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李老板又动了挖人墙脚的心思
    提起行进山脉,恐怕很多人都已经自动将其与‘锐齿艾薇柯拉萨格兰的巢穴’或者‘禁区’直接划上了等号,以至于很少有人会愿意冒险抵达这片位于卡琳珊与泰瑟尔的交界边缘之地

    但事实上,这座森林密布的狭长荒野山区内,除了居住着零星的一些兽人、食人魔的部落外,还有一些怀揣着理想火焰的人类也隐居在这里

    之所以长达近二十年依旧没能被那些帕夏政权剿灭,这可能还要归功于早已逝去了十多个世纪的辉煌之瑞——赫姆纳萨尔

    当年艾薇柯拉萨格兰与夏恩四世联手将其屠戮并被夏恩四世搬走所有宝藏后,那片战后的废墟就逐渐被人所遗忘

    身受重创的艾薇柯拉萨格兰就一直盘踞在那里舔舐伤口,并收拢那里的兽人和食人魔们为她狩猎食物并袭扰夏恩的政权统治

    不过这种状况,只持续到了夏恩七世驾崩的时候

    成功复仇的艾薇柯拉萨格兰认为那片银龙巢穴的废墟已经不再匹配她‘夏恩的龙奎萨’的身份,于是在行进山脉的中段大肆兴修土木,重建了一座比当年辉煌之瑞还要气势磅礴的巢穴出来,并搬离了这个‘耻辱之地’———

    这个当年她成功战胜了赫姆纳萨尔却被夏恩四世算计并苟延残喘的地方

    如今近千年过去了,这里反倒是成了一些试图躲避帕夏们奴役的‘反叛分子’的避难所

    低垂的斜阳即将没入地平线,只有熹微的阳光撒入古老的洞窟中

    但即便如此,地势复杂的洞窟中依然能够听到一个年轻女声与孩子们稚嫩的朗朗跟读声

    不,事实上并不只有孩子

    在上百个孩子的周边,也有一些刚刚狩猎或是执行完任务的青壮年也目露虔诚的盯着前方他们唯一的‘老师’,也是他们的精神领袖,珍妮萨尔

    珍妮萨尔有着一头宛如白银的长发,残阳洒落在其上甚至会映照出一圈灿烂的光晕,让不少男性露出痴迷

    但只是转瞬间就赶紧垂下头,似乎认为自己的非分妄想,对于眼前的女精灵来说,就是一种罪恶的亵渎

    没有人不喜欢珍妮萨尔,男女老少通杀

    即便是一些心怀戾气的‘复仇者’,在被她那不拘一格一视同仁的柔和目光注视时,都会短暂的忘却心中的仇恨,而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来

    珍妮萨尔曾经告诉他们,只有不懈的学习文字,学习历史,学习更多未知的知识,才能够让他们将自己武装起来,去解放更多被奴役的人们

    因为文字是一切学习的基础,是学习其他事物的必要工具

    而学习历史,能够让他们变得聪明,从而以史为鉴,能够让他们规避一些致命的错误

    唯有学习,方能改变命运

    对此,已经初步摆脱被奴役的‘反叛者’们深信不疑

    也没有人知道这只半精灵的真正来历

    根据口口相传,似乎是在二十多年前,黑之兽人发动奴隶叛乱导致整个卡琳珊四分五裂各个势力门阀割据,难民流离失所,第一批鼓起勇气向着行进山脉挺进的难民们在遭遇食人魔的围攻时,珍妮萨尔出现了

    但她并没有亲自出手,反而是教授难民们如何利用复杂险要的地形与笨重的食人魔们进行周璇,最后利用山巅的滚石击败并赶跑饥饿的食人魔们

    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和民间的流传,这里汇聚起了越来越多试图逃避成为奴隶命运的反叛者们,并开始组建起武装力量,以去解放更多正在遭受苦难与奴役的人们

    而他们也不是没有遭遇困境,随着近年来他们劫掠贩奴团伙的次数越加频繁,也开始引来了不少政权的注意和清缴

    只不过他们仗着行进山脉这片废墟巢穴的复杂地利打游击,并没有对他们投入太大力量的镇压往往铩羽而归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的‘反叛组织’规模也到了瓶颈

    行进山脉周边除了他们培育的果园和洞窟中的蘑菇温房,并没有太多获得粮食的途径

    唯一适合耕种的卡琳河谷地,那里常年有猛兽和食人魔们出没

    即便播撒下种子,很可能刚刚发芽,就会遭到践踏和蚕食

    也有人提出过与外界进行交易,但一来他们除了吃多了容易拉肚子的蘑菇,和一些从山脉中开采出来的原矿,似乎并没有太多拿得出手的交易品,总不可能贩卖人口...那样话和那些帕夏们又有什么区别

