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大坑
    水患还在,家园还是被淹,但是有足够多的帐篷和食物,又有原亮的军队负责分发,勉强让灾民将就度日

    原亮在水患地区看过一遍,具体如何排水、如果安置灾民、如何重建家园,都要由当地官府去解决去处理,轮不到原亮操心

    大略看过一遍,水势减缓,估计再有几天就能退去原亮打算带人走了

    去到剑侍那些人的营地,一片片离地而起的架子上堆着无数粮食,外面蒙着雨布,营地四角零星站着几个守卫

    原亮到来,营地中响起哨声,剑侍等人快速赶来:“老大”

    原亮也不进去,随口吩咐:“再坚持几天,等洪水过去,把粮食发了,你们就回去”

    “是!”一群人大声应是

    原亮左右张望张望,打声呼哨,这是想走了

    血影上前一步:“公子”

    原亮转头看他血影小声说话:“前几天,有些修行者在打架”

    “打架?闹水灾呢,他们打架?”原亮心下有些不以为然,纯粹吃多了撑的

    “好像是在争抢什么东西”血影继续说:“打架的时候我们去看过,打的很凶,死了十七个人,六十多人受伤”

    原亮震惊了:“死伤这么多?比水患害死的人还多?”

    “以我观察,应该是三方人,其中一方人抢到东西就跑了;另一方去追;最后一方人数比较少的、死伤比较严重的,留下来救治伤员;我们想去帮忙,他们不需要,好像是有仇一样的生气……”

    “不要你们帮忙?他们疯了么?”

    血影继续说:“那些受伤的人气不过,说是等师门来人什么的,应该还会继续打……三方都有人受伤,他们不用我们帮,我们就去救别人,那些不用我们救的人疯了,骂我们不说,还想杀我们;我们琢磨着,咱是来救灾民做好事的,就没和他们计较,救走伤号,让轻伤的照顾重伤的,我们就走了”

    这件事做的没问题,原亮琢磨琢磨,他们怎么打是他们的事,不想活就去死吧,点头说:“做的对”

    大黑鹰已经落在身边,走来走去颇有些无聊的感觉

    原亮想离开,不想外面却是来人了

    一名剑侍跑过来:“公子”

    “嗯?”原亮往远处看:“谁来了?”

    “他们在找血影师兄”

    血影也有些意外:“找我?”

    “还有影卫师兄”

    他们这几个人太好认了,一红五黑,都是异族人相貌,说着一口怪异汉话

    就这个时候,外面来了一百多人,倒是没有硬闯,最前面一个人大声说话:“御刀宗宗万行有事询问此间主人,还望不吝赐见”

    血影有些意外:“公子?”

    “去看看”原亮走去门口,血影和影卫跟在后面

    一红五黑五个异族青年再次出现眼前,门前两个青年小声说话:“就是他们”

    最前面是个面白无须的大汉,看了一眼光头原亮,犹豫一下,冲血影拱手:“宗万行这里有礼了,敢问先生可是叫血影?”

    血影走前两步:“我是”

    原亮有点想笑:“有意思,查的够清楚的”

    在这片地方,原亮不在,血影就是老大,他带着五名影卫处理所有事情

    有强大武力支持,又有林一出具官府公文,他们才能让这片地方快速安定下来,才能让粮食顺利发送下去,不至于被人抢,也不会被官府克扣

    也幸亏是血影、影卫,又有蛇男蛇女和四十剑侍都在这里,当真杀了好几百人,才算是杀出一片和平,顺便杀出个威名

    宗万行沉声问话:“三日前,我门下弟子与澜沧门、太望门械斗,血影先生可在?”

    “在”血影轻声说话:“我们六个都在,但是你们打你们的,关我们什么事?”

    “我想问一下血影先生,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是在抢什么东西吧,人多的那些人抢到了,就跑了,另一帮人去追;我看还伤着一些人,就去救助,就这样”

    “救助?宗某还想再问一句,你说是救助,为什么要阻拦我们杀敌?”

    血影愣了一下,颇有点无奈的看向宗万行身边两个青年:“当时一共有四五十人受伤,轻伤的跑了,重伤的跑不了,我救人也有错?”

    “救人没错,可是不问青红皂白胡乱救人就有错”宗万行往营区里望了两眼:“你们在救灾民,是做好事,阻拦我们杀敌这件事儿也就算了,我想问先生一句话”

    “你问”血影的声音有些冷

    “先生救走的那些人呢?”

