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26 入世修炼
    雷天生发动飞行术,向来时的小岛飞去g

    尽管是琼玉在掌握这个身体,但飞行还是要靠他来

    雷天生理解琼玉的修炼方式,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修炼方式也不同,适合他的不一定适合琼玉,适合琼玉的未必适合他,就算有些方式都能用,效率也不一样

    既然琼玉的修炼方式是入世,就到各个宜居星球转转吧,先把琼玉的魂力修复过来再说

    闯关不急于一时

    反正放逐世界就算没有维护装置也能续存以亿年计,而有了维护装置维持的时间会更长,系统既然答应会配置维护装置,想必不会失信

    何况,雷天生还想找到合适的机会与琼玉分开,他不希望琼玉随他冒险,更希望琼玉好好地活着,在模拟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好

    因此,在回到传送的岩洞后,他劝琼玉选择了传送到三叉联盟的另一颗科技水平较高的凤尾星

    凤尾星上的人口比多角星更多

    而且周围还有两颗宜居星球,并不很远,用太空船也可以到达,虽然对术士玩家来说传送很方便,但也是有限制的,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地就可以传送

    琼玉从善如流,毫不拒绝

    传送正常,雷天生担心的两个灵魂问题并没有带来麻烦

    这也是他早已经猜到的,因为传送的是术士的身份,是身体,应该不会检测身体的内容

    风尾星的传送出口外也是一个类似的传送大厅,只是厅里只有一个玩家在修炼,炼得不是刀剑,也不是法术,而是枪械,这让雷天生有些奇怪,在游戏世界里枪械很普通,经历的场景稍多一些都能接触到

    但雷天生默不作声,毕竟这个身体由琼玉来控制

    而且这个玩家长相太娘娘腔,如果不是透视术能看清性别,雷天生都怀疑这是不是个女人,这不是雷天生喜欢的类型,不用考虑接管过来

    这位娘娘腔看到有人进来,先是一愣,然后欢喜地迎过来

    可惜琼玉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冷脸,径直走回原来的门洞,然后沿着走廊向外走去

    凤尾星因为在该星系三条旋臂之一的末端,才称作风尾星

    琼玉便在凤尾星隐居下来

    也不能说是隐居,是到处闲逛

    开发任务被判断为优质,得到一大笔奖励,可以任意挥霍,但琼玉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只花需要花的钱,绝不浪费,但也并不刻意节简,为了方便出行,她就花了一笔巨款买了一驾私人飞车

    术士玩家都有系统给予的合法身份,而且大多是优质的身份,一般的小官僚轻易不敢惹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矛盾,在经过了一个月的旅行生活后,琼玉还是惹上的麻烦,而且还是巨大的麻烦

    风尾星上只有一个国家,是一个统一的星球,但也存在一些反抗势力,无法形成固定的根据地进行反抗,大多散在人群聚集的区域,很难剿灭

    琼玉就喜欢往人堆里扎,所以这一次正好赶上大规模剿匪

    大兵奉了命令,可不管什么身份,包围了设定的区域便逢人便抓,但有不服便会遭到毒打,如果反抗会直接动枪

    琼玉是谁?

    放逐世界的创世者,站在最巅顶的人,哪容这些粗鲁的大兵碰他的身子,就算是借用的身子也不行

    于是,琼玉看清形式后,知道已经无法避免,上来便动手,动手便杀人

    攻击有风刀,防守有风盾,琼玉很快杀开一条血路,夺路而逃

    她不得不逃,士兵太多了,而且越来越多

    雷天生也被她的大幅度动作惊动,他原来只是在安静地修炼,并不打扰琼玉

    现在他仍然不准备出手,琼玉还能应付

    琼玉已经杀了数十人,反抗势力趁机对政府军发动攻击,造成大面积的混乱,大批的平民伤亡

    可能政府军意识到遇到了传说中的异士,调来大量的军队,对该区域进行包围,但围而不攻

    军队越来越多

    “东方兄弟,怎么办?”琼玉钻进一栋高楼,紧急招唤雷天生,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把握安全脱身

    雷天生没有任何犹豫:“没关系,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有我呢!”

