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异变
    原亮忽然长高、忽然有头发,成为浮云山最大的谜题,到底发生了什么?原亮到底做了什么?或者是吃了什么?

    很多人弄不明白,跑来询问原亮……却是连门都进不去

    铁牛回来了,和张先守门还有个疑似被刺激到的宗真,整天都在辛苦练刀

    原亮也在修炼

    在知道金色光点是什么之后,原亮好好捋了捋体内的诸多穴位

    一千零八十个,够多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痛不欲生、两次伐体重建的血脉已经变了,原亮要捋清楚每一条血脉

    单是捋清血脉这一件事,就用去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问题是捋清了也没用

    他以前的功法都是按照人体血脉运行,现在是有了一副全新身体,也能记住穴位,但是没有修炼功法!

    不仅是神木功没法洗脸,连血炼术也不能练

    在捋清血脉之后……也许不够安全,起码捋清并记住大部分,原亮拿出第二块神书

    这本神书一直看不懂,现在也一样……尽管是有了新的穴位和血脉

    有个好处是,现在再看第三块蓬莱神书,不会忘记阵法图了

    又过去十几天,原亮走出院子

    宗真跟个疯子一样,不知道多少天没刮胡子,应该也没洗脸,反正就是在练刀

    看到原亮出来,宗真问话:“第四刀能看懂么?”

    原亮接过刀谱,稍稍看上一会儿:“给你了”

    “给我了?”

    原亮心底有点失望

    刀谱上四条线,以前能看懂三条按照现在修为,在看到第四条线的时候,好像就是在看一条线,看不出任何刀意,比以前还不如

    回头看第一条线,体内倒是自动涌起一股气息,可惜那股气息走不了多久就散了

    经脉发生变化,在没有刻意引导的情况下,自己就散了

    再看后面两条线,也是一样结果

    把刀谱送给宗真,原亮再次去到演兵场,让所有士兵站远

    右手一伸,原刀出现掌中

    稍稍活动一下,尽管全身经脉发生变化,但是一股真气……现在不是真气了,是灵气

    在穴位和经脉发生变化之后,尽管原亮不会任何有关于造化境以上的修行功法,但是身体会自动吸取山中灵气

    如同十乱之地樊笼中的灵气一样,很少很少,却是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自动进入原亮身体,是被这具身体吸收进去的

    原亮能感受的到

    在这之前,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是武道修行者了解

    现在的了解是这个世界很贫瘠,几乎没有什么灵气也就是在浮云山,在满满都是珍惜药植的药园中,还有一株更神奇的朱果树

    虽然不懂功法,但是这具身体很强

    在捋清体内经脉之后,原亮在院子里转了转,满园珍贵药株,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不论年限

    当然,年限越久的宝参总会含有一些灵气,可是用处不大与其这样糟蹋宝参,不如去十乱之地的樊笼里修炼

    整个院子里唯一还有一点用处的就是朱果树

    难怪朱果如此稀少、宝贵,还真是不一般

    在身边发生变化之后,这株以前只能用来延寿的宝贵药株也多了许多用处,可以快速增加体内灵气、增加造化境的修为,问题是,我现在是造化境么?

    原亮有些疑惑,书上不是说,在修成造化境的时候,身体会出现异变……这个已经有了,我都不光头了但是还应该有异象出现……

    算了,反正都是想不明白的事儿

    这该是多么有意思的一件事啊,修炼到原亮这种境界,一不知道是不是修成造化境,二不知道修炼功法,三,对什么什么都不明白,都要慢慢去猜去摸索

    比如练刀,现在的他就是在摸索中练刀

    催动灵气,放松身体,让灵气在经脉中运行,带动手臂挥舞原刀……

    一道白色刀芒飞向远处,无声切断几十米外的木墙,木墙倒下,砸到地上发出轰的声响

    不是吧?原亮愣住,是真正的离刀而出的光芒,好像是实刀一样

    远处士兵都看傻了:“怎么回事?”互相询问也想不明白原因

    眼见原亮在发呆,有两个女兵大着胆子走近几步:“公子!”

