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岳父出事
    于扬名面沉似水,犹豫片刻,忽然鞠躬:“麻烦了”

    原亮纵身离开政事堂:“在我回来之前,谁也不许进皇宫!”

    不是商议,是命令!原亮说了话就走

    于扬名有点无奈,可是能怎么办?拿着信走回堂中:“你们看看吧”

    一众官员,分左右两边各接过一封急信,看过后都是一脸深沉

    这个时候的原亮又飞了,不是北上,而是南下,飞去宁城道

    林一知道大都城出事,一道道命令下去,整个宁城道安然无事

    可是原亮来了,阴沉着脸出现眼前

    林一没反应过来:“你是谁?”

    原亮变高许多,还多了很多头发,好在相貌没变,声音更是原先那样,轻声说话:“出事了”

    “你是……怎么这么长头发?”她问了话,可原亮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犹豫一下,轻声问话:“怎么了?”

    原亮深吸口气,一把搂住林一:“咱爹走了”

    林一马上白了脸色:“什么?去哪了?”她希望没有发生意外

    可原亮没有时间啊,用力搂住她:“咱爹被高手杀了,咱爹部下三千多人战死”

    林一怔住,眼泪刷的就出来了

    原亮小声说话:“我去请金独一师兄过来,再调兵过来,然后我去给咱爹报仇”

    “大都城……”林一忍着泪说了三个字

    她是朝廷命官,有守土之责,更有爱护百姓之义,不只是宁城道百姓,她希望天下百姓都能和乐幸福

    原亮用来抱了抱:“我得赶紧走,你……”

    “你去吧,记住了,给爹报仇!”

    “是”原亮使劲抱了抱,亲了她额头一下,转身出门

    依旧是飞,找到已经到达宁城道的五大营士兵,直接去找风林火山四高手:“知道剑侍他们在哪么?”

    四高手给了一个大致方向,说前些时候曾经从那个地方发回来一封信

    原亮记下地名,再下令:“挑选五千精兵,北上!”

    五大营中已经全是高手,又在高手中挑选精兵……

    原亮继续说:“直接去北疆,带着四只战鹰,到地方就给我发信”

    一道命令之后,原亮继续飞,这次的目标是原部落,找到金独一四位宗师:“李勍被杀,很多人被杀,西北守兵被杀数千,北朝已经在进攻关城”

    对于宗师来说,这些事情很难影响到他们,他们更在意的是原亮怎么长高了?

    金独一问话:“你是原亮?怎么长高了?还有头发了?”

    “这个不重要”原亮很着急:“没听见啊,出事了,大都城、西北驻军、北疆,全都出事了!”

    看到原亮的表情很不对劲,金独一想了一下:“西北……你岳丈就在西北?”

    “是,我岳父出事了”原亮沉着脸色拱手道:“我想请四位先生赶去大都,替我压住大都城,你们去找于扬名,就说是我拜托你们来的,他会告诉你们怎么做”

    原亮的岳丈出事?不是死了吧?

    这就问题大了,比李勍被杀的后果还要严重!

    金独一说声好,又说你先忙,我们马上就走

    卢生多问一句:“要带兵么?”

    “带不过去,没有时间”

    四位宗师就明白了,喊来卓一等一些高手,大家简单收拾一下,马上出发

    原亮则是继续飞,按照风林火山说的地方去找沅沧

    好在车队很长,还有很多很多人

    飞到地方大略一问,再找上一找,很快找到沅沧

    跟所有人一样,沅沧也吃惊于原亮的变化:“你这个是怎么回事?”

    “出事了,我要带走李持,老师带着所有孩子留在前方城市,龙甲军要跟我走”

    “什么事?”

    “皇上被杀,我岳父被杀,北边朝廷又在进攻边关,要疯了这些人”

    沅沧有点担心:“你这点儿人手?”

    “够了”原亮去找剑侍、影卫,让他们带着龙甲军、罪囚营先把这些孩子送去城中,然后赶去北疆,特意提醒一句:“自带粮草”

    影卫要提前出发,寻找风林火山率领的五千精兵

    跟沅沧又说上两句话,带李持回去大都

    依旧是直接找于扬名:“你能护住他么?”

    于扬名犹豫犹豫,很想说能,可万一出现意外呢?

