,好一些也不过是炼神初期,在陆凌天的剑下根本走不出几个回合,便或死或伤,倒下了一大片,但在岳光祖严令之下,谁也不敢退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