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在韩国当姐姐23
    “打的就是妳”朴静姝压根就不惧怕,“我父母再是如何,就想你说的,他们都已经去世,都已经是盖棺定论的事”

    “更何况这是我的私事,因为我们关系好,我才会和你说,没有想到你心情不好,就冲着我发飙,把我的**就这么的说出去,你这样的行为,我打你是轻的”

    “这就是所以亲故,明着是安慰你,其实内心是各种嘲笑,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机会,就大肆宣扬出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都可以没有任何内疚之心,就这么干脆的说出来,我都不知道只有几个人的时候,你是不是想说就说”

    朴静姝知道大家都在看笑话,毕竟没有牵扯到他们通头上,拜托,吃瓜不是这么吃的,“今天你可以说我的事,改明也可以说人家的事”

    “毕竟嘴巴是长在李秀英的身上,她一个不痛快就能说出去”

    朴静姝这么一说,之前还在看热闹的众人,都安静下来看,安静的让人恐惧,特别是一些从李秀英嘴里知道一二的人,他们都惶恐起来,是啊,李秀英可以把某人的事说给他们听,也能把他们的事说给人家听

    顿时很多人都慌了起来,对啊,咋就忘记这茬了,怎么就忘记这事了

    谁会想到李秀英的嘴巴是这么的不牢靠,他们都在拼命回想当初当着李秀英说了那些话

    随着他们深入思索,顿时一个个脸色大变,看向李秀英的眼神就已经有很大的不满

    “我,没有出卖你们”李秀英慌了,真的慌了,怎么会这样,怎么好好的会突然发展成这样,这事一旦传播出去,她还能在学校里混吗?

    李秀英顿时感觉浑身都是汗,“你,你冤枉我”气冲冲的对着朴静姝喊道

    “我就是推理而已,你一直说我们是亲故”

    “要我的笔记复习功课,还要我划考试重点给你,我真的不明白,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我们的关系都应该是很好的,可是你还不是想把我的**说出去就说出去”

    “你不要说你生气,说是你委屈”

    “你给教授喊起来,是我错啊?”

    “你上课玩手机,和人聊天”

    “是我和你聊天吗?”

    “是我和发消息吗?”

    “也许在你心目中,我父母离婚,就是好欺负的人”

    朴静姝深深的吸口气,“竟然这样,我觉得我们还是做回同学”

    “那怕我没有朋友,也不希望有你这样的朋友”

    “我担心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把我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我没有说你都可以强加在我头上,各种夸大其词,我想想就觉得不安全”

    “我朴静姝,我之前忙着出去打工,忙着偿还我妈妈看病欠下的债务,我和各位不熟悉,也不会说你们如何的话”

    “如果李秀英说我讨论过你们如何,我们可以几方直接当面谈”朴静姝很干脆,咱不是一个喜欢私下解决事情的人,要的就是干脆点,直接当面说清楚

    朴静姝这么坦荡的话语,以及之前她各种来去匆匆的样子,想想就知道压根就对他们不熟悉,也许都没有办法把他们人和名字给对上,试问这样的人,怎么会给予评价

    哪怕有,也是李秀英为了搞臭朴静姝的名声,之前他们想不通李秀英搞臭朴静姝的名声为了啥,现在他们知道了,那就是不想让朴静姝和同学关系好起来

    李秀英和朴静姝关系好,就能第一手的复习资料和考试重点,大家为了拿到这个,不就是要和李秀英交好

    有人早就看李秀英不顺眼,“还真是好亲故啊,这样的好亲故,还是算了吧,没有朋友都比有个时刻会出卖你的朋友强”

    很多人都纷纷点头,这个道理很对,纷纷讨伐起李秀英

    李秀英哇的哭了出去,她现在觉得很是伤心,明明之前还是班里人缘好的人,可是现在突然变成人人喊打的货色,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李秀英就知道如果不离开,她真的感觉自己会窒息

    离开教室的李秀英就只想离的远远的,不想留在那里,等她在校园里晃荡了一大圈后,“啊啊啊,糟糕”

    李秀英这时候才想起,下节课的教授最讨厌没有请假而不上课的人,而她没有请假,发生了这么多事,也不敢期待有人帮自己请假

    咋办,李秀英想着不管如何,想赶回去再说,哪怕给教授训,也好比零分强

    李秀英一路狂奔,等她赶到教室门口,正好下课,她真的要崩溃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李秀英顺势跪了下来,教授扫了眼后,就安静的离开

    李秀英因为教授会停下来问一句,没有想到压根就没有问,就这么的离开,她都惊呆了,她真的没有想到教授竟然可以这样

    “你还发呆干嘛,不去追教授,今天教授点名知道你不在后,提了句不会又想打零分吧”有人很是好心的提醒了句

    啊啊,不会吧,教授竟然知道她给打零分的事,李秀英彻底崩溃了

    咋办,不会照顾也打零分吧,一门专业课打零分就已经是让人很无奈,不会背成这样,第二门也打零分吧

    那她可咋办,可如何毕业啊,如果下学期想要拿到学分,就要更辛苦,然后就不能出去打工

    不能出去打工,就要回到考试院去,一想到回到那么恶劣的环境,李秀英就要奔溃

    朴静姝因为和人讨论问题的关系,是留到后面才走

    李秀英看着给人拥着走出来的朴静姝,眼神都可以喷火,“是你,都是你”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就不会这样”

    对于把全部责任推到她头上的李秀英,朴静姝轻轻的叹口气,“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朴静姝抱着书就从李秀英身边绕开,压根就没有想和她继续说下去的理由

    此刻的李秀英差不多都可以和落水狗比,如果非要踩下去,还有人同情她,还不如无视她,这样才会让人更加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