    原亮想起来一个人,秦八

    秦八是李勍扶植起来的一代枭雄,大都城内有很大名头、很大势力秦八的孙子秦剑是原亮在青云武院时的同学

    原亮想要带李持去找秦八,可李持想要拜祭李勍,说不拜就是不孝

    原亮不同意,现在很少人知道你回来,可一旦祭拜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你回来,有人会有一些别的想法

    “个人安危无关紧要,弟子不想做不孝之人”李持尽量把话说的委婉

    原亮笑了笑:“也好”

    于扬名没有阻拦,亲自带着原亮和李持进入皇宫

    大门紧锁,门前、宫墙上全是守卫,有皇宫守卫、有禁军、还有三大武院的师生

    于扬名出示玉玺和相印,大门敞开

    大政殿,李勍最愿意也是最常待的地方,如今一片白茫茫,殿内殿外挂满白绫,书案变成供桌,摆满贡品

    桌后是冰石棺木,合着棺盖

    李持在殿门口跪下,叩三个头,跪行入内……

    他想看一下李勍现在的样子,被于扬名拦住:“殿下……”

    李持两眼泛红,迟疑一下问话:“父皇……在里面么?”

    “在”

    李持就明白了

    不让看只有一个原因,受到的伤已经严重到无法复原相貌

    原亮没进去,背负着双手站在门口,一头长发飘舞,又一袭白衣,难得的也有了沅沧那种谪世仙人的感觉

    前面走来一队侍卫,路过大政殿时齐齐停下,躬身施礼后再向前巡逻

    殿前外廊走来三名內侍,最前面一个人打量原亮,不认识,没见过,哑着公鸭嗓子问话:“你是谁?”

    原亮看他们一眼,没说话

    公鸭嗓子犹豫一下,走近几步往殿里看

    殿内只有两个人,门口倒是守着很多內侍

    公鸭嗓子看见跪伏在地的李持,还有一旁跪立的于扬名,这两个人太容易认了

    公鸭嗓子看看殿前林立的许多內侍,再看向原亮,好像是想要问话一样,走向原亮:“你在这里做什么?”

    原亮懒得说话,也不想搭理他可公鸭嗓子刚刚问了一句话之后,不等他回话,一步窜进殿中

    是高手,很高的高手,一步来到李持左侧,右掌拍向李持脑袋

    如果没有原亮,李持死定了

    在公鸭嗓冲进大殿的时候,原亮右手一挥

    几乎是一瞬间,公鸭嗓冲到李持身侧,已经拍出去右掌,一道白光闪过,公鸭嗓啊的叫了一声,右臂齐肩断掉,鲜血狂喷而出

    公鸭嗓竟然没退,可惜原亮进到殿中,一巴掌拍晕他:“交给你了”

    于扬名慌忙起身……

    殿外一堆內侍已经慌了,快速冲进殿内,看见五殿下李持和丞相于扬名都没事,便是有些慌乱的站在门口

    “出去”原亮冷冷说上一声

    于扬名大喊:“出去!”

    一群內侍赶紧离开大殿,在殿门口惶恐不安的立着

    鲜血喷了李持一身,李持跟没有感觉一样,继续跪伏,拜了好久好久,还是于扬名提醒:“殿下,上香”

    李持这才起身去点香

    等三支长香插进香炉,转身看向还在流血的公鸭嗓:“他是谁的人?”

    于扬名摇头:“臣这就找人审问”

    原亮还有事儿呢,走进殿内左右看看,又看眼冰石棺木,心下一声轻叹:再能折腾又如何,还不是死了?早知道这样……早知道你能这么早就死,还不如让我杀了

    于扬名去门口传令,很快跑进来一队侍卫,抬着昏死过去的公鸭嗓离开

    于扬名又让內侍去给五殿下取衣服,再跟李持说话:“殿下请节哀”

    李持嗯了一声,转头看向原亮:“师父,你能帮我报仇么?”

    “你得能活下来才成,出去吧”原亮往外走:“擦地”这两个字是跟內侍说的,马上有內侍进殿

    于扬名劝李持离开大政殿,李持不肯,想要守孝

    原亮冷声说话:“我不管你尽孝,我要去杀人,你得跟我离开皇宫”

    这个时候,前面来了一群人,前面是妃子、娘娘,后面跟着一堆皇子皇女,有睡醒惺忪的、有迷迷糊糊的,还有被人抱着来的……

    他们一直被关在宫里,想见于扬名不行,想出去也不行,整日还要跪在大政殿守孝,这刚去睡一会儿,就有內侍报说,于扬名和五殿下回来了

    原亮哪有心思搭理他们,冷着声音跟李持说话:“要么跟我出去,要么我自己出去”

    李持很犹豫

    于扬名一把拽住李持:“先出宫再说”

    可惜刚走出大政殿,十几米外传来女人的声音:“于大人请留步”

    于扬名很无奈,一大堆事情要解决要处理,偏又被宫里这堆女人缠上?略一犹豫,抱起李持就跑

    女人们急了:“拦住他们!”并快步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