    “不知道”血影懒得说假话:“我们只是救人,不想招惹麻烦,把那些人丢去录军城就走了”

    “录军城?”

    “宗先生不相信,可以去录军城问”

    听到是这样一个答案,宗万行有些怀疑,沉默了好一会儿:“好,我相信先生,我们走”一挥手,转身要走

    血影看向原亮,意思是要不要拦下来,这里不是你家,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问话就问话的

    原亮摇头,没必要掺和到这些破烂事情当中

    宗万行带着百多人往北走,只是没多久又回来了:“我们说来说走说走就走,血影先生也是修武之人,难道就不生气?”

    感情是在试探我?血影笑了一下:“和你生气?”

    宗万行思考好一会儿:“我想再问先生一句话,血影先生、或是您的手下,有去过长寿村么?”

    “没去过”

    “没去过?”宗万行有些不信

    血影叹气,唉,要不是公子在这里,你早死了

    原亮轻声说上一句:“没事”血影嗯了一声

    就在这时候,空中飞来一只信鸽,落到宗万行身后一人手中,那人取出纸条看上一眼:“掌门,找到他们了”两步跑来宗万行身边

    宗万行一把抓过纸条扫了一眼:“走!”

    这次是真的走了,往北全速赶去

    一百多人,轰轰的就跑没影了

    原亮笑着说道:“这次事情,你们做的对”

    “多谢公子”

    “谢什么?”原亮笑着说话:“再坚持几天,水下了你们就回去”

    蛇男忽然出现身边:“公子,我和蛇女做了件事,请公子责罚”

    原亮叹气:“血影没做的事情,你俩去做了?”

    “是”

    “杀人了?”

    “没有,绝对没有”

    蛇男蛇女和血影做事情的方法不同

    站在原亮的位置来说,他们都有道理,也都做的对

    蛇男蛇女来请罪,就是说担心这些人会危害到原亮、或者是危害到血影等人,他们偷偷去查了一下

    如果没有发现,他们什么都不会说现在既然出来请罪,就是说这些事情很可能跟原亮有关

    原亮笑了一下:“说吧”

    “我和蛇女分开跟踪那两帮受伤的人,听到他们说蓬莱”

    原亮愣住:“蓬莱?”

    “他们只说过蓬莱,其它的都没有听到,我和蛇女又去了长寿村,那里出现一个大坑……”

    “下去了?”原亮打断道

    “没有,大坑很深,下面一片漆黑,还往上冒寒气,我们没敢冒险”这句话说全了是,他们的性命是用来保护原亮的查探消息可以,不能随便送死,除非是为原亮而死

    不论蛇男蛇女,还是血影,他们都是在为原亮考虑,是做事方法不同

    原亮想了一下:“大坑还在?”

    “在”

    原亮不太想凑热闹,可事情跟“蓬莱”有关?

    稍稍想了想:“去看看”

    蛇男往前走:“我带路”

    随便留了点人照看营地,四十剑侍、影卫等人全部一起北行

    一直往前走,没多远就看到一条浑黄大河向下游奔腾流淌,水面上偶尔还会飘过一件半件衣服之类的东西,更多的都是树叶、树枝等物

    “从水上面走”蛇男跳到水面往上游跑去

    河道被大水拓宽许多,岸边尽是黄泥,还有残积在那里的各种破烂,依旧是树枝树叶居多,也会有门板、桌子什么的

    沿着河水跑出去半个多小时,拐往一条小路,很快进入林中

    林中只有泥泞,很不好走

    原亮等人当然不在意路况,没多久穿过树林

    蛇男往右手指了一下:“那里是长寿村”

    长寿村在山坡上,山坡上修有几条水道,还堆着一面石墙在正常情况下,不论下多大雨、积多少水,肯定淹不到长寿村

    村子四周有山、林子,还有很大一片田地,是个好住处

    可惜,这一次倒塌了很多房屋

    在长寿村村后的山坡上有个长宽十米左右的大坑

    大家很快来到坑边,如同蛇男说的那样,从坑底往上冒寒气

    不是吧?跟神话故事里的妖怪洞很像啊原亮探头看了一会儿:“下面有人”

    “有人?”血影当时就想下去

    “他们上来了”原亮带着人退后几步不多时,从大坑里跳出来两个黑衣人

    都背着个小包袱,胳膊和腿上绕着一些细绳,手中握着两把又像铲子又像刀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