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还没打有人投降
    伴随着国书发布,刘韬也没有忙着立刻开打,士卒集结的同时,也在等待南匈奴单于的到来,打算先把事情谈妥了,再出发

    与此同时,通过锦衣卫暗卫的渠道,各地都有传闻,只要开战前主动投降的:文官可以通过一场特别的,也就是没有年龄限制的科举,来留用;武将方面接受测试,根据实际能力进行录用

    这个消息最初被认为的谣言,可越来越多人那么传,那么就很难当做是谣言

    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个消息被传递到晋国和燕国全境,各郡各县的官员耳中……

    代郡,太守傅睿已经五十多,长子傅允在袁绍那边出仕,私下与其沟通,希望他暗中投效晋国傅睿年纪已经大了,没什么野心,自然是要为两个儿子谋出路

    就在今天,傅允又过来了,依然是代表袁绍过来意思很清楚,就是当鲜卑人南下的时候,开放长城,把鲜卑人放下来,他们是袁绍请的援军

    这个傅睿就为难了,毕竟他看穿了袁绍的想法

    他现在表面上还是燕国的太守,主动开城墙把鲜卑人放进来,那么损害的首先是燕国的利益和名望鲜卑人哪怕是作为援军南下,一路上烧杀劫掠,难道还能少了?

    傅睿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传出去,不管燕国颜面如何,他自己肯定是被人唾弃

    不过就如同傅允所言,只要能够击败刘韬,突破他的不败传说,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天下畏惧刘韬这个‘仙家子弟’太久,如果不破除这个名头,那么也没必要继续打下去,直接投降更好

    “父亲,陛下表示,这次事成,可以安排您去青州任职,几年后风声平息了,再调回来担任三公”傅允小心说道

    “那他许诺给你什么职位?”傅睿看向傅允,似乎一眼看穿了他

    “陛下没说,但许军师暗示,陛下不会亏待与我”傅允连忙回道

    目前傅允只是黄门侍郎,只能说这个位置有些鸡肋也正因为这样,傅允应该是非常可我那个升迁的许攸只需要稍微暗示,自然巴巴地过来找父亲

    实际上,许攸什么也没有许诺,而袁绍同样什么都没有许诺一切顺利那还好说,自然不会忘记功臣如果遇到问题,那么不必说,傅睿肯定是要被推出去的,傅允也不讨好

    “父亲,既然如此,为何不考虑一下投效陛下?”另外一个身影在屏风后面出来,却是傅允早些时候,先一步过来的傅巽

    本来是随着水镜书院那些人过来,结果不小心考过了科举本来还想说考着玩玩,试试自己的水平,谁知道朝廷那边说了,谁考上直接走了,那么以后永远不许参加科举

    傅巽最后还是留了下来,按说有一个月的假期,他本身没什么事情,打算直接上任

    谁知道朝廷要开始讨伐进攻,而且还要攻打代郡,他才想起来,自家父亲在代郡当太守,于是连忙过来,尝试说服父亲投降大汉

    “二弟?你怎么来了?”傅允看到傅巽,高兴的东西,有些戒备

    “愚弟之前前往大汉参加科举,考中二榜二十四名进士出身,被任命为谯县县令……”傅巽少不得把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本来打算去上任,谁知道收到消息,大汉要与燕汉与晋国开战,想到父亲在代郡,连忙过来”

    “大汉对待士人何其苛刻,而且宁可扶持黎庶当官,也不愿意重用贤良长此以往,各家子弟,恐怕只有少数能够出仕同样,你我士族,将永无出头之日!”傅允闻言当即劝说,“晋国皇帝,体恤我等士人,乃真正的仁君,当得天下!弟弟,不若跟我去邺城,怎么都能为你,谋求个一官半职……”

    “兄长,时代变了!”傅巽摇了摇头,“而且我士族豪门,有更多的田地和家产,不同于黎庶,需要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只要我们投入足够,族中子弟肯学肯上进,那么最终出仕的人数,其实没什么变化”

    科举制度,唯一的结果,就是选拔出来的官员,至少是有真才实学,而不是博眼球赚名声,然后就能推举出仕为官的

    换了后世,就相当于取消公务员考试,在网红和流量明星里面,选择一批安排到中央里面打杂两年,再具体安排工作那还谁专心读书,想着怎么当网红算了!

