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煞王陨落
    木生火,火生土火海尚未消失,剑匣下方土黄色剑光扩散而出,一根巨大的粗糙石柱在火光之中轰然落下宝剑在小五行凌云剑阵中威力越来越大,从龙吞剑一开始只是剑雨,直至火岩剑火海汹涌,到如今最后一柄石剑时,五行叠加之力已是最大,这落下来的已不能称之为剑,连陨石雨都不是,而是一座山

    万钧之力,说到便到煞王想躲时已来不及,且自身尚在火海中没有脱困,那最后一剑便紧接着而来巨大的石柱落下时所带的威压让笼罩住煞王的火海往四面吹散,煞王冒烟突火般一抬头,正好瞧见砸落而下的最后一剑他也知此时是性命攸关时刻,狂吼一声,轮动钩镰刀往上劈去

    煞王的钩镰刀本是一件十分巨大的兵刃,少有人能够和他相比,但与压下来的石柱放一处,却是小巫见大巫煞王用尽了最大的力量,钩镰刀化为一道巨大的半月形刀光,切在石柱的底部

    当的一声巨响,二者之间火星直冒煞王双手巨震,虎口出血,险些把钩镰刀震得脱手而飞巨大的石柱并未被这一刀切碎,只是在底部多了一道刀痕,微微一缓,便再次轰然而落

    煞王露出绝望之色,他已劈不出第二刀,而楚申斗等人就算想来相救也来不及,只能把钩镰刀在身前一竖,刀柄杵地,钩镰刀的刀头对准下落的石柱,而自己则牢牢抓住刀杆只要钩镰刀足够坚韧,仗着手中神兵或许能躲过这夺命一击

    轰隆一声巨响,煞王连人带刀消失在漫天烟尘之中

    地面都被震得微微颤动了几下

    屹立在地上的石柱逐渐模糊,接着化为一道黄光飞向空中,呛啷一声插入剑匣之中五柄剑已全部收入展开来的剑匣之中,然后往当中一合,收拢成一具长方形的剑匣此刻的剑匣灵光已消失不见,又恢复成古朴陈旧模样,往旁边斜飞而去,稳稳的落入一人手中

    丰都城外寂静无声,那些役鬼堂弟子看向陆凌天的眼神如同见到了恶鬼一般,无人敢上前一步

    陆凌天缓缓把剑匣再次背在身后,这小五行剑阵威力不凡,但消耗的法力也十分巨大,便是这剑匣想再次激发此剑阵,也需要一段时间的温养烟尘尚未散去,陆凌天把身子一摇,分散在四周的四具真如化身飞了回来,纷纷没入体内场上再次变得干干净净

    陆凌天一步步往刚才煞王站立的地方走去,受最后一剑的一击,地面之上出现了一个大坑陆凌天一张手,往前一打,一道旋风卷起,朝烟尘处吹了过去,转眼就把那些烟尘一扫而空,露出里面大半截身子入土又双目紧闭的煞王来,他双手兀自抓着钩镰刀,但钩镰刀的刀杆却已弯曲的不成模样,只露出一个刀头还在地上煞王头上戴着一个金箍,金箍上有两个竖起的金角,如今也已折断成两截

    也许煞王自从学艺有成以来,就没有如今天这般狼狈过

    楚申斗催动开明兽急奔而来,在离着陆凌天数丈之地站住,说道:“陆师弟修为大成,真是可喜可贺,竟然连堂主都不是你的对手”

    陆凌天看了他一眼,冷冷道:“这又有什么好开心的,我下一个便要杀你”

    楚申斗尴尬一笑道:“陆师弟又在说笑了,我特来助你,你又怎么会恩将仇报待为兄亲自取了煞王的人头,替陆师弟出气”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来到双目紧闭的煞王身旁,抽出长剑,似乎真要来割化鬼王的脑袋楚申斗一弯腰,伸手一把抓住煞王的后领,用力向上一提,蓬的一声,把大半截身子深陷在土中的煞王给提了起来

    本已闭目昏迷的煞王突然睁眼,双足在开明兽的身上一蹬,已从周青的手中挣脱开来楚申斗长剑横削,剑光一闪,把煞王身后背着的大红葫芦给割了下来,然后一脚提出,喝道:“堂主快走!”

    煞王被楚申斗这一脚踢着向前摔出,身不由己的从陆凌天面前飞过陆凌天把手一抬,一道雷咒迅速出现在掌心,轰隆一声打出,正好劈在煞王的身上煞王发出一声惨叫,全身酸麻之下根本无法御空逃走,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陆凌天身形一晃,已来到煞王身旁,冷冷道:“你也有今日”腰间羊脂葫芦噗的一声射出四道颜色各异的鬼气,向着煞王魁梧高大的身躯席卷而去

    煞王也是精通役鬼法之人,见陆凌天没有用剑来杀自己,更没有用符法,而是用役鬼包裹住自己时,立刻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煞王明知将死,惨然大笑道:“小辈,你想要夺我鬼躯,成你一具真如化身,真是白日做梦本堂主早知将来会有恶鬼蚀身的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会落在你的手中”

    陆凌天役鬼所化鬼气蜂拥着往化鬼王的口、鼻、耳之中钻去,想夺取煞王的阴魂,并把之收入羊脂葫芦之中但当这些鬼气刚一进入时,煞王全身颤抖,额头所带金箍突然绽放出一道道的金光,接着一缕白色火焰从金箍上燃烧而起,煞王发出凄厉惨叫,白色火焰从他的头上烧起,又沿着身体往下燃烧火焰虽然不旺,甚至感觉不到一点点的灼热,但陆凌天却一眼就看出这火焰和自己曾经在丰都神宫之中见过的红莲业火十分相似,此火一旦烧起,根本不会熄灭,连神魂亦要被化为灰烬

    丰都城外寂静无声,那些役鬼堂弟子看向陆凌天的眼神如同见到了恶鬼一般,无人敢上前一步

    陆凌天大惊之下连忙召回缠绕在煞王身上的鬼气,当有一缕鬼气被那火焰沾染到一点时,陆凌天毫不犹豫的一剑飞出,把一缕鬼气切断,眼睁睁看着那一缕鬼气化为乌有

    煞王转眼间便全身火烧,在火焰之中挣扎他转向丰都神宫方向,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丰都神宫曾经是他崛起的地方,也是他叛离之地,而如今,更是他的葬身之地都说煞王无情冷酷,但如不是见了少司命一面,恐怕他依旧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巫鬼道低级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