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内患
    一处豪华的接待宾馆里,闻人升操控着傀儡人,谢绝了额外的服务

    他可是个老实人,即便是傀儡,也是个老实的傀儡

    君子慎独

    当然,他不会承认,预言术能通过对拉普拉斯妖的询问,从而做到“回溯过去”这种事,所以不存在绝对的秘密

    他将控制的傀儡人,躺在浴盆里,心中有些奇怪

    为什么这样大的事,自己过来后,没有触发任何神秘事件?

    这不就相当于亏了几个亿么?

    东岛将军被暗杀,这样大的事,自己过来调查,难道不应该出个高难度事件?

    唉,要么是这神秘之种的胃口越来越刁钻,要么就是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想到这里,闻人升操控着傀儡人,从浴盆里爬起,然后换好衣服

    他之前学习过隐匿术,其中就包括改变容貌身形一项,虽然还没有晋升到异种技能,但技巧完全牢记于心

    用幻象术,在房间里留下个自己睡觉的幻象,然后他从一角离开接待宾馆

    他要进行私自调查

    这种私自调查,当然是极为危险的,没有东岛上层台面上的庇护,什么妖魔鬼怪都可以出来肆无忌惮地攻击他

    幸好这回来的是新造的傀儡人,同样可以肆无忌惮地测试,不然的话,自己还真有点束手束脚

    机器人,自动化,是前世科技世界的发展趋势;而这个世界,傀儡化,远程化,也是神秘世界的发展趋势

    闻人升深深明白这一点,幸好他的异种,太方便了,可以紧跟任何发展趋势

    很多神秘专家就不行,要从头学起,等于和他回到一个起跑线上

    闻人升控制着傀儡人,来到一处街道上

    这里是京都,集中着东岛大部分资源和人口,街道上很繁华,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还是很热闹的

    一间间道路旁的居酒屋里,觥筹交错,呼朋唤友的声音,络绎不绝,此起彼伏

    都是熟练的汉话,这里是京都,通行的是雅言汉话,不会用那些乡下人才会用的土语

    会不会说汉话,用汉字,直接决定一个东岛人是只能在岛上内卷,还是能去广阔的陆地上发挥本事

    闻人升知道,东岛人的勤奋,甚至更甚于神州人,他们忍耐压迫的能力,可以说是世上无双的,还要超过神州人

    他们以加班为荣,为了排解压力,因此大多数人晚上都不回家,而是去各种酒肆里喝酒请客,拉拢关系

    进入现代后,这里人的生活同样很过得去,毕竟整个神州所辖的市场领域,都不排斥他们的进入,只是限制他们的工业化而已

    只是一些人想要的东西更多

    闻人升随意走入一间最热闹居酒屋中,想从这里听到一些额外的消息

    “欢迎,先生请进”热情的女招待,立刻欢迎道

    闻人升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背着手,走进屋子内,在一处角落中,被安排下位置

    “社长,这次我们出口到上国的绸缎,价钱又低了一些,都是我们部门的不是,请您原谅”

    “没事,我会找找我的亲家,让他下回再提高一些价钱的”

    “社长真是仁慈,我给你斟酒”

    这明显是一群社畜

    听了不知多久,闻人升终于找到他想要的内容

    “将军大人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连月中的天下祭都没有出席”

    “听说是被人杀了”

    “不可能吧,将军可是现世神,怎么会被暗杀?”

    “行了,神不神的说法,那都是古人的迷信,异种者也是会死的”

    “唉,什么时候咱们也能当上异种者?”

    “有机会啊,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去神州留学,等入了神州籍,就有机会了”

    “说的也是,在这里是没什么希望了,都是那些武士家族里才能成为异种者”

    闻人升听到这里,并不意外,虽然东岛人能够忍受压迫,不意味着他们不会进行反抗的

    接着他又听到一个有趣的传闻

    “你们知道么?现在这位将军,其实是个傻子”有人似乎喝醉了,不管不顾地说着

    “傻子,你可别乱说,小心那些巡逻的武士”

    “我肯定没乱说,记得有一年天下祭,我站了一个好地方,当时看到将军殿下在台上,手脚僵硬,走起路来像个僵尸,只有傻子才会那样走路”

    “小松真是喝醉了,赶紧把他丢进后面的河沟里清醒一下”有人哄笑道

    于是真有人将那个醉鬼抬了出去,然后丢进酒馆后面的河流里

    不过闻人升却走了出去,然后亲自将那个醉鬼捞上来

    “谢谢你,先生,那些混蛋,一个个怕的要命,惟恐得罪了那些武士,却不知道他们都是些狗而已人怎么会怕狗?”松平忠原感激地对着闻人升道

    “没什么,我们再找个地方喝酒吧,我很喜欢听你讲的故事”

    “那些可不是故事,而是真事”

    随后两人又到了一家艺伎馆,通宵喝酒取乐

    在女人面前,男人的表现欲可以暴增十倍

    闻人升很明白这个道理

    事实也是这样

    松平忠原很快就将他知道的东西,吐露的一清二楚

    “将军肯定是个假的,应该是个替身,他那样的人,最是怕死不过大家都知道他就是神州的一条狗,如果不是这条狗还能给大家带来工作和大米,他早就被天诛了!”松平忠原愤愤道

    “哦,听起来你对神州也挺有意见的”闻人升不动声色地问道

    “哼,他们那些人,就是仗着有个好祖宗,才占据了那么多好土地说到底,还是异种的缘故,要是没有那些强大的异种者,他们的土地早就被人瓜分了”松平忠原不屑道

    闻人升继续问道:“这话从何说来?”

    他当然知道对方说的没错,前世的历史就是重复了这一过程,丢失的土地让人痛惜不已

    “很简单啊,就像四百年前一次东南半岛的土著暴乱,土著联军甚至打败了当时的中原王朝南征军,结果惊动了两个宗师级的异种者,他们亲自过去镇压战场完全是单方面透明,十伏十胜,只用3000的精锐,就杀了对方20万的兵若没有那两个异种者,神州的王朝早就不堪重负,只能退兵了事”松平忠原滔滔不绝道

    听到这里,他身边几个艺伎,都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他

    这让他分外得意

    闻人升点点头道:“没错,先生对历史很有研究,在下佩服”

    “哈哈,其实这也不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是有人在论坛上说的”松平忠原果然是喝醉了,恭维两句,就自曝其短

    “嗯,异种的确是力量的放大器啊”

    “是啊,现在异种者的力量下降,然而版图却因为蘑菇的出现而定下了,谁也没办法从外部瓜分神州,除非他们内部出了祸患”松平忠原低声道

    闻人升心中一惊,这些人还真不容小觑啊

    没错,蘑菇只能防外敌,却防止不了内患

    你蘑菇再多再厉害,还能在自己土地上释放不成?

    神州最大的危险,其实就是在内患之中

    独尊会,天命社,都在竭力挑动着内患

    相比之下,独尊会好歹还不会做得太过分,至少他们只会扩张,不会分裂

    天命社就不同了,他们处心积虑,在神州内部埋下棋子,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神州四分五裂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数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哪一块不是对手的眼中肥肉?

    别说什么现代讲究经济,不计较土地产出,真是那样,前世他转世之前,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纠纷出现

    恰恰相反,土地才是唯一的,恒久的,真正的财富,地球不灭,土地就恒久存在,其他东西都是一茬换一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