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退无可退
    “什么情况?”山洞外云霄殿的玄者惊道

    “哼,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已经是瓮中之鳖,还能翻出什么花来?”另一名云霄殿玄者不屑道

    然而这山体晃动的越来越剧烈,地面发出“咔咔”巨响

    好似地震降临一般,然而这震颤的力量,比起地震,要猛烈的多

    无数巨石从山上滚落,地面裂出一道道细缝

    就在云霄殿以及其他玄者,感受到这股非同寻常的异动,疯狂后撤之时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山中传来,紧接着,如天神震怒般的巨响,接连不断的响彻天际

    轰!轰!轰!

    大地开始崩裂,山体剧烈爆炸,恐怖的力量冲天而起,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四周蔓延

    这毁天灭地般的力量,远远超出了云霄殿,以及其他玄者的想象,堪比圣灵境的逆天一击

    根本不是这些玄者所能抵挡的

    他们疯狂后撤,但身处最前方的先头部队,由于来不及闪躲,被这冲天巨浪瞬间吞没

    至少有二十人左右葬身于这场巨变

    然而,这对于实力强横的几大势力来说,也算不上什么

    双方差距仍然巨大,就算在杀掉十名皇灵境玄者,对于此刻的战况,也于事无补

    对方三名尊灵境强者,可不是摆着好看的!

    一个时辰后,当这爆炸渐渐平息下来

    宫素心与牧天一等一众狂杀宗玄者,飞掠到半空,与云霄殿等玄者隔空对视

    “怎么样?这个见面礼不错吧?”宫素心的笑容冰冷刺骨,让人心底发麻

    “不过是死几个低等玄者而已,就算你把他们都杀光,又如何?今天你插翅难逃!”云中鹤冷笑道

    “各位,你们报仇,扬名的机会来了,铲除狂杀宗余孽!”

    云中鹤与一旁的两名玄者对视一眼,速度奇快,从不同的方向,朝着宫素心袭去

    一时间,杀声震天,山谷间回荡着,好似千军万马般的声势

    狂杀宗众玄者与云霄殿等势力的战斗,异常惨烈

    宫素心更是以一敌三,虽然她是尊灵境强者,但同时对抗三名尊灵境强者,也让她有些被动

    然而宫素心不愧是狂杀宗的掌权者,其实力不容小觑,三人联手,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双方强大的实力差距,使得狂杀宗的使者,在快速减少

    只有身为堂主的十二人,还在苦苦支撑

    除了双方正在激斗的玄者,没有任何其他玄者会来这里

    神迹大陆,这里是曾经的神族居住的地方,如今已经荒无人烟,只有少数几个势力隐藏于此

    由于这里地势险恶,又有许多上古遗迹,以及遗留的阵法,禁制,和无处不在的错乱空间,所以,一般皇灵境之下的玄者,绝不会来神迹大陆

    即便是帝灵境玄者,若是碰到不该碰的东西,也一样有去无回

    所以,狂杀宗已经退无可退,也不会有任何人来支援

    让牧天一奇怪的是,十二枭一反常态,并没有第一时间来围攻自己,范围集中精力去对付狂杀宗

    这给了牧天一快速清理,对方皇灵境玄者的机会

    金阳剑在牧天一的手中,犹如龙飞凤舞,气势恢宏

    剑光一闪,血花飞溅,人头落地如此快剑,使得四周玄者,无法靠近

    帝灵境气势震慑四周,剑气如虹,霸道无比

    五六名皇灵境玄者,还未来得及撤退,便顷刻间倒地不起

    不远处,正在与狂杀宗堂主缠斗的云墨痕,面色一沉,心里暗惊,想不到牧天一的实力,竟提升的如此之快

    又是几名云霄殿玄者,被牧天一剑气击飞,五脏俱损,鲜血四溅

    云墨痕身形一闪,瞬间掠到那几名已经死去的玄者身前

    看到几具尸体的伤口,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均是一剑毙命

    这样的力量与速度,前所未见

    “想不到你的修为,倒是大有长进,上次饶你一命,这次我看谁还能救你!”

    云墨痕的身体化为一道残影,转瞬间出现在牧天一身前

    那柄墨色巨剑如一道黑色闪电,瞬间朝着牧天一劈了过来

    “太慢了!没一点长进,你也不过如此”

    牧天一脚下一踏,如一阵清风,在墨色巨剑的剑气下,消失了踪影,转瞬间,出现在另一侧

    “我这修为,杀你足够了!”

    云墨痕表情狰狞,他的确这几年没有任何突破,这心底的不甘,此刻被牧天一**裸的撕开

    如同强烈炸药,瞬间引爆了云墨痕心底的狂暴,与愤恨

    云墨痕面色阴沉,眼中寒光如刀,巨剑挥舞,在四周形成剑气漩涡

    上百道剑光在漩涡中肆虐,剑气嗡鸣,发出如远古巨兽般的咆哮

    剑气所过之处,草木瞬间化为飞灰,地面塌陷

    一股骇人的阴冷剑意,伴随着体内灵力的涌动,而疯狂激荡

    当这股力量不断凝聚,达到巅峰之时

    轰!

