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 又见神像
    鬼打墙?

    在这乌云翻滚的雷雨天气下,那些炎夏的民间故事,不自觉浮现在众人的脑海当中

    狂风伴随着雨水打在脸上,面前杂草丛生,真就像是来到了民间故事里的那些荒郊野岭

    “都别自己吓自己了,什么鬼打墙,估计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让我们辨别错方向了”九局成员中,一名年长的队员开口

    “等等,你们看这是啥!”刚刚在石头上刻下记号的九局成员,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块埋在土里,只露出半截的石头,“这是我刚刚做过记号的石头”

    “怎么可能?你做记号的石头明明在下面,我们已经朝山上走了十几分钟了!”

    “你们看那”一名女性队员,面露惊恐,指着一旁

    众人赫然看到,他们刚刚避雨时的那个神像,就在他们身旁不远处

    这样的一幕,让队中两名女性,身子忍不住的发颤,只因现在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明明上山十多分钟,可刚才的石像,又出现在眼前,这笼罩众神山的暴雨,以及脚下的路,都让人心中发寒

    “会不会只是跟刚才相似的石像,这山上大大小小的石像有无数,如果这石像只是某个守护兽的话,那并不是唯一的,出现两个也无可厚非,甚至还有第三个,第四个”有人做出这样的猜测

    这个猜测,让大家安心不少

    “也有可能”

    他们以这样的理由进行着一些自我安慰

    天空的暴雨依旧很大,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狂风吹动着暴雨,雨滴拂面而来,他们才在山路上留下的脚印立马就消失在这暴雨之中

    众人继续向山顶走着,十几分钟后,又是相同的石像出现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做记号的九局队员再次出声,他又碰到了自己做好记号的那块石头,先前为了避免是认错,他特意在上面重新用利刃划下了几个符号,现在又出现了,这绝对不可能是他认错了

    “我们好像真的遇到鬼打墙了”一名男性队员开口,他指向前方,那座石像,再一次的出现

    这名队员开口道:“我刚刚在石像上做了几个记号,你们看,这就是我之前留下的”

    “鬼打墙?我们真的遇到鬼了?”一名女性队员腿打着哆嗦,强大的敌人他们不怕,但这种诡异的事,对于这些女性而言,直击他们的内心

    人最恐惧的,就是未知,现在发生的一切,就是在触碰他们生命中那些未知的领域

    赵极一直在最前面走着,他一路眉头紧皱,一声不吭,可仔细观察,赵极的步伐已经完全乱了套,证明着,他心中的焦虑,还在增加

    “先不能走了”萧阳出声,他现在是队伍的主心骨,来发号施令,“先去避雨吧,我们得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否则,恐怕我们永远都上不了山”

    萧阳说话间,看向山脚处,他们又来回走了半个多小时,可依然处于山腰的位置,高度几乎没怎么变化

    一行人重新回到石像周围避雨,无法御气的赵极,已经完全乱了方寸,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漆黑的夜色下,暴雨倾盆,萧阳等人站在石像周围,石像那模糊的面孔,仿佛在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听老人说,遇到鬼打墙,必须要看清路,用手电筒照着前方的路,不管有没有路,都走直线”一人哆哆嗦嗦的开口

    “不是什么鬼打墙”萧阳摇头,“我们恐怕是陷入了某些人为的迷宫当中,这也能说清,为什么之前进来的人都出不去了,他们也都被困在里面,从现在开始,我们朝山下走”

    “对,先离开这个地方”那名快被吓破胆的女性队员连忙赞同萧阳这个提议

    萧阳现在是发号施令的人,赵极没有反对,就不会有人反对,众人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准备下山

    可等他们找下山的路时,却发现,自己刚刚走来的路,又消失了

    石像是在一个凹进去的山体当中,当他们走进这个凹处时,是看不见山体周围的,他们也不知道,这来时的路,到底是什么时候消失,如何消失的

    “走”萧阳没有再去管路的事,他踏上山体的斜坡,朝下方走去

    众人跟在萧阳身后,山路很滑,他们每走一步,都显得小心翼翼,包括萧阳也是如此,现在他无法御气,实力只是正常人的顶峰,一旦在这种情况下失去平衡,虽然不至于发生生命危险,但重伤也是难免的

    众人从斜坡上一路下山,他们看到一个向山体外凸出的岩石,当走到岩石上方后,他们全都愣在了那里

    因为,这凸出的岩石不是别的,正是那凹型山体隐藏石像的顶端,他们从这斜坡下山,又回到了那个神像所在的地方

    “见鬼了!见鬼了!我们绝对是见鬼了!”那名最年轻的九局队员口中不断喃喃,“我们被鬼困住了,这是走不出去的”

    胆小的女性队员,更是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萧阳的眉头也紧紧皱起,虽然他根本就不相信什么鬼打墙之类的说法,可现在发生在眼前的一切,他根本就无法解释

    萧阳看着已经气喘吁吁的几名队员,出声道:“先休息一下,恢复体力吧”

    几人跳下凸出的石块,又一次回到那神像所在的地方

    再看到这块神像,众人都感到一种恐惧,自己就好像是受到了某种诅咒一般,被彻彻底底的困在这里了,想上山,不行,想下山,依旧不行

    众人坐在石像周围,吃着压缩饼干,看着前方大雨倾盆,每个人都一声不吭,除了暴雨的声音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出现

    赵极想点一根香烟,可“啪啪啪”打火机连按几下,都没有火苗冒出,暴躁的赵极用力将火机扔到地上,摔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