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国士无双
    陆泽眼皮淡淡低垂,目光中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你……”

    柳生天庆被烧至焦黑的脸上浮起愕然,而后是巨大的恐惧

    “还有,有一件事需要和你更正”

    陆泽手腕翻起,掌心向上,千百气流蜿蜒凝聚,仿佛那里是个无底旋涡一般

    “并非下一个武道十年,而是自今天起,我陆泽独断星河武道一百年”

    声音同样平静,就像白开水一样平淡,但其中透着的霸道无双,却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震撼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柳生天庆的瞳孔猛地一缩,全身甚至因为颤抖而剧烈抖动,被灼烧至干涸的皮肤簌簌落下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生命终章之际,竟然听到这样的回答

    “我……”柳生天庆张嘴欲再言

    “你可以上路了”

    陆泽打断了对方的话,翻手一压

    与大地平行的冲击波荡开,又一记大手印

    柳生天庆还保持着跪在地面的姿态,惊恐看着天空

    自他的额头开始,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炭化的身躯化作齑粉,却又无法崩散,被无形的气流束缚在原处

    从头到脚,被一击拍入大地

    轰!

    似海浪翻涌的扭曲自地面腾起

    原本坚硬的礁石就像粘稠的石油一般,浪涌不休

    没有地空导弹的助攻,雾隐才助的盛放自然远没有雾隐才助死去时的华丽

    但其中的震撼,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柳生天庆,当真尸骨无存,连骨灰都被按入大地

    远处六棱八角唐刀交织成的龙卷中,最后还在苦苦挣扎的几名霓虹武者,看到这一刻,彻底绝望

    “柳生大人!”

    这些霓虹武者发出了悲鸣

    代表霓虹剑道三十年的领军人物之一,二天一流集大成者,柳生天庆

    陨落了

    他们此行的所有骄傲和最强脊梁,折断了

    这一刻,残存的霓虹武者所有精气神全部消失,他们彻底放弃抵抗

    但是对于陆泽而言,他的刀是完全不以对方意志为转移的

    纵然抵抗与否,都不影响最终结果半分

    刀龙卷绞碎了最后一名敌人后,连接天地的异象龙卷渐渐缩小,很快便消匿于无形

    陆泽看着已经快要消失在视野里【断王侯】,现在只有9境,御物能力本就是超阶掌控,掌控距离短的可怜,根本无法像通识者那样做到心随念动,有如臂使

    他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用刀的原因了”

    陆泽随手捏住被强风带起掠过的一块碎石,向前一弹

    嗡

    一道白练瞬间划过500米,精准的撞击到旋转下落的【断王侯】刀柄上

    石块炸散,唐刀终于旋转飞回

    陆泽左手张开,握住终于归家的佩刀

    转身,踏着被压成镜子般的礁石大地,不徐不疾向着己方走来

    六十人呆呆立在原地,像极了被抢走竹子的大熊猫

    苏卫终于感觉自己强行提起的所有注意力可以暂时放下了,失血强撑的后遗症终于显露,不过这条汉子却在昏迷前看着陆泽说出最后一句话:

    “谢谢……”

    陆泽笑了笑,留下一句轻轻的话

    “炎黄同袍,当生死相护”

    错身而过

    崔兆活了三十多年,平时也是独断一方的人物,此刻看着陆泽,却深深感觉到一种生而为人处于天地间的渺小

    “陆、陆上校,你没有事吧?”

    “还是有一些事的”

    陆泽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右手掌心,表情似有感慨

    嗯?

    啊!

    尚南部众同时惊惧

    他们现在无比担心陆泽的情况,接连大战

    这他妈就是铁人也扛不住啊

    现在他们只在祈祷不要从陆泽口中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什么事!”

    数十双关心的目光看来

    “损耗已经超过了一半”

    陆泽笑了笑,安慰道:“可能要多恢复两天”

    崔兆:……

    荣丑:……

    田禾中尉……正在拼命点头,现在陆泽突然变成光头他都相信

    “那现在我们?”