    原亮想了好一会儿,转头看过去

    “公子,你这是什么刀法?”

    原亮轻轻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再来一刀”女兵退到更远处

    “修墙”

    “我们修,公子你练刀”

    原亮又愣了一会儿,想说不练了,传出飞来一只信鸽

    有女兵接住信鸽,抽出纸条扫了几眼:“公子,出事了”

    原亮轻迈两步,来到那女兵身边,接过纸条看了两眼,马上打声呼哨

    没多久,大黑鹰快速飞来,原亮纵身跳起,这一跳竟然有五十多米高……

    原亮自己都吓一跳,身体真的是变强了!

    在过去的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原亮一直在跟自己的身体较劲,始终没修炼

    今天练了一刀,吓自己一跳再跳个高,又吓自己一跳

    大黑鹰也很意外,低飞在十几米高的地方,不想原亮竟然嗖的窜上天……大黑鹰呼扇下翅膀,在空中快速一个转身,同时飞高一点;原亮轻身落下,好像羽毛一般轻盈

    大黑鹰没感觉到原亮落到身上,身体飞过这块地方,转头回看……人呢?

    高处低处都没有人,背上响起原亮的声音:“北飞”

    正常情况传讯会使用战鹰,可原亮神出鬼没的,想要找他只能动用大量信鸽,同一条消息起码有二三十只鸽子飞向各处传递

    这次发生的事情很紧急,大都出事了

    两天前,大都出现一个高手,单人独剑闯皇宫,杀死李勍

    李勍都被杀了,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宫内战死高手一共一千六百七十六人,包括刘境,也包括刘境麾下的那些超级高手

    被杀的一千六百多人当中,最少有一百多高手都是出尘以上修为,接近宗师境界,其中更是有十个左右的宗师级别的高手

    这些是皇家底蕴,也是李家的全部力量

    可是这一战,全部死光了

    此外,政事堂守卫、加上皇宫守卫、又有一众高官,连张定邦和果一夫都全部战死

    事情发生后,仅有于扬名存活下来,因为当时老人家没去政事堂

    杀人之后,那高手就走了,毫发无伤、全身而退

    匆忙间,于扬名临时掌权,向四方发出消息……

    原亮知道的已经晚了

    首先是于扬名赶去皇宫就要用去很多时间于扬名也发狠了,皇上忽然被杀,一群亲王、皇子想要争权

    在这种情况下,于扬名跟齐国公、再战侯联手,又有两位伯爵大人,才勉强压制住大都城内各方牛鬼蛇神

    到了这个时候,于扬名才能向四方传送消息

    消息先传到宁城道,林一再向各个传消息,等到了原亮这里,已经是两天之后

    主要是大都城内乱了

    这一次能够压住各方骚乱,依靠的不是军队,也不是衙门,而是三大武院

    于扬名以首辅之名向三大武院发出消息,征调全员教师、学生,马上分发武器,以各个班级为战斗小队,迅速进入大都城掌管城防

    为避免发生意外,所有军队,非皇令和相令不得擅离驻地

    于扬名还要派人请留在大都的四位爵爷去政事堂相商事情

    南朝一共是三公七侯二十四伯,有被原亮杀死的,有被敌人杀死的,更多的都是驻守各处边疆留在城中的四位爵爷没有实权

    但是多年带兵,很有些中心手下

    在这种时候,于扬名不求四位爵爷能够帮忙,只要不捣乱就行只要能让新皇顺利登基……

    这才是最难的!