    一声巨响,剑气漩涡轰然炸裂,狂暴的力量,迸发出毁天灭地的剑芒

    在这种力量不断积蓄后,释放出来的剑芒,远比直接以灵力催发的剑气,更加恐怖

    这一击,已经远远超越了帝灵境中期的力量

    “你以为只有你才拥有剑意?今天就让你尝尝纯阴剑意的威力!”

    云墨痕的剑意,阴冷刺骨,让人如坠冰渊,牧天一感到自己握剑的手,似乎因这刺骨的剑意,变得迟缓了许多

    森冷的剑芒,在牧天一四周环绕,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哈哈!你就在这剑意中,慢慢感受死亡吧!”云墨痕疯狂大笑道

    云墨痕的笑声还未凝固,只见一道奇异的火光冲天而起

    这火光散发着三色光芒,还有阵阵嗡鸣,自火光之中传出

    就在云墨痕笑声愕然而止的时候,一声大喝响起

    一股更加恐怖的力量,充斥着四周空间,所过之处,寒气瞬间消散

    冰天雪地的阴冷,瞬间被极致的炎热取代

    轰!

    剑鸣之音犹如龙吟虎啸,傲然于世,响彻天际

    剑光火光融合在一起,向四周扩散,如星火燎原,力量不断加强

    剑光火光,包裹着强大的剑意,瞬间将云墨痕的剑意吞噬殆尽

    “这就是你的剑意?不堪一击”

    牧天一手握金阳剑,手腕一抖剑气激荡,四周的冰冷骤然碎裂

    剑意瞬间覆盖了整个空间,将云墨痕笼罩其中

    云墨痕没想到,牧天一的剑意竟然如此强大,似乎形成了一个禁锢的空间一般

    在这空间内,牧天一就是主宰,主宰一切

    云墨痕神色骤然大变,这种禁锢的力量,似乎让他动弹不得

    即便强行突破,你也会被周围剑气所伤

    此刻,他的身上已经布满剑痕,伤口并不深,却足以是他感觉到锥心的疼痛,这似乎牧天一有意而为

    云墨痕相信,只要牧天一想,他完全可以一剑杀了他

    似乎是察觉到云墨痕的处境,云中鹤一声怒吼,从三人中抽身出来

    此时宫素心的身上也已是遍布伤痕,看起来十分狼狈,不过仔细看去,大都是轻伤,并未伤及筋骨

    由于云中鹤的抽离,宫素心的压力瞬间减轻了许多

    感受到恐怖的威压,朝着自己袭来,牧天一身形暴撤数十丈

    属于尊灵境强者的恐怖威力,显露无遗,余威扩散,地动山摇,天空都为之变色

    一道剑光划破虚空,横扫而来,犹如开天辟地一般

    无边的剑势,化作锐不可当的洪流,向牧天一极速轰去

    几乎就在瞬息之间,剑气已经掠到牧天一身前

    “死!”

    云中鹤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声闷响,从牧天一身上,传了出来

    噗嗤!

    这剑来的太快,尽管牧天一反应极快,以一种近乎不可能的速度,向一旁侧了一步,却还是被其中一道剑气刺中了肩膀

    若是在慢一点,那中招的便是胸口

    云中鹤面露惊讶,牧天一能躲过这致命一击,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这小子交给我,你去清理狂杀宗余孽!”云中鹤瞥了眼云墨痕,吩咐道

    “我可以……”云墨痕实在不甘心,现在让他去对付别人,等于承认自己败给了牧天一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云中鹤冷峻的双眼,给瞪了回去

    “是,属下听令!”云墨痕看向牧天一的眼神中,带着极其复杂的神情,不甘,愤怒,嫉妒,还有更多的是恨

    身为云霄殿的天之骄子,他拥有的资源,那是数不尽的,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

    那个曾经,云墨痕认为是蝼蚁的牧天一,此刻居然已经有资格与云霄殿长老一战

    这让云墨痕怒火中烧,这是一种无法抑制的屈辱

    “怎么?小的打不过,老的就来了?”牧天一冷笑道

    同时,手捂着伤口,暗暗发力,以混沌之火止住不断流淌的鲜血

    此刻,体内七彩流光,快速修复着受伤的身体

    “哼!世人只会记得杀了你的人,绝不会记得你是怎么死的”云中鹤冷冷道

    “有道理,难怪云霄殿能屹立不倒,无耻已经被你们发挥到了极致”

    “废话少说,受死吧!”

    云中鹤周身灵气环绕,强大的气势瞬间飙升,尊灵境强者的实力,完全展露出来

    很显然,云中鹤想要速战速决,一个帝灵境玄者,根本不需要浪费他太多的时间

    与云墨痕不同,云中鹤散发出来的剑意,更加狂暴,但并不精纯,其中掺杂着难以掩盖的煞气

    云墨痕体质特殊,所以他修炼出来的剑意,更加阴寒

    那云中鹤的剑意,之所以蕴含着恐怖的煞气,难道是因为杀人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