    二来饱受敌视的他们一旦有了固定的贸易路线,很容易被卡琳珊本地的各种敌对政权利用,引来灭顶之灾

    许是感觉到了自身眼界与知识的匮乏,他们学习的态度愈加虔诚了

    只是有些有心人似乎察觉到了,今天正在教学的珍妮萨尔,似乎有些...不在状态

    而原因他们也能够大致猜到,于是目光纷纷黯淡下来

    西尔帕夏兴兵大举进攻卡琳港,他们早在几天前就收到了消息

    面对这种兵力的军事行动,他们这个仅有着不到八千人规模的‘反叛组织’根本就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万同胞像牛羊一样在屠刀的鞭策下,驱赶向那座宛如屠宰场的城池前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无动于衷’

    一只名为弥赛尔的半精灵,在留下了一封信件后,就只身离开了庇护所

    她信上说道:“珍妮姐姐,我曾发誓将永远追随于您,但我同样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几万同胞就这样因为西尔帕夏的一己私欲而葬身战场

    “对不起,我食言了,我知道,也许我的力量很弱小,也知道我可能最终什么也改变不了

    “但我依旧想让他们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将他们遗忘

    “有人曾经试图...带着他们一同反抗过...

    “哪怕...仅仅成了一瞬而逝的星火”

    那一天,珍妮萨尔望着弥赛尔留下的‘绝笔’,站在崖壁旁望着远方,久久没有言语,神情悲伤

    次日,他们就收到了消息,那近三万的奴隶近乎全部阵亡于卡琳港前

    只不过中途,似乎有股几百人的奴隶团伙,在浩荡的战场上逆势而起,在接连杀掉了几名督战骑士后,向着西尔帕夏的中军直扑而去,但很快就被绞杀殆尽

    就像是海洋上溅起的一朵浪花,仅仅荡起了一丝涟漪,便消失不见

    就像是她信中所说的那样...

    仅仅成了一瞬而逝的星火...

    珍妮萨尔今日的授课结束的比往日里早了不少

    一名身穿皮甲的半精灵游侠走上前去,汇报道:

    “珍妮萨尔,我们刚收到消息,卡琳城的庞特交易所今天确定下了一笔交易,他们将于三天后,押解他们交易所近六千人前往卡琳河畔进行交易”

    说道这里,那名女游侠似乎神情有些激动的咬牙道:

    “我们的人似乎看到了,战后有奴隶贩子疑似找到了一名重伤的半精灵带回了庞特交易所,也许...也许弥赛尔她还活着!

    “珍妮姐姐,我们要不要出手?”

    但让她失望的是,珍妮萨尔没有转身,先是眺望着远方感叹了一声:

    “六千人,庞特交易所倾其所有的交易...”

    旋即无比冷静的反问道:“那么,假设弥赛尔还活着,你又打算牺牲多少人,去阻止这场交易呢?

    “而侥幸这次行动成功后,我们有安置这六千人的食物和药品吗?

    “最后,我们又该如何应对瑞登联合会的全力反扑呢?”

    珍妮萨尔的问题一条比一条尖锐,却又一条比一条真实,如同一把把刀,刺进女游侠的胸膛中,刺的她面色惨白,神情惶然

    是的...他们‘珍妮萨尔’反叛组织也许这些年的确经营有了些起色,但比起卡琳珊那些早已根深蒂固的大组织,还是...

    太弱小了

    他们在面对一些小型的奴隶贩子时,之所以能够屡屡成功,无外乎他们每次都是以绝对优势兵力取得碾压性的优势

    而那些组织面对相对较小的损失和处理起‘珍妮萨尔’的难度偏高,往往会选择自认倒霉

    可这一次不一样,他们面对是瑞登联合会的两大巨头之一旗下的庞特奴隶交易所,还是他们所有的库存交易

    不谈营救的难度,就算侥幸成功,恐怕也会激起对方前所未有的打击报复

    “也许这个‘漠视’的决定的确很残忍,甚至很冷血,但这...就是我们的生存之道

    “而弥赛尔,也绝不会愿意看到那样的一幕的

    “柯妮,下去吧...

    “我有些乏了”

    名叫柯妮的女游侠神情恍惚的站起身来,垂首道:

    “对不起...珍妮姐姐,是我想当然了...”

