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能怂》正文 744 叫爸爸
    何剑让两人各组一支队伍,凑齐百人,每人腿上都套上第三代飞毛腿绑腿,这种第三代绑腿直接用木气双系魔植所制,可绘制符文更加全面,启动之后,人会变得更加轻盈,跑起来更快,另外护腿本身的防护作用也得到了加强,并且内嵌一级的木系魔晶,在关键时刻可以激发出时间不长的木之屏障,这个屏障可防御的力量不强,时间大约仅五秒,但好歹也多了个保命的措施,而且两条绑腿,保障就是双份,这还是木之源到了之后的最新研发,在全军都还没有普及,先给这批人用了

    除了绑腿,盔甲也用了新式的,这批新式盔甲和绑腿是一个模式,也是摈弃了金属,内村采用混合皮质,既土系魔兽和普通野兽搭配而成,在关键部位都用魔兽皮加上防御符文,不是非常重要的部位则用兽皮代替,主要是因为魔兽不比魔植可以大量种植,如果在未来找到大量的魔兽,或许可以彻底淘汰普通兽皮

    外面的甲衣则是听取了何剑的意见,将飓风雷竹剥成丝状,再制成衣物,上面绘制气、木两种符文,同时保留了在肩头处镶嵌土系魔晶的设计,如此一来,在保留了土之屏障的前提下,这身“藤甲”比原来的铁甲活动性更强、更加轻便,也更加坚固

    胳膊上再套上两套护具式魔法枪,何剑现在可以选择的魔法枪有火系、水系和土系,火系攻击、水系辅助,土系是因为他魔晶多到用不完,至于气系,则是因为刚刚提及的藤甲需要大量的飓风雷竹,包括魔船等其他设施也需要,关键是气系的魔法枪威力一般,所以何剑暂停了制作

    最后一个护具就是头盔了,何剑想来想去,他现在有木之源,不利用起来太可惜了,干脆把头盔型魔法枪制成木系,里面包含了两个魔法,一是最初级的新生,另一个则是生命转移,新生比较简单,如果不用精神力操控的话,只要按下按钮就会自动对身体发射魔法,用精神力控制还可以对别人施展法术,而生命转移无论对谁施展都需要精神力控制,好在何剑现在低等级士兵也不多,只要是三级骑士的精神力,只是稍稍控制的话是足够了

    随后,何剑开始分发武器,每人两把魔法弩,水火两系各一支,各含二十枚弩箭,魔法师们都是用惯了的,把双弩插在后腰,再发手雷每人十枚,胸前挂六枚,两侧大腿各挂两枚

    另外再发魔武,何剑从黄金神殿取来的魔武已经发得差不多了,现在都是常规制作的,什么足年水桦做的棒子啊,当然对外说是魔法棒,什么火云树雕成的狼牙棒啊,对外说就是异形魔法棒等等,看什么系就挑什么样的材质,也有的魔法师比较豪放不喜欢这些,就直接要了刀剑,魔武随便弄一个往背后一插,照样有魔法增幅效果

    分配停当,何剑率队缓缓靠了过去,二罗和艾米丽就远远看着,何剑的实力他们清楚,普通的七级骑士也不是他的对手,实在有意外,以二罗的能力也能够救援战场上的其他人都惊呆了,不管是城墙上的大公,还是坎贝尔,抑或是面前的挑出来的魔法师,无不目瞪口呆,特雷张了几下嘴,最终还是说道:“我说的是魔法师比试!不是骑士!”

    何剑头盔也没带,伸手抓抓头皮,懒洋洋地道:“如假包换!他们都是魔法师!谁规定魔法师只能穿长袍,不能带护具了?”

    看着对面一百位奇装异服、得意洋洋的“魔法师”,特雷咬牙切齿道:“你简直丢魔法师的脸!”

    “废话少说!你看好了,这是我的宠物!一会打起来别说我欺负你!”何剑拿怂剑剑鞘捅捅他肩头的噬龙,噬龙嫌弃地一脚踢开

    大陆上几个大的势力都知道了噬龙的来历,但特雷为了要对付何剑,一直在外奔波,还没搞清楚这只灰鸡是个什么来路,他现在只想着赶紧开战,他怕再等下去要被何剑气呛着

    “坎贝尔大人!还请做个见证”特雷扭头对坎贝尔说道,同时掏了魔法钟出来,这片大陆大部分钟都是细长型,跟沙漏仿佛,比如当初狼族利爪城的钟楼就是如此,这个魔法钟则是运用了火系魔法,通过符文积累魔力,到了时间就点亮一个刻度,说起来还是魔法学院在草原城就开始售卖的商品,这特雷为了制止魔法学院而展开的争斗,没想到还没开始就先掏了个魔法学院制品出来,不得不说也挺讽刺的

    特雷哪知道这东西还跟魔法学院有渊源,他指着钟对何剑说:“比试之下,生死自负,不过也不是要一定决个生死,我们以半个钟头为限,谁还站着的人多,谁就算是胜了,你看如何?”

