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惊变
    刘怡宁和刘老爷都不多疑了,那别人就更加不会有什么疑心,于是大家又是一一围坐在桌前,开始吃早点

    张九言见大家都是没有起疑,心里也放心不少

    虽然他也不怕什么,但这没事总是好的,至少刘怡宁不会伤心难过

    不过正当张九言颇为有些自得之时,眼睛无意间和贺婉容四目相对,却是看到贺婉容的脸色不自然

    张九言心里一个咯噔,知道贺婉容起疑了

    贺人杰是贺婉容的哥哥,可想而知,贺婉容对贺人杰那是极为了解的

    贺人杰说谎,贺婉容自然可以感觉的到

    哎,不管如何遮掩,总是有蛛丝马迹

    张九言对贺婉容挤出一丝笑,最后也是不再看她,低头吃饭

    看出来就看出来吧,你想说就说吧,老子杀高显,那也不算是什么亏心事,一切顺其自然

    贺婉容见张九言淡定从容,反而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感觉错了?

    最后贺婉容也是不知该如何办,只得是不去想他

    早点吃完,贺人杰早早告退,说是要去读书,为科举做准备

    其实他哪里是什么为科举做准备,无非就是害怕张九言,想要早早逃离罢了

    贺人杰爹娘听他说要为科举做准备,都是很欣慰,高兴的见眉不见眼,只让贺人杰快些去,叮嘱他多看几本书

    贺人杰走后,贺怀仁还对张九言感激道:“张将军,没想到犬子经昨日之事后,竟是开窍不少,

    这一点,老夫还真是要好好谢谢你”

    “呵呵呵,,,”

    张九言谈定从容,呵笑几声,把贺人杰吓得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张九言一点也没有愧疚的意思

    相反,张九言显得还极其的心安理得,好似贺怀仁说的话,那就是真实

    “贺老爷客气了,这都是晚辈应该做的,且不说你是贺人龙贺将军的亲属,便说你是刘老爷的友人,单此一点,我若是能出力的,便责无旁贷”

    一番话,张九言和贺怀仁之间的误会也是渐渐消融,同时,也是让一边的刘老爷感到极其的有面子

    而那贺婉容,这时候也是有意无意的,会将目光看向张九言

    昨天的事情让她印象极其的深刻,张九言的形象在她心里也是发生了不一样的改变

    刚吃完饭不久,贺怀仁作为主人,正要提议领刘老爷和张九言一行人去附近转转,游览一番

    不想就在这时,只听见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众人诧异,特别是贺怀仁,他更是心中忐忑,担心发生了什么大事

    哪知下人进来一说,原来是找张九言的

    “老爷,外面有个人,说是要找张九言张百户,他说十万火急,要见张百户”

    像这种事情,一般下人是不会上心的,能来给你通报就不错了,你还要急匆匆,十万火急,惹老爷不高兴,这罪过谁担?

    但是很显然,这下人一是被张九言的名头震慑,

    二是被外面的人情绪感染,知道事情不小,所以他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张九言极其疑惑,心说找自己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贺老爷抱歉,在下去去就来”

    “张将军请便”

    告罪一声,又向刘老爷,刘怡宁他们点头示意,让他们不必担心,而后张九言出去了

    不多时,张九言去而复返,脸色严肃,对刘老爷和刘怡宁两人说道:“刘老爷,怡宁,我看我要先送你们回去了,这里不安全了”

    张九言这话一出,众人为之一惊

    刘老爷急忙问道:“九爷,这是出了何事啊?”

    不光是刘老爷急切,刘怡宁,贺怀仁,贺婉容他们也是惊奇,面面相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九言没有隐瞒他们,说道:“巨匪神一魁领数万人马,正朝米脂而来,这贺家堡首当其冲,不日神一魁便到

    为防意外,我们要速速撤离”

    说着,张九言便是对贺怀仁说道:“贺老爷,这神一魁来势汹汹,目的不明,不知老爷可有去处?

    若是一时无处可去,可来我龙鳞山寨做客,在下荣幸之至”

    “这,,,这,,,”

    贺怀仁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得手足无措

    毕竟这数万人马过境,不管是敌是友,那都不是闹着玩的

    这要一个不好,被他们杀人抢掠,那可就是屠村灭庄的大事了

    “这可如何是好?”

    贺怀仁急切之下,拿不定主意,张九言又是急忙对贺婉容说道:“小姐,时间不多了,还请小姐拿个主意吧”

    贺婉容被张九言这样问,莫名感觉自己被张九言重视,一时间好似也有了冲天一般的豪气

    没有多想,贺婉容便是对父亲贺怀仁说道:“爹,张将军可信”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在这一刻,那是包含了无数的期盼和信任,让贺怀仁也是下定决心,随张九言回龙鳞山寨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还请贺老爷速速准备”

    张九言立即催促,自己也是马不停蹄,帮着刘老爷收拾

    时间紧急,大家都是慌了神,都是急,急忙收拾

    没多大功夫,简单收拾一下,而后他们便是在张九言的带领下,向着龙鳞山寨方向而去

    这一行人浩浩荡荡,光是贺怀仁他们一家,连主带仆,那也是四五十口

    再加上刘老爷他们,那一行人就是六十多人

    这么大的队伍离开贺家堡,那自热是引起来轰动,大家都是交头结耳,纷纷打听是出了什么事

    因为张九言也没有刻意让人隐瞒,所以贺家堡的百姓很快也知道了消息

    一听说即将有一股数万人的匪贼要过境贺家堡,百姓无不是惊讶不已,这可怎么得了?

    大家吓得不行,有那身体差点的,当场就吓得脸色煞白,跌在地上

    慌乱之后,他们也是纷纷回家收拾,然后拖家带口,投奔各处;

    不过他们之中只有少数人去投奔亲友,大多数人则是跟在贺怀仁的车队后面,跟着贺怀仁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