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516章 魔王的微笑(三合一)
    “别开玩笑了!琼斯先生”

    里德苦笑:“我知道正如那个生命法庭所说,它是真正的至高主宰,而琼斯先生,你曾说过自己只是个...人类”

    顿了顿,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停下没有说

    伊凡笑了笑

    想说凡人之躯怎能比肩神明吗?

    哼哼~凡人之躯比肩神明算什么?

    我还见过‘神明之躯比肩凡人’的呢!

    比如那个**行星‘天神伊戈’之子,银河护卫队的队长‘半神星爵’,就真正做到了倒过来

    ‘神明之躯比肩凡人!’

    “话虽如此...”

    亚当看着里德:“这个凡人可是连我这个‘上帝之子’都能暴打一顿,想想看,我可是上帝之子啊!”

    他小声说

    “所以我认为伊凡绝对有比肩神明的实力,因为我觉得上帝创造了万物,他肯定是最强的!我作为上帝的儿子,肯定不算弱流!”

    与里德对比,亚当讲话可以说是傻里傻气,相当乐观

    傻人有傻福,因为他真的坚信世上有‘上帝’存在!

    虽然没说出口,但亚当心里在想,如果那个所谓的生命法庭真要灭亡人类,上帝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有了这一层因素,他没感到太大压抑

    “听着,理查茨先生”

    伊凡直视着里德:“虽然亚当的逻辑纯属扯淡,但我确实很强,现在开始你不需要活在绝望中了,我们既不需要躲,也不需要避,我们迎面‘a’上去!”

    “不!琼斯先生!”

    里德眼中全是惊恐:“你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强!”

    他突然觉得这个‘伊凡’不靠谱到极点,他继续道

    “也许我的描诉没到位,但...但不说生命法庭本身,就说它身边那些蛇头人身的金人,它们每一个都有摧毁我和亚当的力量!”

    “什么?瞧不起我吗?”亚当不乐意了!

    三人讨论到这,空气中的温度不知为何,逐渐变高

    隐约的能量波动,从天空传来

    亚当和里德起初并未察觉,伊凡却是感知敏锐,他微微抬头向天空看去

    蔚蓝的天空,已经有那么一部分变得仿佛黄昏一般赤黄,离奇而诡异

    云层之上,数百个通体金黄的蛇头金人均距站立,手中各持三叉戟

    其中为首一个蛇头金人的体型比另外几百个要大一圈,且这位就是光源所在

    正是他身上的光能染黄了那一小片云天

    “到了”

    那是一个较为尖锐的声音:“这里...就是第一里层宇宙,那颗名叫‘地球’的行星了”

    为首蛇人如此说着,用它那冷厉的目光开始扫视着地球的表面

    而同时伊凡也在下方仰着脖,打量着蛇人

    这些蛇头金人,形态体貌与自己在‘平衡之宫’所见到的那四头差不多

    “里德·理查茨”

    尖锐的声音再次从为首的‘蛇人’口中发出:“我是生命法庭手下的‘维权者’,是你罪行惩戒的执行者!”

    这声音相当有穿透力,里德浑身一颤,显然他也能听到

    伊凡眯着眼,他看到天上那个‘蛇头金人’的目光已经投在了这一片

    准确说,那目光已经锁定在了‘里德’身上,分毫不差

    能从这么大一颗地球的表面,快速且准确地锁定一个人

    那绝对要比普通人从一个‘大型蚁巢中’找到一只‘正确的蚂蚁’要难的多

    伊凡猜想,这家伙能这么快找到里德,极有可能是‘里德’被这些神事先进行了‘能量标记’

    因为自己的灵能,也能用来给人做标记进行定位,所以这功能伊凡很熟

    “来的太快了”里德望向天空,眼中闪烁着恐惧的星火

    两千多具尸体,那副绝望的场景再次在里德脑海中浮现

    里德过不去这道心坎,他始终觉得两千人的死,有自己的责任,他自觉亏欠

    ——倘若自己很早以前,不去研究什么穿梭...

    这些人...又怎会死?

    而现在...有更多的人要因我而死...我却无能为力...

    那是一种巨大的压力,不身处局中者,根本无法想象里德的心灵在承受着怎样的绝望与煎熬

    却听蛇首金人‘头领’继续道

    “生命法庭给予了你一个机会,里德!”

