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六背负一个时代的仇恨
    随着第一朵烟花放了起来,甄尧看着天空之中炸开的花朵虽然说这些花朵看过了很多次,但是每一次看到依旧是非常的惊心动魄这种壮丽的景色之下,一年似乎也只有这一次了这一刻只有几个地方在开始,所以说很多人能看到也是运气好了停留在这各地的商人也算是运气不错了,每个人看到都有各自对新一年的期盼这一刻甄尧、司马朗、荀攸都在各自的地方看着,过完今年似乎……就更加热闹了

    这一点荀攸很是清楚,刘和也带着几个女人在门口的院子看着,根本不需要说太多,女人对于这种美丽的景色总是缺乏抵抗的力度当然刘和并不喜欢这些,只是觉得很是无聊而已烟花在怎么好看,刘和觉得也没有女人好看大概自己真的是个色皮?不对,这肯定是自己看多了,所以觉得没意思?这么想的话就没啥问题了

    “所以说……这日子还是不错的吧?这景色还是挺美丽的吧?”刘和站在门口,几个女人都在庭院这里面前有桌子上面零食,吃过饭刘和没喝醉,亦或者说刘和又喝了假酒

    甄宓笑道:“一年就这么一次,这能不美丽么?”当然她也是喜欢看的

    随着最后一个烟花结束,刘和也伸了个懒腰:“结束了……明天好好歇息一下吧”虽然没有喝酒,但是酒宴本身就是累人的事情,在刘和看来的确是一件比较消耗心力的事情

    随着夜幕降临,今夜刘和没有醉昏昏的,所以刘和直接前去了甄宓的房间但是想了一下之后,刘和又叫过来她们几个一起打会牌、下棋之类的,毕竟夜晚还很长,其次如果回到甄宓这里睡觉,对于伏寿和貂蝉也太不公平当然这些事情以及和谁睡,居然还需要安排一下,那感觉就很怪异了

    这一夜最后似乎就这么过去了,清晨起来看着身边的貂蝉,刘和没好气的叹了一口气娶了四个莫名睡了三个,但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刘和闭着眼开始沉思了,总感觉自己郁闷的不行靠着一边之后,刘和陷入了自闭的状态

    这个表情还是很明显的,醒来的貂蝉看着刘和迷糊的说道:“主公在忧虑什么?”可以感觉到某些人抱着自己的手都很老实,一点都不像平时表现出来的那么急不可耐不是说要办了她们么?现在真的给了机会,为啥这么老实呢?

    刘和沉思着说道:“我感觉……我被安排了?”刘和怀疑蔡邕是话事人,想到这里刘和觉得等会去找蔡邕聊聊人生

    貂蝉一脸的问号:“主公顺序本来就是姐妹商议之后决定的,安排自然也是对的啊?”本来就是被安排了,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啊?

    刘和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说的这个事……起床了……”外面的北风还是有点大的,天色也逐渐亮了起来,虽然说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也必须要起来了不然的话自己真的成了别人口中的荒淫无度,刘和觉得自己多多少少还是急需要一点点的自律

    起来之后坐在餐厅里面,女人们似乎也起来了唐姬和蔡琰在一边小声的说这话,看着对面刘和脸黑的样子,两个女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一直小声的哔哔,看那样子似乎还挺……幸灾乐祸的?这让刘和越发的觉得,自己肯定是被安排了

    “就那么好笑么,都笑了一早上了……”看着貂蝉也加入她们了,刘和的脸一黑感觉自己有点难受

    这让对面的几个女人笑的都坐不稳了,另一边董白、糜贞儿迷惑的看着四个女人,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邹氏这边和甄宓坐在一起,似乎在听甄宓小声的说道什么听到最后邹氏嘴角不断的上扬,看着刘和整个人都变得欢乐起来了

    刘和觉得这些人对自己充满了恶意,喝完最后一口粥刘和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几个就可劲调皮吧?过了这几天……轮流收拾你们”不是说轮流发生关系,这应该很有意思吧?