    特雷最主要的目的是解散魔法学院,倒不是要弄死何剑手下的魔法师,不过就算弄死几个他也无所谓,至于何剑,他希望能给个深刻的教训,杀死的话还是不必了,毕竟接连破坏了几次都没成功,让这小子一不小心当成了东大陆最大国家的君主,他们魔法学院虽不惧,但和一整个国家作对终是个麻烦

    “我无所谓”何剑耸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上去格外欠揍

    坎贝尔朝着魔法钟走近了两步,一旁的罗伊等人也靠了过来,坎贝尔见两边都退开到差不多的距离,正准备宣布,随即想起罗伊罗伯特在边上,连忙用眼神询问二者,面对八级强者,再多的礼仪都不过分,得到二人的认可后,坎贝尔宣布:“开始!”

    话音刚落,两边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策略,实际上从战前的站位,两边就显得格格不入,魔法师协会这边在战前都分散站开,一个个神情肃穆,个别魔法师手指在不停比划,大概要习惯下释放魔法的节奏,而魔法学院则聚在一起小声说着话,大部分在摸摸身上装备的位置,少数站在前面的竟然在做高抬腿!

    而坎贝尔一宣布开始,魔法师协会这边所有人统一伸出右手,手指接连比划随即勾个半圆,手指刚刚落下,身上则亮出各种颜色的魔法护盾,反观魔法学院这里,以何剑为首的百人在听到讯号的第一时间就像脱缰的野狗蹿了出去!

    魔法师协会的众魔法师被吓了一跳,后面几位底子薄的魔法护盾都勾歪了,又比划了几次才支起来

    在平日里,当魔法师不在魔法之殿的时候,大部分魔法师是有扈从的,为的就是防止有人突然近身袭击,而到了魔法之殿,普通扈从则不被允许进入岛上,特雷带出来的这些魔法师都是直接从岛上离开,乘船到了格林的军队中,当时为了保密考虑,也没有带上扈从,再后来混在伊凡的大军中就更不需要扈从了,此时见敌人不按正常套路出牌,心中就万分想念贴身护卫

    而魔法学院出来的魔法师跟那些家伙生长经历就完全不同,他们在学院的时候除了要学习魔法、冥想,还要学习各种文化课程,数学、物理一个都不能少,还要和士兵们一起参加各种训练,魔植沐浴、增强身体机能,这些措施甚至比普通士兵还要强上不少,到了战场之后也和士兵们编在一起,因为他们的魔法等级并不算高,往往在战斗们还不如魔法武器来的爽快,所以这些魔法师都是有魔法就放,来不及就先砍,往往要是等着释放魔法,前面就没有能砍的人了

    特雷不是没有跟其他魔法师切磋过,他能成为弗朗西斯大长老的弟子,不管性格如何,天赋还是在的,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跟人切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魔法师因为本身攻击高防御低的特性导致在战斗中翻盘的比例比战士之间要大的多,四级骑士对上三级、五级骑士对上四级,那都跟玩似的,但魔法师不一样,无论是四级或者五级,吃对方一记攻击都吃不消,所以魔法师之间的比试重守和重攻两个流派

    无论是重攻还是重守,比试之前一个魔法盾还是要释放的,毕竟魔法师都是脆皮,没有魔法盾磕着碰着就没了反击之力,特雷到今天也没遇到过魔法师之间的战斗一见面就朝对方狂奔过去的,不过当一百人全副武装向自己奔来时,那效果——还挺震撼的

    “稳住!”

    “控制!”特雷接连喊了两声,稳住是让大伙别怕,魔法师就怕心理不过关,在危急时刻原本能释放的魔法也释放不出来,而控制则说的是释放魔法的类型,每一系都有控制的魔法,所需要的级别并不是太高,释放起来也较快速,他就怕有人脑子一热想使个大招,要知道现在没有扈从和军队的保护,对方虽然也是魔法师,但看上去就凶神恶煞,手中还拿着诸般兵器,一旦被近身,可就什么招都放不出来了

    就在他话音刚落,大汉帝国皇帝肩头那只肥鸡陡然腾空而起,双翅一张,身形见风而涨,刹那间就变成了一只比赤焰飞龙还要大上一倍的巨兽!

    噬龙狞笑一声,喝道:“叫爸爸!”说着话就朝着对方队伍冲去!

    战场上下几十万人在观战,有不少人心中犯了嘀咕,为什么这只鸡的声音那么像手机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