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弑杀者,仇怨而生,背道而驰,终无所归。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道盟弟子,我父亲是赵家的家主,我们和王权一直都...”

    在地面直打滚,哪怕因为恐惧而不断后退的脚步一直想要逃离,却始终无法离开太远

    赵磊回过头,金色的长剑此刻已经被鲜血染红

    那剑上,遍布着的全都是道门之血,全都是他的同伴,他的至交好友们的鲜血

    现在,就差他一个人了

    金剑抬起,猛然刺下,锋锐的剑尖从赵磊张大了的嘴巴里刺进去,穿破他的口腔,直接将他洞穿,钉死在了地面上

    名剑上沾染的最后一块遗留之血

    因此,而完全补齐

    “取死之道,徒呼奈何”提起名剑,高杰面色无悲无喜

    周遭已经尸横遍野,伴随着数之不尽的残剑与碎片的零落,还有那些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都象征着,这并非是一场战斗

    而是屠杀,单方面的屠杀

    沉溺在道盟的荣耀中,自以为无敌的人生

    倘若真的是无敌,为何妖族,却始终是悬在人类头上的一柄利剑?

    分不清这一点,看不透这一点,就算是活在人世间,也是白搭

    名剑上燃起烈焰,将鲜血烧灼

    手臂挥动,火光疯狂扩散,朝着四周一圈一圈的燃烧

    将周遭血腥冲天的场景全部囊括,在熊熊烈火中猛烈燃烧着

    若是以前,高杰兴许还存着摸尸的兴趣,但现在高杰已经没这个需求了

    境界不同,眼界不同,此刻需要的,是尽早离开这里

    虽然战斗结束的时间很快,但毕竟是在东方家的山脚下发生的,若是真的引他们下来,只怕淮竹看到了,也会因此觉得担忧

    但既然做了,高杰就不会后悔

    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他们要自己的命,没有丝毫留情,那高杰为何要留情?

    只因为他们都是,身份高贵的继承人,所以就要顾虑这一点么?

    但他们的剑,可是已经横在高杰的脖子上了

    他们倒是道盟中的精英,他们也是道盟的人,难道高杰就不是了?

    既然相杀,那么被杀,就是他们必须承担的风险

    布条散开,将名剑的剑锋包裹住

    高杰将其背负在背后,整个人直接飞纵向天,直冲入云层中,完全消失不见

    独独留下的,只有一片静静燃烧的烈火区域

    在这里躺着的,都是但凡揭开身份,都能在沐天城里引起风暴的家族弟子

    更遑论一次性,死了这么多

    高杰走的很快,但他却并不知道,从他开始下手,到杀人,到离开,一直都被一双眼睛全程的看在眼里

    更是亲眼目睹了一切事情的发生

    从暗处走出来,金人凤抬起头,远方天际所在,已经没有了高杰的踪迹

    地面上烧灼的烈焰越发旺盛,金人凤前些时候招待过的那些道盟俊杰,现在一个个都躺在血泊中,完全丧失站起来的可能

    “哼,这可是你留给我的把柄,高杰,我看你这次还怎么活!”

    这一幕的场景还需要说吗?

    只需要检查他们身上的伤口,就能察觉到斩杀他们的剑是何等模样

    金人凤不知道高杰又是从哪里得来了那样一把花里胡哨的金剑,但既然花里胡哨,造型独特,那就代表着万中无一

    只要剑痕确定,到时候将矛头放到你高杰的身上,你还怎么活?

    想要在道盟里成立世家?

    想要在道盟中立足?

    你高杰既然胆敢做下这样的事情,也配在道盟中立足?

    想到兴奋处,金人凤不禁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随即,变成了猖狂的大笑,疯狂的笑

    还有什么是比自己想要算计的死敌,亲手把他的致命弱点送到了自己的面前来的快乐?

    这简直就是老天都要高杰去死啊!

    单足一跺,燃烧的火焰好似受到了什么趋势,开始逐步降低高度,本身蔓延的速度也因此放缓

    因为金人凤同样也是控火的高手,高杰已然离开的现在,这些火焰,他控制起来并不麻烦

    “往沐天城走一趟,让那帮老家伙们,来收尸了”神色冷漠,金人凤挥手布下符咒,将周遭的场景给隐藏住

    这里可不能毁了,这里要是没了,金人凤还凭什么去葬送高杰?

    这些证据,这一地的尸体,等到那些老不死的来了,亲眼所见后,便是高杰注定的死期

    “赵公子,田公子,还有风家大少...高杰啊高杰,你可真是敢下手啊,这么多的年轻一辈道盟世家继承人,你说杀就杀了!”

    越是行走,就越是能够遇到金人凤熟识的对象

    那些以往显露出自得,摆出一副高傲模样的人,全都静静的躺在这里,不发一言

    但金人凤却不曾看到,在他漫步于战场中的时候,但凡他走过的地方,地面下的徐徐黑气寥寥升起

    这些原本寄宿在这些来找茬的人们身上的黑气,潜伏至今,终究还是等到了机会

    蜂拥着从金人凤的脚下汇聚,逐渐进入他的体内

    这一切,幕后看来并不简单

    ————————割——————————

    高杰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以后发生的那一切,他又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他的离开,只是因为要置身事外罢了

    同时也是为了,去一个地方

    倘若他知道今日之事,会为日后的苦果埋下原由的话,也许就会觉得后悔莫及了

    两日以后,淮水竹亭,就是淮竹再度和高杰见面的日子

    七月初七,本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

    上一次如此,还是一年前

    如今往昔重复,淮竹与高杰,各自都有了新的承担与要责

    可既然确定了彼此的关系,高杰也不能像是以前那样两手空空

    就算不是为了别的,也要好好的打扮自己一番

    毕竟他从斗罗大陆离开来到狐妖世界以后,马不停蹄的直接奔赴东方家

    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休息的时间

    现在万事已然就绪,一切尘埃落定,高杰也准备先放松一下自己,然后装扮的帅气些

    手中握着的,是翠竹青色的竹笛,是淮竹的贴身法器

    但此刻,已然作为信物交到了高杰的手上

    也许是一次突如其来的问心之语,让高杰放下了那些担忧,与对自己的不确定

    从而选择直面一切

    其实就是当高杰发现,他可以自由来往三个世界以后,他就觉得没那么多顾虑了...

    因为之前高杰一直是以为他要是离开了,狐妖这个世界他就再也来不了了,所以才会犹豫

    才会不想要耽搁淮竹而选择拒绝

    结果发现被记载于系统中的世界,只要想,就能重新归来

    那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嗯?

    犹豫啥?

    这不是随叫随到吗?

    一念至此,心情放空,高杰那肯定不会拒绝自己喜欢淮竹啊

    飞在云层里的高杰,又开始走神了

    想要在道盟中功成名就,打出名气,那就必然要去一个冲突最激烈的地方

    也就是说,必然是道盟与妖界的战场前线

    现在的道盟针对的对象,亦或者说是开战的对象的话,好像...

    是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