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五不好过的边境
    步度根也回来了,在长治学了近乎两年的时间,这也算是回家了只有真正接触了一些东西,才真的是知道自己的无能更何况他们蛮人本身就很无能,更别说什么科技手段了草原上的日子绝对不是后世看的那么美妙,清晨放牧日落归去,渴了喝奶饿了吃肉,更不是什么风吹草低见牛羊如果真的这么幸福,他们也不会千方百计想要入主中原了那真的是一场暴风雪就要死一大片,生存环境极端的苛刻至极

    站在城头上甄尧看着远处:“撒切怎么还没回来?这看情况是暴风雪要来啦?”甄尧还是有点急切的,这可不是中原地区其次撒切这人来的时候姿态很低,非常听话好用其次他带着主公特殊的命令,长时间下来一直表现得非常好,这也让甄尧格外的注意了

    步度根站在一侧说道:“大人不要着急,撒切常年在外面,对周围肯定是熟悉的很想来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毕竟从那边过来的小部落还是挺多的”

    甄尧点点头说道:“仅仅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有了千多人,今天肯定还是有的这么多人来年也好一点,种地也可以开荒也不错,反正这里土地很多这么两年过去了,才勉强有点样子了这里生活的确是苦了有点,但是也非常的磨炼人了好在是有主公支援的小东西,不然这个日子不好过啊”

    所为的小东西就是发的一些小福利,对于这个东西刘和一直都很大方每年或多或少都会给发下去一些,这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念想了虽然东西不算多,但是多少也算是过年的福利了更何况都是从周边运送过来的,尤其是到他们这里格外的不容易

    “大人他们回来了……”甄尧思索的时候,步度根就看到了远处的队伍走的还算是快,从一个黑点转瞬之间就看到了马匹每个人身上都有白雪,这一路走的还挺艰辛

    甄尧松了一口气:“去派人接回来吧,这两天就不要安排人出去了先安稳的把这两天度过了,然后在安排人出去在周边扫荡救回来一个不过是浪费一旦粮食,但是明年就多一个人干活了这些逃出来的小部落人,绝对要好用的多……”

    对于周边几个大部落他们一直都有注意,但是现在他们还真的不怕他们来了步度根和撒切的到来,让他们在面对大部落的时候也有了足够多的抵抗力度真的在野外交战的时候,说不定那些大部落从此就要过来修路种地了

    随着撒切等人到了城门口,这边城门也打开让他们进来了这边虽然也挂了春节的东西,但是总体而上气氛差了许多,终究是人太过于少了看着他们进城志宏,总要也松了一口气

    “今夜安排好值班的人,准备好饭菜守好夜千万注意小股的人前来,也要防备一下那些大部落的人会不会在这个时间偷袭我们”过年是个重大的节日,但是这个节日也会让人放松警惕

    这边说完他跟着下了城楼,这段时间过去他也发现了,异族还是非常好管理的只需要刀架在脖子上面,亦或者一棒子在一口肉,事情上就是这么简单的总之异族不信奉什么道理,这还不如拳头来的效果好所以说果然是只需要服从就可以了,教化的问题等待以后就是了学堂的建设也不是给他们,而是等到下一代甚至说下一代准备的么?目前是以汉人的学子为主要,其次才是他们么?异族人也不是傻子,聪明的人肯定会提前的不过目前这个阶段而言,恐怕只有很少很少的人

    回到城内自然是酒宴摆上,这里没有大戏百姓们也不需要集中观看其次这里太冷了,雪也太厚了根本不适合或许将来建造了很大的会场,那个时候可能比较适合?亦或者专门开辟那种空间,不过那都是未来的事情现在甄尧等人,只能准备一点酒菜喝点酒聊一聊也算是过年了

    随着夜幕降临,大厅之内也热闹了起来大大小小的除去了值班的官员,现在都已经在这里了作为边疆的确肉食自然是少不了,当然蔬菜之类的自然也不会少虽然边境毕竟苦闷,但是这里的资源是真的丰收许多