    这话让董白、糜贞儿一脸问号,糜贞儿还若有所思,董白纯粹就是发生了啥,为啥刘和很生气其余人都很开心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刘和很生气她也就很开心她依然很清楚的记得,这个人吃了自己最最最喜欢的兔兔……

    叹了一口气刘和只能朝着让外面而去,城内很热闹刘和似乎看到了不少熟人所为熟人就是刘和见过且有几分熟悉的人,这几天洛阳城内相对会热闹一点走完亲戚的百姓们,基本上都可以在这里转悠这可不像是后世,女人会嫁的很远很远,所以走亲戚也不会说是很难走完前期那么只能在这里转悠一下了……

    上了城楼风还是很大的,发了一会儿呆,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可以感觉到,这里的人比起长治那边,的确是要幸福太多了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看着别人的幸福生活,就可以感觉到自己似乎也不是那么幸福这就是人们口中的认认门往往羡慕着别人的幸福么?当然在这个时代,恐怕没有人比自己幸福了吧?

    当然幸福不代表刘和背负的东西少,刘和想要改变这个时代,就注定了刘和需要背负的东西很多这是没办法和别人诉说的,古往今来的改革,那个不是踏着鲜血和尸体度过的?当然也有一些不错的机会,那就是王朝覆灭的时候……

    “主公可是觉得百姓们很幸福?”不知道什么时候,蒙奇也跟着上来了,这俩天似乎没啥公事要处理,所以他也显得很是悠闲但是吧毕竟天天忙碌,突然闲下来似乎还有点不习惯的?所以说他也出来走走看看,然后就看到了刘和在这里

    刘和点点头说道:“最起码现在是不错的,以后谁又能知道呢?”刘和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能不能改变,也不知道自己将来能不能改革成功,毕竟世家的力量很大但是自己也不是说笑的,所以应该问题不大吧?

    蒙奇笑道:“主公一定会成功的,因为……百姓们愿意”

    刘和想到了隋炀帝,想到了武则天推行科举,也想到了后世清朝的时候那么多变法这其实都非常的难:“韬晦……你知道么,没有背负一个时代的仇恨,想要真正的改革落实,那是非常非常的难为什么始皇帝的改成那么成功,车同轨、书同文,或许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已经打算背负一个时代的仇恨事实上正如他所料,暴君秦始皇……多少文人笔下的暴政,多少文人口中的暴君可……”可他们根本不知道正是秦始皇在前,奠定了后面数千年的一些传统比如说大一统……

    蒙奇看着刘和小声的说道:“背负一个时代的仇恨么?”这个决心有点大了吧?

    刘和伸了个懒腰:“说是这么说……但是咱可以投机取巧,咱们先从不好的地方入手那些比较麻烦的地区,就让给他们好了战争和动乱总归是最好的借口,也是最让人痛楚的地方在之后我们在进入给予他们温暖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只有感受过痛楚,才知道和平的不容易当然世家可能没啥感觉,那么不好意思只能拖着他们入坑了

    这话让蒙奇顿时没脾气了:“现在这个阶段……主公已经有了根基,将来在朝着西边而去,一点点的占据就可以了当然主公也可以找一些大族联合,毕竟不是所有大族都不开名”要知道联姻就是最好的手段,刘和展现出来的东西一定可以吸引不少人的

    刘和横着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啥现在这个阶段刘和并不想找女人应该是说刘和被这几个女人弄得没脾气,彻底让刘和对于洞房花烛夜的观念给颠覆了那一天不应该是很美好的么,但是每一次都睡过去那么感觉就不是很好了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吧”说完伸了个懒腰,刘和觉得改回去歇息一下了

    蒙奇看着刘和下楼,这是对于世家还是不满意么?亦或者说主公在内心深处,还是在防备着世家?对于科举他其实是看重的,毕竟他们曾经辉煌过,现在去额已经没落了想要从新起来,就必须要从新开始的

    当然蒙奇不知道刘和心里想的啥,他要是知道刘和是因为家中几个女人的事情,而对于联姻有点抵抗了,恐怕当场就要傻眼了总之现阶段还是挺早的,所以说他们也不需要过于急切毕竟现在天下还是挺稳定的刘和这边暂时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看着刘和离开了,蒙奇还需要去外面转悠一下,他的会死请还是挺多的,虽然是放假但是还想要出去玩一会儿的,这种没有目的的转悠,似乎刘和就是这么喜欢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