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可是季樊一直坚信自己的志愿,同时也希望于曼理解他

    于曼以为季樊可以为了她而改变

    而季樊希望于曼能理解他

    到头来,季樊没有因于曼而改变,而于曼也没能理解他

    又水到渠成的分手了

    闻言,七曦顺道问:“你的理想不一直都是星辰大海吗?高考又为什么报金融专业呢?”

    季樊目光微动,其实她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他心里就有些惊讶,他的事情她为什么知道

    转而想到什么,心中浮起一种奇异的了然

    “我父母一直反对我原本的志愿,那时候可能年少轻狂,认为自己可以兼顾两个”

    “你不是已经做到了吗?进了金融,又读了研,我们班的学神就是不一样,”七曦兴致勃勃地,满眼都是崇拜:“不过搞科研不是很忙的吗?你怎么还能放这么长的假呢?”

    “因为迄今为止……”季樊的话顿了顿,“我可能会放弃星辰大海”

    ###

    季樊手里夹着根烟站在阳台处,视线投向灯光璀璨的城市,脑海里想到他说可能会放弃星辰大海,那一刻他在七曦的眼神中看到了意外与惋惜

    那一条被公认更有前途的道路,人人都觉得他这样选择是对的,可是只有她,露出惋惜的眼神

    临走的时候,她对他说了四句话

    “每个硬着骨头敢拼搏的人都有个柔软的理由”

    “你付出的时间,使你的玫瑰变得珍惜”

    “有人穷途末路,夕阳西下,却是有人的崭新起点,旭日东升”

    “所有的人活着在这个世界上,都将会有个答案,顺其自然”

    她的四句话,是那么的深入他心

    他们明明十年未见,可她好似很了解他

    季樊精致的嘴角微微勾起不自知的愉悦的弧度

    刘明走到客厅,看到阳台处的季樊,走过去,“你看什么呢?”

    “看美丽的夜景”

    “嗯,是挺美的,”刘明看了眼夜景,然后贼眉鼠眼地侧头瞅着季樊,“今天下午跟于曼见面聊啥了?”

    季樊审视的目光的盯着他,“谁告诉你的?”

    “没谁呀?我这么聪明,当然是自己想出来的呀!”

    好吧,人家那一直审视的目光盯着,刘明编不下去了

    而且这理由也挺白痴的

    “好啦好啦,我说实话,刘震不是跟于曼一起吃过饭吗?这老同学的一起聊聊老同学,是再正常不过了”

    季樊瞥眼他,没再说什么,然后似乎想起,警告的说:“以后你少私聊妹子,就算私聊,也不要说我的事情”

    刘明一愣,随即就感觉自个受到了巨大的背叛:“我靠,这事妹子都跟你说?她这属于打小报告呀!妹子这样做就有点不厚道了”

    等下他得去扣扣里跟她理论理论

    刘明倏地想到一件事,“下午的时候,庄勋打来电话,明天晚上六点他请我们一起去德庄酒馆,当给我践行的”

    “六点可能不行”

    “不行也得行,”刘明有些炸毛了,“也不知道你一天早出晚归的干嘛?难不成真交女朋友了?”

    后者不理他

    刘明也知道是撬不开他的嘴的,言归正传,“明天一定得去,庄勋这抠门鬼可是千载难逢的一次请客,只要是在a市待的大学同学都会去,你要不去就是耍大牌了哈!”

    “……”

    季樊只好答应,“六点,我会准时到”

    季樊答应了,那就是一定会去的

    第二天季樊下午的时候,就告知七曦,今天晚上与大学同学在德庄一起吃个饭,五点得提前下课

    七曦自然是答应的

    季樊走进208包厢,人几乎都已经到齐了,十几个人在餐桌上说说笑笑的,气氛很是热闹

    庄勋看到走进来的季樊,意气风发地喊他,“呀!我们班称霸两专业的大才子来了”

    这句话以前大学的时候,庄勋经常说,名义是褒义词,可其实是讽刺他的贬义词

    不过人家此刻是笑容满面的,大家看着到是觉得人家是出自真意的

    季樊看眼他,没说什么,跟大家互打招呼坐了下来

    他与庄勋除了是同学关系之外,对他并没有多过接触

    大学的时候他专注于学业,图书馆就是他每天必备的功课,所以舍友也就只有刘明与刘震,与其他同学并不算热络

    而大学的时候,庄勋似乎对他一直有着有莫名的敌意,大学那会,季樊还有些不明所以,后来毕业后,听闻他一直喜欢于曼,他才恍然大悟

    众人闲聊了会,忽然一同学问起:“庄勋,于曼于美女怎么还没到呢?你不是说她现在就在a市,你有打电话叫她来的吗?”