    人和人不同,官宦人家天生底蕴就丰富,家学,经济什么的,肯定比一般的百姓要好

    所以最终能当官的,至少大部分都是官宦子弟,至少也是有钱人家但至少,能上去的,都是有一定才学的而且至少给了普通人,一个相对公平的上位机会

    做到这步可以了,真的不能奢求什么了……

    “也就是说,刘韬那边的话,只要肯努力好好学习,考过科举,那么一样可以出仕为官反之,哗众取宠之人,将很难有出头之日,对吧?”傅允没说话,傅睿先问了句

    “是的,而且听说针对六部官员,以及太守以上的官员,可以荫一个子弟不能直接出仕,却能进入专门学院学习,同时科举的时候,可以得到一定的加分”傅巽回道

    到这个程度上,如果还考不中,那就不是人家不给机会,而是自己不争气

    “果然坊间之言,也不可全信……”傅睿感慨,随即看向傅允,“你们我管不了,但我乃汉臣,大汉任命的代郡太守!”

    这个大汉可不是燕汉,而是刘宏时期的大汉王泽从代郡太守迁雁门太守,他便是继任者,并且在这个任上,见证了大汉的四分五裂

    最初是刘虞,同时刘韬那边也的确乱来,他就保持中立现在是刘备,同样是大汉宗亲,他也可以继续观望

    毕竟老了,自己怎么样无所谓,主要看能帮到儿子多少按说真的投靠袁绍,那也没什么,只要利益足够的话

    但可以帮助到儿子,还能成全自己的忠义的话,傅睿还是要脸的

    “父亲!”傅允没想到,父亲居然打算投效北汉

    “去告诉朝廷的军队,让他们快点过来接管这边,否则的话,公孙瓒可要过来了”傅睿随即看向傅巽

    “是!”傅巽闻言,当即告辞离开父亲的意思很简单,公孙瓒过来的话,那么就算他投降也没用,这边做主的,还是人家公孙瓒

    “回去告诉袁绍,他的父亲,叔父和伯父都是汉臣他的祖父和曾祖父也都是汉臣”傅睿看向傅允,“另外,大汉如果真的打到邺城下面,不要逞强,直接投降!”

    傅允闻言,已经明白,父亲已经打算把傅家的未来,压在北汉上面

    不管自己多不情愿,傅允也明白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这年头士人讲究的是家国天下,家天下里面,又以族长为首,傅睿是族长,所以他能决定傅家的未来

    他身为族人,只能遵守而继续在晋国当官,只是作为预防万一

    万一北汉运气不好被灭,那么至少傅家还有他这一脉可以延续下去……就如同荀氏,荀谌就在晋国任职,甚至袁绍那边都有荀正在那边

    不管最后谁得到天下,颍川荀氏,至少都有一脉可以延续下去

    代郡这边在谋划投降的同时,青州这边,也酝酿着一场剧变

    这一天,臧洪设宴,宴请了驻扎在青州的将军朱灵,这是消息传递到青州的第二天

    “家父老了……”酒过三巡,臧洪开始抱怨起来,“从中山太守的任上退了下来,说是打算去晋阳养老,还说自己是汉臣”

    臧洪的父亲就是臧旻,当时是中山太守,与刘韬有过接触

    这次说是自己要过退休生活,其实是劝告臧洪,他也是汉臣,不应该为晋国效力别说什么忠义不两全,他忠诚的应该是大汉,而不是晋国

    臧洪也无奈,别说忠义不两全,这是要他忠孝义不能三全对吧?得得得,袁绍提拔了他,所以自己为袁绍服务,这是‘义’之所在可忠孝都在父亲那边,二比一没办法啊!

    “朱某也是汉臣……”朱灵闻言,已经大概知道臧霸的意思,淡淡一笑说道

    “哦?”臧洪有些诧异的看向朱灵

    “本将阅人很多,没有像大汉陛下这样有能力的,这才是真正的明主!既然已碰上了真的明主,为什么不投奔他呢?”朱灵回道,“而袁绍对外说得再好,也不过是个谋逆之人,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顿了顿,看向周围,说道:“本将诚心诚意与太守沟通,周围的那些人,就可以撤下去了吧?”

    “献丑,献丑……”臧洪闻言,讪讪一笑,拍了拍手

    藏在周围的刀斧手,陆续离开按照暗号,拍手就是解散,但如果是掷杯,那就第一时间杀出去,把朱灵给杀了

    若非有这个安排,臧洪又如何会这样对朱灵说实话?

    “所以,你我的想法一致,对吧?”朱灵看向臧洪

    “本官说过,我乃汉臣”臧洪朝着朱灵笑了笑

    于是在刘韬找到南匈奴的军队时,前线传来了让他不敢置信的消息:代郡太守傅睿,青州刺史臧霸,晋国将军朱灵正式投降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