    只是就在她即将离开时,洞窟残破的木门突然被另一名身材矮小的半精灵猛的推开,面色狂喜的嚷嚷道:

    “珍妮姐姐!柯妮姐姐!弥...弥赛尔姐姐她活着回来啦!”

    “真的?玛莉亚你不要骗我!”柯妮原本干涸枯寂的眼神瞬间活络了起来

    “怎么可能!”

    珍妮萨尔却是豁然回首,面露不可置信之色

    在她的占卜术中,弥赛儿明明应该...

    已经死了才对!

    就在这时,就听到玛莉亚有些忐忑的补充道:

    “可是...可是弥赛尔姐姐身边...还带着好几个陌生人呐

    “一个好高好大的大光头,他身上的魔力就像是落日一样耀眼,肩膀和脑袋上还挂着三只鱼人

    “还有一个更高更大的豺狼人,足足有我六个高...他真的好壮诶,而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浑身毛发都是银灰色的,就跟...就跟珍妮姐姐的头发一样,哎呀,谁都没有珍妮姐姐的头发漂亮!

    “还有一个浑身都被笼罩在板甲里的骑士,那个骑士也好可怕好可怕,尤其是那对藏在缝隙里的猩红眼睛...

    “我看着它的时候,就像在凝望深渊一样...不...就像深渊在凝视着我一样

    “真的好可怕鸭...”

    玛莉亚双手抱着自己的小脑袋满脸震撼道

    “可我们不是都禁止陌生人来访的吗?弥赛尔...弥赛尔她怎么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柯妮面露不解和忐忑之色,似乎害怕弥赛尔因为公然违背禁令,而遭到珍妮萨尔的驱逐

    “陌生的来访者?这个时候?”

    珍妮萨尔却是一反常态的没有当即提出批评,而是陷入了沉思

    ......

    “怪不得‘珍妮萨尔’这样的组织能在这里猫个二十年都没被剿灭,这种地形,简直就是游击战的天堂,正规军安内的噩梦啊”

    李维他们一路跟在克伦维尔身后,终于来到了这座闻名久远的行进山脉,一路望着这山路十八弯的吊诡地形,也不由深深感慨道

    “这种地形也许的确易守难攻,但也同样很难发展做大啊,没有耕地获取更多的食物,好像也没啥值钱的矿产,顶多也就偏安一隅了”

    一旁的菲舍也对着这片‘反叛者根据地’评头论足着,然后继续拍着李维的龙屁:

    “啊哈,还是咱们的泽兰迪亚天下第一,要啥有啥”

    “那可不是!泽兰迪亚洛斯逼!”相对木讷的霍兹也抓紧机会跟上节奏

    “恐怕并不仅仅是地形的原因,我能够感受到,这里的很多地方,似乎依旧残存着某种的迷锁的碎片,而且...有被激发过的迹象”

    却是夏兰薇珞丝在一旁提醒道

    “迷锁?”

    李维心中顿时一阵凌然

    迷锁这种东西,可是魔法的巅峰造物之一,其重要程度与地位足以堪比蓝星诸国的导弹防御系统

    而在科瑞尔,也基本都是传奇们才能勉强开始涉足的高端技术

    ‘难道这里已经靠近那头太古蓝龙的巢穴了?’

    李维突然想到了一个让他心脏砰砰直跳的可能

    “这里原本是辉煌之瑞赫姆纳萨尔的巢穴所在,也是...她的陨落之地,这些破碎的迷锁,是曾经的巢穴守卫”

    却是一旁沉默寡言的克伦维尔给出了答案

    李维这才恍然

    来自蓝星的他无比明白一个道理,当一个东西足够好的时候,就绝对逃不过一个命运:

    被山寨...

    精灵的迷锁自当年一战成名后,其他族群就开始争相破解这个被精灵们从另一个世界带过来的高端魔法技术

    于是人类的城邦有了结界枢纽,而精灵的宿敌们,巨龙也有了巢穴守卫

    而他们归根结底,还是迷锁的变种

    只是...这里还居然有人能够激发这么残破的迷锁?!

    人才啊!

    要知道他的巢穴至今也才有一个还是从黑龙坎革维安那小子巢穴里摸来的真视守卫...

    连基本的防护能力都没有,那叫一个寒颤...

    而唯一懂那么一点的布拉斯卡其实也是个半桶水,破解个魔像的结界中枢都险些要了他的老命,要不是卡卡半途接手了运算的工作,怕是他再续上十条命都够呛

    就在李维陡然生出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挖墙角的想法时,就听到一道高冷的清喝声自斜上方的崖壁上传来

    “来者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