    在这个世界,他只有这么一个朋友

    其他的人,他都不在乎

    如果是雷天生自己,他不会主动去杀人,尽可能选择其他的方式避免杀人,比如用他的飞行术或太息盾球离开,但对朋友他并不苛求

    他只需防守好这个身体的安全,为琼玉,也为他自己

    琼玉顿时心中有了底

    有人在背后支持的感觉很特异

    不久,大批士兵清理了周围的人群,将大楼包围

    琼玉也来到高楼的楼顶

    她准备用飞翔术离开

    杀人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就像花钱一样,花钱从来不是目的,当花则花,但从不乱花

    但这时,大量的军用飞艇像蜂群一样挤满了大楼周围的天空,瞄准的光点铺满了琼玉的全身,但全都含而不发

    这是想活捉了

    连雷天生都感到了盛怒,这种情形很让人感到屈辱

    琼玉没有即时规避显然是想大杀一场了

    雷天生默默地作好准备

    就在他以为政府会派人来谈判的时候,从一架飞艇上突然有人像大鸟一样飞了过来,没有机甲,也没有使用其他的辅助器械

    术士!

    来人速度很快,在琼玉五米之外落下

    这是一个高傲的青年,在雷天生的透视术中似乎有些熟悉

    会是谁?

    来人冷冷地开口,使用的是系统语:“季风,你太放肆了!扰乱了这个世界的秩序,束手就擒吧!”

    琼玉才不鸟他,在他说完,得知了来意后,一个字也不说,便发动了攻击

    风刀!

    但来人露出不屑的神色,轻轻挥手就将风刀化于无形

    “知道你就这两下子,也敢乱来,真是不知所谓!”

    伸手一弹,也是一点淡淡的刀影

    刀影极快,直奔琼玉的肩头

    显然只想将她重伤,而非击杀

    琼玉急忙用风盾去挡

    但风盾陡然破开一个小洞

    琼玉心中一凉

    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青年刚刚现出一丝讥笑,却突然瞪大了双眼:“你有护身宝物?怎么可能!”

    从真实世界什么物品也带不来

    琼玉却安下心来,暗中对雷天生道:“我不喜欢这个人,替我杀了他”

    雷天生用太息盾替她挡下攻击,正想着要不要占用这个人的身份,闻言道:“问问他是谁”

    琼玉便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青年却露出疑惑的神色,说道:“季风,你与我查到的资料差得太多,你不该是这样的性格!据说你这人很能隐忍,这么多年过去,我本来以为你的实力会有大的增长,却还是这样,你很让我失望”

    琼玉淡淡地道:“别废话,你叫什么?"

    青年神色涌起一股怒气,傲然道:“我叫飞羽!”

    琼玉对雷天生道:“他说他叫飞羽”

    “飞羽!”雷天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术士

    按说,飞羽是童海的朋友,在童海和听剑杀他的时候袖手旁观,算是他的敌人

    同时,雷天生也知道了,琼玉从他的分魂那里并没有得到太多的记忆,分魂的记忆原本就不是很精细,再就是融合的时候会溃散,会失去大部分记忆

    雷天生略想了一下,便道:“杀!”

    敌人的身份,不要也罢

    琼玉立即再次发动风刀术

    飞羽大怒,再次发动羽盾去挡,但一点淡淡的剑影比风刀先至,羽盾陡然破碎,风刀毫无阻碍地拘下了飞羽的脑袋

    飞羽掉落的头颅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周围泛起密密麻麻的羽影

    术士脑袋掉了并不一定会死

    但淡淡的剑影再现,将羽影和飞羽的脑袋轻轻划成两半

    斩空剑!

    雷天生以斩空剑击杀宿敌飞羽

    斩空剑可以斩断空间,割裂一切,飞羽的法术哪及得上,尽管飞羽是老牌的术士,借来的力量与直接的力量相较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时,琼玉已经纵身向楼下滑翔而去

    周围的飞艇同时射出如雨的子弹,但到了琼玉身外却纷纷止顿,然后如雨般向下坠落

    一波弹雨过后的短暂停歇的瞬间,附近的飞艇突然如纸片一样破碎,并在空中炸开,化为一团团耀目的烟火

    在空中滑翔的身影渐渐远去

    但飞艇和楼下的士兵却没有继续开火,也没有去追,他们接到紧急命令,暂停目前所有的行动

    这是一个凤尾星招惹不起的异士

    琼玉落在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混进逃离的人群

    “东方兄弟,现在怎么办?”在与普通人打交道方面,她的经验并不多

    “原来的身份已经不能再用,还是回术士集合点吧,先在那里避一避,时限没到,还不能传送,先在那里修炼吧”

    “也好,我的魂力增长不少,也该精炼一下”

    当晚,雷天生使用飞行术,飞回到凤尾星的术士集合点

    大厅里空无一人,那个娘娘腔的青年已经离开,琼玉便准备驻留在这里开始安静的修炼

    哪知她刚刚盘坐下来,便有一个清冷的青年进来,喝道:“季风,你触犯模拟世界的法规,击杀术士飞羽,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遭到通缉,二是立即前往预备区进行训练,准备组队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