    “今日过年主公在前些时日也送来了福利,一年之中也难得休息几日虽然说平时的工作比较繁忙,但不过是劳心并不需要下力,这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这几天大家也好好歇息,等开年还有很多事情忙碌主公几年已经拿下长安和洛阳了,现在需要更多的兵力和人力……”说道这里的时候,甄尧还是有点激动地,不多说刘和过的还是挺好的

    撒切换了一身衣服,此刻人也暖和多了:“如此看起来主公明年会对西边动手了?”刘和的战斗力很强,但是兵力一直不都看看他们这边就知道了,本来可以不用铺开这些东西,但是现在却不得不铺开了……

    步度根叹了一口气,刘和就是因为舍不得,所以才导致兵力不足时间截止到了现在,他们这里发展的也不错,结果就是刘和很难从这里抽调兵力甚至还需要不断补贴过来,这感觉就不怎么好了不过现在他们随着撒切的征战,现在似乎已经可以稳定了

    甄尧扫了一眼这些人淡淡的说道:“主公的事情我们暂且不知道,咱们就负责好这里的事情就是来庆贺新年……”一杯酒端起来,这边宴会也正式开始了

    此刻的南匈奴驻地,司马朗也在组织了一批人聚会这里的人口就很多了,南匈奴虽然分裂了,但是下层的人还是很多的所以说司马朗在这里执政也算是不错了,他可是正儿八经的世家子弟可惜这里的人都是蛮人,并不能以完全的教化为主反倒是刘和的办法还不错,总之……

    酒宴也摆开了,虽然南匈奴今年刚入刘和的麾下,但是这里的确是发展的不错毕竟这里的基础就比大同要好一点,期限鲜于辅也在这里镇守,安全上也相对好了许多不过司马朗知道,鲜于辅快要被调走了居庸关那边才是他的归属,主公对于田畴在那边一直都不放心的只是现在没有人,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这么做……

    “又是一年就这么过去了”鲜于辅有点感慨,只是今年没有看到主公,但是消息一直都很好老主公要是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吧?谁曾想到过刘和逃回来之后,仿佛突然就觉悟了,然后一路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呢?

    司马朗看着鲜于辅感慨,也跟着说道:“是啊,主公从当初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很不容易尤其是那科举的手段……还有那个……学堂”刘和安排人做学堂,这个事真的是太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鲜于辅看了他一眼笑道:“主公觉得你们能学到这些东西,那才算是真的不可思议现在这些地方能有这种成果,那都是你们的功劳”南匈奴这边已经可以提供不少的东西了,马匹也可以送过去很多了

    说着聊着酒也喝着,时间也来到了后半夜当然基本上现在到处都是这样,不过这里是过的不好的地方,也有过的好的地方比如说此刻的长治这边,荀攸这边就安排的很好毕竟这边很是富有,所以说这边也会非常的热闹

    当然荀攸是有点安静的,刘和以前都喜欢热闹,但是荀攸也是安静的性格这边依旧是在酒宴,延续了之前刘和的一贯传统刘和那边的消息传回来了很多,无论是今年得到的长安,还是说曹操和吕布的使者,以及刘和如何安排的当然也有刘和一口气娶了四个女子,想来主公此刻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仿佛突然明悟了起来,为何刘和总喜欢一个人坐着发呆了,是因为想一些事也是因为有自己的乐趣吧?看着眼前的人菜也丰富酒也不错,但是刘和不在气氛就是差了许多下面的人却没有这种感觉,所以说荀攸想知道刘和此刻在干什么呢?

    “来诸位满饮此杯,等会就要放烟花了,爆竹声中一岁除,主公说的还是有意思的今年的工作做的不错,水渠、水井这些似乎都不错,但是粮食还需要在提高一点总之……现在这阶段,我们工作的重点就是屯田和发展”荀攸稍微讲了几句,然后酒宴也开始了

    当然外面还是很热闹的,这里却是有大戏,百姓们在城中游玩随着酒宴的进行,时间似乎也来到了后半夜,烟花这些地方各个地方都有准备,刘和一直都在坚信一件事那就是过年辞旧迎新的时间,一定是需要放爆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