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老祖宗有句古话
    不对?

    没错,他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

    陆泽的表情太过于平静了,就像在喝凉白开那么平淡

    莫非陆泽还有什么底牌?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已经发动了禁术

    无论陆泽有何自信,都将会面临他人生中最无解的对决

    丝丝细纹自柳生天庆皮肤上泛起,而后猛然化作激光一般的笔直细线,猛然刺入陆泽体内

    两人手臂握着手臂

    柳生天庆全身上下都在蠕动,就像有一道虚影要挣脱皮囊,投向陆泽身躯

    柳生天庆,这名资历深厚的霓虹剑圣,骤然发动【生魂湮灭】禁术,对他生命力消耗极大

    此刻他虽然有些虚弱,但脸上却露出了满足

    “若今日不杀你,你必将是下一个十年的炎黄武道领军者,所以……”

    柳生天庆喘息了一声,笑声越来越大,“我必将扼杀你于此地”

    “是吗?”

    陆泽淡漠的脸上同样浮起微笑,“那我要好好恭喜你了”

    柳生天庆满眼讥讽,心念控制中,他高达5400单位的星源细胞猛的燃烧

    这一刻如果仪器监测,那便能看到柳生天庆的战斗力数值正在如瀑布般锐减

    然后,在他无孔不入的感知中

    已经完成对接的星源通道中,陆泽的细胞在同步燃烧

    滋

    他能够感受到一单位星源细胞的燃灭

    生魂湮灭禁术发动的如此顺利,让他不由心情大好

    正欲开口间,他不经意的探查了一下,然后……

    眼睛猛然瞪圆!

    唯我独尊的柳生天庆,此刻第一次感觉到背后汗毛竖起

    因为他感受到了当自己一枚星源细胞燃尽消融的那一刻,对方同步对接的细胞依然强韧,厚重

    没有丝毫枯萎凋零的迹象

    陆泽甚至眨动着明亮的眸子看向柳生天庆,问道:“怎么了?”

    “你怎么会还有底力!我已入10星烈风之境,我的生魂湮灭怎么会先行湮灭了自己!”

    柳生天庆的声音中透着不可置信

    “很简答,只需要将单位密度超越你就可以了”

    陆泽双手锁定着对手双臂,声音轻轻

    柳生天庆愣住,然后他看到陆泽对视着近在咫尺的自己,嘴唇轻吐二字:“焚烧”

    双瞳之中凤凰虚影乍现

    赤凰经卷·焚星御斗篇!

    这份霸道的功法本质便是焚尽一切之焰,甚至包括时间与空间

    此刻在柳生天庆的禁术牵引下,竟然第一次于10境之前出现

    在这三倍吸附力于寻常地带的迷雾深处,竟然有人在不死鸟炎前卖弄自己的焚灼本事

    不待陆泽有如何反应,被气机牵引的不死鸟焰便展现出了发自于本能强烈进攻性

    噼啪

    耳廓中,一道火星爆燃的声音传出

    刹那,陆泽的军服上泛起鲜红的火焰,看似怒燃,却根本没点着外衣

    这些火焰仿佛活过来一般顺着陆泽的手臂,蔓延到柳生天庆身上

    这些火霸道无匹,纵然火苗不高,却能够点燃一切

    纯粹星源力燃烧时是什么颜色?

    如果看到这一幕,那便能清楚的知道,是似血一般的鲜红

    “不、不,松手”

    柳生天庆看着那些火苗沾染到自己的身躯,腐穿皮肤,融至白骨

    那可怕的画面足以让任何一人汗毛悸动

    柳生天庆这一刻想要发力解脱

    但被彻底诱燃赤凰之火的陆泽却没有放开

    两人手臂抱着手臂,星源细胞仍然在尽职尽责的对撞消融

    下方人群但看见一枚巨大火球从天空坠入大地,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火流星!

    “不,你的细胞为什么烧不尽!”

    火团里,柳生天庆的面容衰老了十岁,原本强健的身躯现在被烧的骨瘦嶙峋,漆黑的皮肤大块大块掉落

    柳生天庆悲哀的发现,陆泽用出的焚烧,才是真正的禁术!

    他的毛发、皮肤、骨骼都在一点点消亡

    在这意外的对决中,他感受到了陆泽那强大到完全不讲道理的星源细胞

    “这……不可能啊……”

    “当把简单的修行重复千百万次时,你便会发现在这个世上,没有不可能”

    陆泽双手一震,将柳生天庆的手臂荡开,而后按在对方双肩,猛地下压

    轰!

    柳生天庆生生跪在陨坑中

    膝下鲜血横流,这是为数不多尚未被火焰侵蚀的部位

    只不过那些蚀骨之焰没有半点停歇跟来,从上到下,从外到里,给柳生天庆烧了个通透

    剧烈的火浪沿着撞好的陨坑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陆泽松开了双手

    场中剧烈腾起的火云终于散去了大半

    正中,一道漆黑的身影跪在其中

    一对白眼珠猛然在那张颓废苍老的脸上浮现

    柳生天庆张开了嘴巴,一道白烟从他喉咙中喷出

    因为细胞的怒燃,因为陆泽的焚烧,他原本还算魁梧的身躯,缩小了不止一圈

    就像一具被烧焦的人形木炭

    “与我一换一,过去百年,今后十年,你或许都是唯一仅仅凭此一项,你此生足以称耀”

    “只不过,错误的决定除了需要去做的决心,还要有承担的勇气你很不幸,选择了后者,将你的余生缩短百倍”

    陆泽两指并拢竖于眼前,轻轻吹了一口

    最后一抹不甘的凤凰之炎悄然熄灭,带起一缕白烟

    听到陆泽的话,那具焦黑的炭躯动了动眼珠,直勾勾看着陆泽

    “三十二载睡梦中,如梦亦如电……”

    “还请留我宗门一线……”

    柳生天庆的眼球都有些干涸了,他的视野中所有景象都蒙上了一层灰色,他向陆泽发出了人生中最后的请求

    他真的要为自己错误的选择买单了

    只是这次的买单,异常凄凉

    禁术发动的如此顺利,他生命力燃烧的如此旺盛,他的死亡到来如此迅速

    都不过是在加速他的死亡

    这一刻,柳生天庆仿佛又回到了自己那段无敌的岁月,他登顶霓虹武道,称圣三十二载,都不过一场梦中水月

    收回思绪,柳生天庆用乞求的眼神看向陆泽

    陆泽笑了笑,就在柳生天庆眼神中绽放出惊喜时,轻声开口:

    “祖宗有句古话,叫做斩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