    李勍有一堆儿子,五殿下李持今年已经十五了,在他下面还有三个十岁以上的弟弟,在他上面有太子和三位哥哥

    李勍忽然离世,太子肯定有想法

    好在太子被派在北疆

    二皇子也被迫离开都城

    这哥俩离开大都的原因都是因为原亮

    太子距离大都比较远,一来一去……估计没戏了

    二皇子到大都不到半天路程

    可三皇子和四皇子就在大都城,而且三皇子一副淳淳君子的样子,很是贤明……

    李持更远,跟沅沧游历天下之中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就一定要尽快解决

    原亮先去军营,一声令下,五大营士兵马上出动,别的不管,先护住宁城道

    跟着直飞大都城

    于扬名累惨了,事发后两天没睡觉,不敢睡,太多事情要处理,太多人要见

    在事情发生后没多久,于扬名赶来皇宫的时候,三皇子带着侍卫来了……

    单就解决三皇子,就废了好大劲

    于扬名是首辅,皇宫发生噩耗,于扬名马上召集禁军

    三皇子拿着名头压人,想要暂代未来君主行使皇权

    怎么可能?一旦把这个权力放手给他,估计就拿不回来了

    于扬名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说现在这个时候,要先安定皇宫、安定大都城才最重要,而后是缉拿凶手,至于临时摄政这种事,我没有这个权力,我不可能同意,除非你杀了我

    皇位之争,就是打死于扬名也想不到会是面临这样一种局面

    为了安住三皇子,于扬名甚至没敢说要请太子和二皇子回来以后再做定夺只是说,要请宗室和王公大臣一起商议

    三皇子努力试了好一阵儿,奈何手中无兵,也没有交好的将领,眼睁睁看着一个空荡荡的皇宫,硬是没有办法入主……

    其实三皇子还算是好的,皇宫内有四皇子、还有六七八皇子,这一大堆皇子……年纪小的不用说,四皇子住在宫内,此时发生灾难,在敌人离开后,四皇子和母后略一商议……

    其实不用商议,不论他的母后还是他,都希望他做皇上,所以呢,马上就有小太监来请于扬名进宫

    于扬名进宫了,但是没见四皇子,直接去御书房拿了玉玺离开,再传出一道命令,封宫门,没有皇令和相令两道大印,宫门不许打开,违者斩

    于扬名知道自己势单力薄,在抢了玉玺之后,马上派人去请四位爵爷,同时给三大武院院长写信

    为避免节外生枝,于扬名甚至都没敢动用第一军院的师生

    所有一切,都要等大都城安定下来,等到一个能够力挽狂澜的人出现,然后再慢慢计议

    原亮看见于扬名的时候,老人家满眼血丝

    原亮吓一跳:“你这是多久没睡了?”

    “不知道”于扬名在政事堂中召见各方官员商议让大都城快速安定下来的方法,犹豫着该让谁带兵,原亮是闯进来的,从天而降,跟着就进入政事堂

    所以,于扬名一脸严肃表情:“你想做什么?”

    “老人家,你想多了”

    “想多了?你不是为皇位而来?”说白了,就是为了李持而来

    原亮沉默片刻:“我想知道皇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这是于扬名的回答

    “不知道?”

    “只知道是一个异族高手,大个子、穿一身金色衣服,一脑袋金毛,手里是一把铁剑”

    “怎么来的怎么走的都不知道?”

    “不知道”于扬名回头看看:“要是就为这件事情……我很忙”

    原亮想了一下:“我带兵过来”

    “不行!你要做什么?”

    “我对皇位不感兴趣,但是很不喜欢太子和二皇子几个人,他们不可以继位”

    “你还是为了皇位而来”于扬名冷笑道

    “你傻么你?”原亮气坏了:“李持继位,你辅佐他,我离开大都,我的人也不会来大都,谁当皇帝能怎么着?”

    于扬名沉默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青衣官员拿着一封信快速跑进来:“相爷!北面的快信!”

    于扬名一把抢过,打开后扫了一眼,面色瞬间就变了

    原亮抢过来扫了一眼:“去他大爷的!”

    刚骂了一句话,又一个小吏跑进来:“急信!”

    原亮抢先拿过来,凑到于扬名面前一起看,跟着说话:“我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