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裴璋(四)
    程锦容对贺祈频频投注在信上的目光视若不见,随口笑道:“你快些回去当差吧!”

    贺祈脸皮再厚,也不能张口说要看裴璋写给程锦容的信,只得闷闷地离去

    贺祈走后,程锦容将信展开,又看了一遍

    “……容表妹,我要成亲了”

    “白凤性情率直,热情纯真,是个好姑娘这两年多来,我从未给她好脸色,她丝毫不放在心上,锲而不舍地来找我我被她的热诚执着打动,也终于敞开心扉接纳了她”

    “你我今生没有做夫妻的缘分如今相隔千里,或许此生再无相见的机会只盼彼此珍重”

    程锦容默默注视着手中的信,脑海中闪过久远的记忆

    前世,十四岁的裴璋,捧着亲自从太医院官署抄写的医书,笑着送到她的手边略显青涩的俊脸上,溢满了温柔笑意

    她欢喜地接过医书

    两人指尖悄然相触,各自悄然红了脸

    那时,她对亲娘的悲惨际遇一无所知她和裴璋之间没有仇恨,只有相伴长大青梅竹马的情意

    后来,她和裴璋做了两年夫妻那两年里,他们夫妻恩爱,情意绵绵,从无隔阂

    再后来,晴天霹雳风云突变裴璋惨死于刀下,她满心悲凉地逃离京城

    重生后,她对裴璋不假辞色,态度冰冷,拒裴璋千里之外裴璋从震惊愤慨,到后来知悉内情后悲痛绝望

    她和贺祈两情相悦,结为夫妻,怀孕生子……裴璋一直远远地看着她,眼底的亮光渐渐湮灭,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变得越来越沉默

    她不再爱他,却也因他的沉寂而难过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裴璋即将娶妻,不再孤单

    她这桩隐秘不愿诉之于口的心事,也可以彻底放下了

    裴璋,愿你日后平安幸福

    ……

    宣平三年春日? 裴璋和白凤成了亲

    白凤嫁进了裴家村里? 原来的土人首领位置,让给了另一个土人少女

    新妇进门没到一个月? 就闹出了许多新鲜事裴氏一族的女眷们少不得要私下说笑一番

    “白凤对我们的裴大公子真是热情似火大公子走到哪儿? 她便要跟到哪儿就连进山打猎,也要跟着一起去”

    “你可别说? 白姑娘身手好的很就连裴二在她手下也走不了五十招箭术更是高超精妙前几日大家伙儿随着大公子进山打猎,白姑娘一个人的猎物最多还猎到了一头野豹? 厉害得很!”

    换在以前? 她们这些名门女眷们想都不敢想世上还有像白凤这样的女子

    可现在,裴氏一族在岭南安家立足需要的可不是擅长琴棋书画矜持优雅的贵女,而是像白凤这般彪悍厉害的当家主母

    不说别的,进一趟深山老林? 就能带回许多猎物这些猎物可以换银子换粮米? 比种地强得多了

    也因此,裴氏女眷们也很快接受了这位新主母

    只有一点让人不太适应就是白凤还是喜欢穿露胳膊露纤腰的土人衣服

    吴三娘也觉得别扭,私下悄悄对裴珏说道:“我记得,大嫂的嫁妆里有不少新衣为何还穿以前的衣服?她就不怕大哥生气么?”

    从见第一面起,裴璋就给吴三娘留下了冷厉嗜杀的深刻印象吴三娘一直怕裴璋? 便是嫁给裴珏半年了,也不怎么敢和裴璋说话

    裴珏低声笑道:“大哥没吭声? 可见他并不介怀既如此,你我也别多嘴了”

    吴三娘乖乖点头

    说话间? 裴璋和白凤一同走了出来

    白凤亲热地挽着裴璋的胳膊,身子几乎黏在裴璋的身上吴三娘只看一眼? 便觉得脸颊发烧? 忙垂下头

    新婚情热? 她是过来人,自然清楚她和裴珏也很亲密不过,那是在私下里当着人的面,总得收敛一些

    白凤不一样她不怕人看,也不怕别人嘲弄打趣,就这么大方坦然地展露出对新婚夫婿的热爱和依恋

    冷厉中透着一丝沧桑的裴璋,也有了显著的改变最明显的,就是常年不变的平静冷漠不见了踪影,黑眸中不时闪过笑意,目光也温和了许多

    这样的裴璋,又有了几年前的神采

    吴三娘下意识地多瞥了一眼

    裴珏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挡住娇妻的目光,冲裴璋笑道:“大哥,这几日村子里没什么事我想陪着敏妹妹回娘家小住几日再回”

    裴璋笑着略一点头:“多住几日也无妨”

    吴三娘松了口气,喜滋滋地道谢:“多谢大哥应允”

    裴璋微微一笑,声音温和悦耳:“都是一家人,说话随意些无妨,弟妹无需拘谨”

    吴三娘笑着应一声,一抬头,见裴璋俊目含笑,心里暗赞一声

    大哥生得真俊啊!

    裴珏心里有些郁闷

    大哥你冲着自己的媳妇笑就算了,冲我媳妇笑做什么?

    小夫妻两个坐着马车去吴府,小半日的路程,小夫妻两个有说有笑亲亲热热,半点不嫌路途远

    吴三娘说着说着,忽地笑道:“珏哥哥,我现在忽然明白过来了当日大哥去吴府,是不是故意穿着旧衣,又刻意表现得凌厉嗜杀,使我心生畏惧退怯两相对比,十之**都会相中你?”

    裴珏:“……”

    裴珏清了清嗓子:“你误会了大哥怎么会是这种人”

    吴三娘揶揄地看心虚的夫婿一眼:“行了,你就别哄我了我又不是傻瓜,都半年多了,难道还能看不出来其实,大哥外冷内热,是个好人”

    裴珏俊脸有些紧张:“敏妹妹,你是不是后悔嫁给我了?我确实不及大哥……”

    “你胡说什么呢!”吴三娘嗔怪地打断裴珏:“大哥再好,和我也没关系我中意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

    裴珏心头一热,将吴三娘搂进怀中,在她耳边笑道:“这样就好我还担心,你知道大哥的本性后,心中会后悔”

    吴三娘笑着白了他一眼:“这等玩笑话,可别被大嫂听见了不然,大嫂拈酸吃醋要动手,十个我也不够大嫂揍一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