    季樊有些疑惑

    她昨天不是……

    “可能路上堵车,我给她去个电话,”庄勋笑容满面地掏出手机拨号

    电话响两下那端见接听,“于曼,你怎么还没到呢?是不是堵车了?”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本满面笑容的庄勋,此刻他脸色变得有点不太好,几秒后他又笑了起来,“这样呀!那行,工作重要嘛!反正我们以后也可以再约的,好,拜拜”

    刘明看向挂电话的庄勋,“咋了?于美女要去工作?”

    庄勋点点头,“她来a市也只是出差,现在已经飞c市去了”

    另外一个同学好奇的问:“你不是说于曼明天回去的吗?”

    “她说她公司临时有急事,需要她过去,刚刚她还说正要打电话告诉我呢!”

    “哎!还以为能见到于美女呢!”同学失望的说

    “你们快看同学群,”另外一同学拿着手机说:“于美女在群里跟我们大家sorry呢!”

    同学们都掏出手机看微信同学群,“sorry同学们,今天晚上本来想跟大家一起聚聚的,可昨天公司临时有急事必须回去,我这忙的都忘记告诉你们了,实在抱歉,我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这顿我请,庄勋你等下把账单发给我”

    昨天就回去了?

    忘记告诉?

    所谓人精的同学们现在一看就明了

    人家于曼忘记告诉庄勋,这典型的就是放他鸽子了,要不然这顿她也不会说她来付款

    气氛一时有些突兀,但庄勋表情自然的喊来服务生点餐

    刘明低声问身边的季樊:“于曼是不是昨天跟你见面后就回去了?”

    季樊拿起水杯喝了口,样子是不否认

    “我现在总算知道铁公鸡的庄勋突然请客要为我践行了,”刘明很逻辑性的说:“原来人家为的是于美女,想约人家,人家肯定不会同意,所以与为我践行来个同学聚会的名义约人家,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他在电话里还特意让我转告你,要你也来,他就不怕他被比成狗?”

    话刚落,庄勋看着林季樊轻佻的道:“我说大才子,那天撞见一个人,那人谁来着?哦,隔壁班的,他说你要去他那工作?”

    同学好奇了,“庄勋,你说的隔壁班是哪个?”

    “就是那个中s刘震,国资的”

    “国资?”同学奇怪的问:“听说季樊在航空工作啊,怎么去国资了?”

    “听说大才子要离开航空了,”不等季樊开口,庄勋又哔哔着,看季樊的神情还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听刘震说,刚进国资薪水与应届毕业生的薪水一样,我说大才子,你另外一个行业不是金融吗?离开航空你应该进金融呀,要不你来我这边的外资投行,我这边薪水可是很高的,你这真进了国资,那一个月千把块的工资,你在繁华的a市怎么过呀?而且刘震那家伙当年可是我们班成绩最差的,你这么个大才子跟一个成绩最差的人一起工作,我们这些成绩好的同学也为你可惜呀!”

    刘明总算知道庄勋宁愿被比成狗,也要季樊来

    季樊如今事业无成,他就上赶着讽刺

    气氛很是尴尬,一同学站起身,“那个,我去上个洗手间”

    接着好几个同学出去了

    包厢门打开,带着口罩的小于正好从包厢门口经过

    然后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立即躲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彼端很快接起,“七曦阳,季老师在包厢里,全是男人,看样子应该都是同学”

    德庄酒馆在北太平庄杏坛路,离七曦那不是很远

    季樊说与大学同学一起吃个饭,她心里有点作祟呀,想着是不是与于曼一起吃个饭呀!

    然后就派小于来这打探打探

    闻言人家季老师真的与同学一起吃个饭,七曦一个小时郁结的心,顿时舒畅了

    可是……

    “七曦姐,这有个长相平庸的男的,他的话我听着觉得有点刺耳耶!一口一口大才子的,这语气听着好讽刺呀!”

    小于说着又瞄眼里面,“而且我看着里面好几个人看季老师那眼神,好像都不怎么友好,我在这门外瞄着,都感觉里面有股歧视味”

    七曦秀眉蹙起

    “七曦姐,包厢门关上了”

    七曦眼眸微转……

    这端包厢内的刘明气得就差拍桌子了,“我说庄勋,这吃个饭就一直瞎bb的,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