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楼毁
    乾彼涳为人仗义,在随波逐流过程中也结识了不少海族伙伴g

    因为小时候海族经常被灌输五州有无限好美,灵丹妙药、香浓美食、锦衣华服、各种宝器,海里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所以等乾彼涳他们渐渐凝聚成一个小团体后,便开始向东莱边陆打秋风

    可是东莱边陆基本都是一些凡人地界,灵气稀薄不说,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能入他们眼

    于是在数次行动没什么收获后,乾彼涳就开始计划着让钱无莫、芮荷他们去东莱五宗入门做弟子,若能做到高层,便能为更多无家可归的海族谋上岸生路

    计划很成功,二人资质卓绝,很快被两宗收为弟子接下来,乾彼涳就准备让自己也进一宗,尽快摆脱这种居无定所的日子

    然而就在此时,他遇到了阿青

    阿青是东海广迦族之后,天生神魂强悍,驭兽能力前无古人,本来计划好登陆的乾彼涳这时犯难了

    因为那是阿青才五岁,实在是太小了她能活着让乾彼涳遇到,不可不说是奇迹

    她虽然天赋异禀驭兽能力卓绝,但是五岁小童只会下意识的进行驭兽,总归是有疲惫的时候若是疲惫时遇到危险,等待她将是十死无生

    所以乾彼涳将自己登陆的计划搁置,留在了州中海这样照顾了阿青十数年,直到她的驭兽能力能正面击败自己,才继续开展他的登陆大计

    十年时间匆匆而过,他选好的那个身份早已不能再用,于是他便在州中海附近寻找合适人选,以便取而代之

    多年来,乾彼涳看见很多合适的人选,但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成功

    直到二十多年前,他在樊业山看见了云京岁

    初见云京岁时,乾彼涳着实吓了一跳,因为云京岁和他长的实在太像了他心里自然而然的感觉此人就是自己“登陆”最好人选

    当时的云京岁身受重伤,身后还有一个女修御器狂袭最后云京岁被那女修追上,一棒打落悬崖

    乾彼涳见状暗呼天助我也!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他立刻游往云京岁坠落之处,准备将他击毙,然后取而代之

    杀人什么的,手到擒来

    不过他没动手,因为当他找到云京岁的时候,云京岁已经死了

    就这样乾彼涳顺理成章来到玉剑书庄,成了绝天峰内门执法堂长老

    因为云京岁修炼的是《水玄宝经》,本就与水有关,乾彼涳很快适应过来只是待人处事方便他很怕出错被人看出端倪,所以在玉剑书庄的这些年,除了必要活动和任务,他一直深居简出,尽量不和人接触,不做让人怀疑的事

    就连他和其他海族的联系,也是布置了一个又一个的禁制法阵后,才取出玉简读取

    沐雨晴听到这里有点疑惑,因为她之前一直是易容行走天下,所以她知道如果一个人与之前的行为判如两人的话,很容易被人怀疑

    难道这个乾彼涳几十年来都没被人怀疑过?

    乾彼涳是个幸运儿

    他自己也很清楚这里的原因,他幸运就幸运在有云若泷这么个“女儿”,因为云若泷当年遭遇,导致他整个人黯然神伤,甚至性情大变也是有可能的

    这也让许多人背后议论他的同时,对他的行为顺理成章的进行了脑补

    世事难料,花寻风点点头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真是无巧不成书

    云若泷曾经告诉过他,云京岁在她中咒后去求过解星楼,解星楼也同意帮他炼制,但几味灵药却是需要他自己提供

    云京岁应该就是去樊业山寻找灵药,才遇到如此变故

    花寻风心中唏嘘,口中道:“既然你承了云长老的情,为何又不同意云若泷和墨如雨的婚事?”

    乾彼涳叹了口气道:“云若泷毕竟是云京岁女儿,哪有不了解女儿的父亲?这些年我对她不闻不问,就是怕她看出端倪来”

    “你们说,若是我同意他们成为道侣,他们心怀感激,时不时的来绝天峰找我,岂不坏事?”

    “我不想有任何风险”

    “你这......”花寻风嘴角抽动,竟无言以对

    消化了一下乾彼涳所言,花寻风拍了拍乾彼涳的肩膀说道:“我可以保证他们成为道侣后不会来烦你回万天峰后我会给他们举办双休大典,到时候你过来露个脸,我承你这情日后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来万天峰找我、找龙叔、找龙海棠都行,如何?”

    乾彼涳相信展天涯和龙海棠,但不代表他就会相信花寻风,因为海族、修士不共戴天的思想已经传承数万年,根深蒂固

    他刚想开口反对,只见展天涯起身站在花寻风身后目光直视自己,龙海棠也同样如此如此阵势下,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花寻风带着三人离开绝天峰,云若泷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他要抓紧继续他的修炼大事

    栾友山、商如闲他们一直有发玉简讯息和他联系,西海科蒙已经开始对两州动手北古、南麓两州西岸出现了许多不明身份且实力高深的散修,一些小势力已经逐个被蚕食

    西海科蒙动作之快,让花寻风暗暗焦急

    奉天峰那边怎么还没动静!莫笙谷该不会是跟自己置气而对此不闻不问吧

    心思烦乱,花寻风想着他是不是要找个机会再去和向安说一说,事关五州命运,让他们务必重视处理

    万天峰,金顶首座道场

    原本华丽磅礴的东厢楼阁,如今断壁残垣成为废墟

    几个始作俑者在旁边一脸轻松,还有说有笑,丝毫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一峰金顶乃是首座颜面所在,这些外宗修士不经过通传私自闯入,已是对首座极为不敬;他们竟还在庄严肃穆的首座道场上肆意破坏,置万天峰颜面何地?置书庄颜面何地!

    左月琼怒不可遏,云若泷和墨如雨也是怒意冲天,但还是极力将左月琼抓在手中

    因为这几人最低境界也是塑神中期,而他们这边最厉害的云若泷,只是塑神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