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画
    看着温文尔雅的龙十三笑出了猪叫声,余会非忽然觉得,这个龙十三骨子里也不是个好鸟!

    那边,霸下放了几个响屁后,对着身后就吹了一口气……

    余会非纳闷的问道:“霸下兄,你干嘛呢?”

    霸下道:“太臭了,吹远点,免得熏到自己”

    余会非:“#¥%……”

    余会非现在是真服了这头霸下了,这家伙真的是一个极品啊!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余会非把大荧幕支了起来,然后将投影仪放好,最后就是教两条龙如何使用投影仪,如何插卡,如何充电了

    虽然龙十三还能够行云制造雷击,但是却无法制造稳定持续的电流给投影仪充电所以,最终余会非还是将发电机放在了一处湍急的水流下,水流冲击着发电机转动,再将电量储存在电池当中等投影仪没电了,可以直接充电

    一切弄好了,余会非终于轻松了

    事实上,当霸下发现龙十三没有威胁后,这个闷了许久的老王八就打开了话匣子,拉着龙十三叨叨个没完,根本没空搭理余会非

    龙十三也是个温和的性格,霸下说,他就听着,时不时的回应一句,两人倒是相处的无比和谐

    既然没什么需要自己担心的了,余会非就和牛郎回去了

    连续忙乎了几天,这几天余会非都没什么时间和柳歆相处,而这几天柳歆也很忙,甚至连饭都不做了,房门紧锁,就在屋子里蹲着要不是余会非给她送饭去,她似乎连吃饭都忘记了……

    而余会非也只是能到她门口而已,她不允许任何人去打扰她,她饿了自然会到门口拿吃的

    这么连续几天,余会非也是十分的担心柳歆的身体,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他并没有破门而入的想法,他了解柳歆,柳歆是一个外萌内刚的女孩子,她要么没想法,可以顺着你一路前行

    但是,她一旦做了某个决定,那就是一去不复返,九头牛都拉不动

    她不出来,那肯定是有了某种决定,在做某件对于她十分重要的事情

    作为她的男人,要做的就是支持她,而不是打扰她

    至于身体,余会非自信,以他的身份,找神仙给柳歆弄点调理身体的仙药,应该不是问题

    这天,余会非刚松了口气,柳歆也走出了房门,伸了个一大懒腰后,大叫了一声:“终于完成啦!”

    余会非看着这丫头兴奋的样子,立刻凑了过去问道:“啥完成了?”

    柳歆神秘的一笑道:“你猜?”

    余会非上哪猜去啊,于是指着柳歆身后道:“死狗,别乱动东西!”

    柳歆一扭头,余会非一个健步就钻进了柳歆的房间里,然后就看到柳歆的画板是上多了一张气象磅礴的画卷!

    那上面群山是背景,九连池瀑布垂落,下方湖泊密布,湖泊深处依稀中好像有什么巨兽沉浮,天空中乌云翻滚,一道天光如同利剑一般刺入山谷当中

    整幅画卷都充满了力量感,神秘感,以及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大气!和柳歆之前的作品风格完全不同,没有那么细腻,一笔一划无比的硬气……

    哪怕是余会非这种不懂画的人都知道,柳歆的画技又进步了

    以前的柳歆是写实的,现在的柳歆已经可以用简短的笔触,硬朗的笔法画出一种气势来了

    余会非咋舌道:“小歆,这是你画的?”

    柳歆没好气的瞪了余会非一眼,皱了皱鼻头表示对他忽悠她的不满,然后美滋滋的道:“当然是我画的,怎么样?”

    余会非咋舌道:“好,这画是真的好!”

    听到这边的动静,白无常也凑过来了,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柳歆的画,眼睛顿时一亮

    柳歆问道:“白哥,帮我看看我的画,怎么样?”

    白无常背着手,踱着步,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仔细的看了那副画后,最后吧嗒吧嗒嘴道:“有点火候了,但是算不上佳作”

    余会非白了他一眼道:“老白,不会说话,你就闭嘴啊”

    白无常一撇嘴道:“什么叫不会说话,我说的是实话这画已经开始有自己的灵魂了不假,这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是和传世佳作比起来,那就差远了如果说,人有三魂七魄,那么画也有三魂七魄传世佳作,最起码也要三魂七魄俱全才行,而这一幅么,只能说是拥有了一魂而已”

    余会非是真的不懂画,但是他可不想老白打击到自家女人在画上的信心,正要说什么

    柳歆却一拍手道:“老白说的对!”

    余会非看向柳歆,只见这丫头一点都没有被打击到,反而眼中精光闪闪,干劲十足的样子!

    余会非一阵无言,心说,这丫头不仅是神经大条,还tm粗啊!

    柳歆没被打击到,余会非就放心了,然后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干咳一声道:“老白,你张嘴闭嘴传世佳作的,你见过么?”

    白无常顿时不屑的看了余会非一眼道:“我看过的传世佳作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别说传世佳作了,就算是那些画佳作的人,我都见过太多了”

    这话一出口,白无常就闭嘴了,他看着余会非那贼兮兮的眼神,顿时明白了什么,赶紧转身就跑

    白无常跑出去了,柳歆抿嘴笑道:“你们这些家伙,就喜欢说大话”

    余会非也不反驳,而是问柳歆:“他就是喜欢吹牛逼,对了,你这话真的好,你可别被打击的扔了啊”

    柳歆白了余会非一眼道:“作为一个画家,每一幅画都是我的孩子,孩子哪怕丑了点,我也不会嫌弃的”

    余会非这才安心了,然后凑过去低声道:“你放心,就咱两这条件,孩子丑不了”

    下一刻余会非就被一顿扫把打出来了

    站在门口,余会非嘿嘿的傻笑

    然后余会非立刻跑向了白无常,白无常一看到余会非,就主动喊道:“你别找我,我送走的都投胎了再说了,我给你弄个鬼魂回来,这也不符合规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