    声音呈直线投射,并不是所有地球人都能听见,而是只有里德与其附近的人听得见

    广场上有些人就听见了,他们纳闷地看着天空——天上来广播了?

    “你原本应该接受的惩罚,是见证第一里层宇宙整个地球人的灭亡,但现在,你有了拯救他们的机会”

    蛇人头领阴阳怪气道

    “你可以通过叩首来表示悔过,里德...跪下!俯首磕头!每磕一个头,我们就放过一个地球人类的生命,

    每磕两个,就放过两个,很简单吧?是的...这就是生命法庭给予你赎罪的机会!”

    里德的心脏剧烈收缩,地球上整整有70亿人口,自己每磕一个头,只能救一个人

    自己能救多少人?

    在0.3秒内,里德的大脑就自动计算出了结果

    一天有86400秒,倘若自己一秒钟磕一个头,以这种速度不计其他因素,一天也只能磕八万六千四百个头

    以一年365天计算,自己一年能磕三千一百五十三万六千个头

    倘若自己能再活100年,每年都保持固定的磕头量,余生最多能磕31亿个头

    也就是说,这意味着他要一直磕下去,就算磕到老死,也连一半人都救不到!

    这时蛇人头领笑了

    它露出金黄色的尖牙询问:“如何?”

    “混蛋!”

    亚当再也忍受不了了,他不待里德做出回应,两掌相交,周遭顿时聚集起了能量

    “那生命法庭算什么东西!惩戒?里德不就是通过了一个宇宙吗?你们算什么东西!我父亲‘上帝’都没惩戒里德,哪轮到你们!”

    亚当高吼:“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里德被你们羞辱的!”

    白色的光芒交织在亚当周身,渐渐形成了一团耀眼的‘裹身白色光球’

    见此一幕,天空之中的金身蛇人头领阴森一笑

    虽然距离较远,但它还是看到了地面上颇为明显的白色光团,它知道那其中有一个自不量力却又有点能力的弱者,想要反抗

    “反抗?”

    头领把手中金色三叉戟一挥,只一秒,身前便聚集出了一个房屋大小的金色光球,紧接着,它将三叉戟向地面亚当的方位一指

    咻~!光球仿佛得到指令!向地面的亚当飞速撞去!

    “喝!”

    亚当双目迸发白光,他大喝一声踏地飞起!体表白光伴随着他,与那金球迎头对撞!

    轰隆!两股能量迅速撕扯了起来!一时间在半空形成了一层层扩散的能量云!

    “愚昧”

    蛇人头领笑了笑,看着在空中战场中央,不断与自己发出的金色能量‘相较量’的亚当

    不过事实上它已经不怎么能看到亚当了,因为亚当那么小小的一个人,周身又布满白光,已经被遍布光能的空中战场所掩盖

    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

    它缓缓抬起手中的三叉戟,微微释能...便将更为庞大的力量注入到中央战场那份属于自己的‘金色能量’中

    只是多加了一点点力量,蛇人头领的金色能量就超越了亚当,属于亚当的‘白色能量’渐渐被压制

    ——这就胜负已分吗?

    蛇首金人头领阴森一笑——我还只用了一成不到的力量便已如此,若是再加两成,那么只需要一瞬间,这个愚蠢的家伙就会灰飞烟灭

    ——但那样的话,又怎会有趣呢?

    ——缓缓地增加力量,看着这个不自量力的人类,慢慢筋疲力尽,这果然才是我想要的生活调剂啊

    想到这里,蛇人头领开始缓缓增加对空中战场中央的能量输送,不急不缓,从10%,到11%,再到12.5%

    与此同时它侧过头,透过光云调整瞳孔看向了地面的‘里德’

    ——这个男人...会抱着什么样的表情呢?会是希望吗?

    ——希望被粉碎后的绝望,是我多么渴望的美丽风景啊...

    蛇首金人一手握着三叉戟输送能量,一边看着地面的里德,咧开嘴...笑了

    它果然看到了里德仰起的面孔中,带着那么一丝希望

    同时,它偶然一瞥,瞥到了里德旁边...还站着个人

    黑发的男人,同样仰着脸,像里德一样看着天空,注视着战况

    ——那男人是?