    “继续进军”

    陆泽转身,淡淡开口,而后向着白安部众原本前进的方向走去

    “对了,你们如果有罪域的消息,请通知我在你们身后应该都是我尚南的标旗”

    白安部众本就已经震撼了,听到这话无非就是麻木了

    人们木讷的点点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在陆泽面前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只有亲身经历过刚刚那一幕,亲眼看到那身若神祇,操控天地伟力的那幅画面,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是何等的强大!

    沉稳,平静,涤荡一切的强大

    从未有人想到过,会在人生长河中与这样一人不期而遇

    田禾心神激荡,压制着颤抖的身躯,大步跟去

    “诸将易得,国士无双”

    “陆上校,当称军神!”

    白安基地,那名坚持到最后的游侠机师王兵,此刻已经激动到不能自已

    “军神!”

    “军神!”

    白安基地幸存的众人,无论身躯伤重与否

    他们并肩而立,军礼如林,齐声高呼

    这是他们的最高礼仪

    这是对军中最强者的最高尊敬!

    雾气深处,只剩下一道轮廓的陆泽顿步,没有回头

    只有一道遥远的声音不高不低,沿着风飘来

    “致敬每一名战死的军士,是我炎黄无双”

    而后迷雾彻底吞噬他的背影

    身后数十人,早已虎目含泪

    “我炎黄、无双!”

    千人千面

    从未有一人,无限接近于他们梦想中最完美的样子

    这一刻,似乎却有一人达到了

    ……

    ……

    虹山岛指挥部

    此刻气氛压抑到极点,云镇雄面无表情

    但云镇雄越平静,周围的气氛就越凝重

    周围所有人都觉察到了云镇雄的不对劲,连说话都变得小声,生怕触怒了某根神经

    “白安基地是否取得联系?”

    “报告将军,没有”

    “36小时失联……还真是有本事啊”

    云镇雄嘴角浮起冷笑

    角落中,两名江南监察使其中一人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

    “欧阳大校,这队伍带的真是好,连第一枚迷雾标旗都没打下”

    “他是不是投敌了?”

    云镇雄语气森寒

    终于那名蹙眉的监察使出列,语气平淡说道:“云龙将慎言”

    另外一名监察使眉头也微微皱起,不过他却不是针对云镇雄,而是眯起眼睛看向自己的同伴张凡

    “慎言?”

    云镇雄回头,漠然看着那名监察使,不置可否道:“怎么,张监察不同意我云某人的观点?”

    “不敢苟同”

    “呵呵,那我要宣布欧阳大校叛国呢!”云镇雄猛地回头,眼神一片冰冷,“你是不是也要横插一脚!”

    “你敢,这里不是你一手遮天的地方!”张凡是一名年约四十的中年人,此刻他的声音同样森寒

    “我有何不敢!你有什么理由证明他没有叛国!”

    “我张凡身为监察使,为欧阳大校担保,这够不够!”张凡此次前来,是背负着某种任务的,他熟知欧阳红启和自己为同一阵营,自然敢担保

    “当然够!”

    这一刻,云镇雄的脸上浮起狰狞,猛然回头喝道:“把张凡给我铐上!老子今天亲自枪毙你!”

    哗啦

    全副武装的警卫和构装机师同时举枪

    “云镇雄,你疯了吗!”张凡难以置信,竟敢对抗江南监察院

    “是我疯了,还是你内心有鬼,等你进了监狱好好交代吧”

    云镇雄猛地一拍控制台

    一张血腥的照片出现,两道只剩下小半的尸体组织出现,没有皮肤,看不清样貌

    “dna识别完毕,在虹山岛以西的近海捞出这两具尸体组织,是白安基地欧阳红启和赵秋”

    “张监察,我云镇雄怀疑你叛国了”

    “带走!”

    张凡脚下一软,大脑嗡的一下,再也坚持不住

    这一幕,远远超出他的掌控

    怎么,欧阳红启和赵秋好好的,就死在了基地附近

    那过去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