    它眯起眼睛想看清楚,但光云涌动,不经意间又将它的视线遮挡住了

    ——该死,这刺眼的光是在和我作对吗!他吗的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挡住我的视线!

    ——等等!关键时刻?

    ——我为什么会下意识地认为刚刚那是‘关键时刻’?那个人...有什么重要的吗?

    ——难道是我偶然一瞥,瞥到了什么让我无法释怀的东西?让我潜意识地想要查看清楚?

    正这么想着,那光云扩散变位,它又能看到地面上的那个黑发男人了

    男人的脸蛋很干净,有着一双蔚蓝纯净的眼睛,正仰着脸

    蛇人首领凝视着这张脸...思考了起来

    ——这张脸...

    ——就和人类一样,是普通的脸蛋

    ——也和人类一样,有着白皙的肌肤...

    ——嗯,瞳孔是蓝色的...很好看

    ——可是!这些都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为什么要认真地去看一个地面上的人类长什么样?

    ——生命法庭是叫我来羞辱一个叫里德的人类的,是叫我灭亡人类以绝后患的!而不是让我来看人类中哪个男人长得更帅的!

    ——我刚刚为什么非要去看清一个男人的脸不可?

    ——难道我是变态?

    蛇人首领一边用手中三叉戟射出光线与亚当空中对波,一边游刃有余地思考着

    ——不,不是的!我很清楚我绝不是什么变态!

    ——可是,那我又为什么,如此在意这个男人的长相呢?

    ——难道说这张脸,对我而言...有什么意义吗?

    ——还是说我见过这张脸!!!

    扑通!蛇人首领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等等!可我实在是想不起来这张脸了!

    ——人类是异族,异族脸盲效应导致我看每一个人类的脸都是差不多的,基本只有模糊的好看与难看的区别

    ——话虽如此,但我接触的人类...是很少的

    ——少到能让我留有印象的人类...恐怕只有...

    突然!它脑海中蹦出了一个名字!

    伊凡琼斯!!!

    ——玛的!不妙啊!!!

    ——这个人类该不会是!

    不知为何,它的全身开始发抖...蛇头边缘流下一滴金黄色的大汗珠

    是的,它见过伊凡琼斯

    当初伊凡一击轰穿星球结界闯入平衡之宫,吓退门卫并杀死‘爱与恨’的时候

    它也在场

    就是当时那四个蛇头金人中的其中一位

    ‘恨’被干掉,‘爱’被屠杀的时候,它就在旁边看着呢!一声也不敢吭!

    ——不,不会的!伊凡琼斯是主宇宙的生命!而这里是第一里层宇宙!他怎么会在这?

    ——他不可能出现在这啊!他有什么理由来第一里层宇宙?又有什么理由恰好出现在我‘任务目标’的旁边?!

    ——他...他...不...

    过去一幕幕残酷的记忆!不受控制地重新浮现在蛇人头领的脑海!

    ——

    那是平静的一天,蛇人头领像往常一样,在平衡之宫与‘爱’,‘秩序之头’,‘恨’及其他同僚,聊着‘地底供能问题如何解决’之类的琐事

    谈的兴起,突然外面轰地一声!是结界破碎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穿透一切,涌入它们所在的房间

    那声音浩瀚而有力,声称他叫伊凡琼斯

    这之后,几人正讨论着如何应对入侵者的时候,那入侵者‘伊凡琼斯’已经闯了进来,负责看门的巨神门卫在那样的存在下,连战斗的勇气都丧失了,拦都不敢拦

    自称伊凡琼斯的男人闯进来后,谈笑风生,仿佛他不是入侵者,而是回到家一样

    蛇人首领发抖,大气也不敢出,而四**则的‘恨’最有勇气,他上前发出了‘主人’对‘入侵者’应有的质疑!

    但仅仅是露出了‘敌对’的意图,‘恨‘便被那男人面无表情地一击轰成了渣!

    蛇人首领忘不了当时那残酷的一幕!

    自己相处了不知多少年的同僚,血肉一粒一粒地化成沙灰...散落在地

    而那个男人,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做了一个错误的示范’,说完继续谈笑,就像什么也没发生

    就像杀死一个尊贵的法则生命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很快,他的另一个同僚‘爱’也被杀死了

    那个男人猖笑着,将爱与恨的概念生生吃了下去,置入了自己的体内!他无视法则与法规!

    没人敢阻止那个名叫‘伊凡琼斯’的男人!秩序之头不断地讨好,整个平衡之间的众神!都屈服在了魔王的淫威之下!

    至今,蛇人首领仍忘不了那一日所经历的一切,以及那个男人脸上挂着的...残酷的笑!

    ...

    “嘶!”

    一个激灵!蛇人首领从可怕的回忆中挣脱出来!

    他一眼就看到在‘中央空中战场’的亚当已经在自己的输出下支撑不住了!自己的力量要是再继续加强输送下去,亚当必受重创!

    哗!蛇人首领紧急地晃动手中的三叉戟,把向中央战场输送的能量大幅回收!行动十分迅速!

    顿时,亚当的压力得到了缓解

    “维权者,怎么了?”

    一旁一位小蛇人面露不解地问蛇人首领

    “马上就要干掉他了...你怎么...突然收力了?”

    “我...我刚刚...瞥到地面上有一个人...”蛇人首领颤声道

    “人?谁啊?”

    “别...别问了...我...我只能说...我们的任务失败了...”

    发生这种情况,此时在中央战场的亚当也感觉到了

    他有些纳闷,自己明明已经支撑不住了,已经是大劣势了,对方怎么就收招了?

    失去了蛇人首领持续输送能量的战场...光云已渐渐消散

    “上帝之子...吗?”

    那蛇人首领稳了稳心神,虽然它不知道上帝是哪一位,但之前亚当自称上帝之子,就先这么称呼吧

    “你的勇气十分不错,我很钦佩,果然啊...这印证了我心中所想,地球上的人类都是值得尊敬的”

    蛇人首领凝视着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亚当,如是道

    下方伊凡眯了眯眼,他眼看亚当不支,刚要出手灭了这帮蛇人,怎么对方忽然停手了?

    “搞什么鬼?”亚当大声喝问

    “是这样的,我奉生命法庭的命令,这次的任务是要将你这颗地球上的全人类灭亡”

    蛇人首领一脸严肃地道:“但我反对生命法庭的决定,我认为生命不应如此被轻易剥夺,即便是低等生命!”

    亚当喘着粗气紧盯着蛇人:“但你还是来了”

    “因为生命法庭的命令是不可违背的,违背,就意味着我必须承受你所不能想象的惩罚”

    蛇人首领缓缓道:“可是就在刚刚,你的正义,你的勇气,深深触动了我,那让我...”

    它深吸一口气

    “无论如何,我决定放过你们,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生命法庭’会亲自来灭掉你们,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本人不会再对你们出手了!”

    蛇人首领眼角流出一滴金黄色的泪:“这意味着我回去后,必受切肢火焚之罚,但...”

    亚当一脸懵逼,地面的里德也是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转变如此之快,这...这家伙和刚刚相比...还是一个人吗?

    “无所谓了,如果必须有生灵受伤,那就由我来承担伤痛!”

    蛇人首领大手一摆:“祝你们好运!地球人!好了,话就说到这了,我们撤!”

    它说完,立马转身,周边的蛇人均面露疑惑,不知为什么领头的忽然下令撤退

    但它们还是服从命令,跟着蛇人头领转过身,几百个蛇人就要撤走!

    “等一下”

    一个声音忽然从后方袭来:“先别急着走”

    那是伊凡琼斯的声音!

    蛇人首领只觉后脊生寒!

    “大家快撤!快!都假装没听见!”

    这个命令下达后,众蛇人见首领语气慌张,直接加速不敢多问

    然而一个小黑洞骤然生成在群蛇之后,强大的引力立即拉扯住它们,任它们使上吃奶的劲也无法脱离!

    “假装没听见?这句话...我可是听见了”

    伊凡的声音如此之近!蛇人首领一回头!发现伊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空中,而且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啊?”

    伊凡微笑着摸着下巴:“比如...那个平衡之间?”

    心肺仿佛停止!蛇人首领瞳孔骤然收缩,它忽然想起当初‘爱与恨’双神被‘搓成灰’的时候!

    那个魔王!其面上挂着的残酷笑容,就是这样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