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主宰》正文 第2436章
    “颜少说的对,我也赞同颜少的说法,我相信我们总会有办法的,总不至于被这些所谓的狼给灭掉吧,到最后我们实在没办法再逃也不迟,否则的话要是传出去,我们以后如何还能继续在大陆上落脚,你说呢老罗?”此刻钟葵也插嘴说道

    其实他和燕赤风都已经猜测到问题的根源,绝对是有人在暗中操控,是谁他们有已经猜到**分,所以他们并不太担心,因为在他们看来对付这些狼群最主要的不是狼群,而是操控狼群的那背后的人,或者是那头被真正操控起来的狼王,所以他们并不担心,因为在这期间只有一个人出现在他们视野中,那就是苏兰,那个差点死去却最终没有死掉的苏兰,也只有他可能出现问题

    要是南柯睿知道他们此刻的想法,也绝对会佩服不已,他确实猜到苏兰有问题,但是缺不清楚苏兰究竟哪里有问题,而燕赤风和钟葵竟然可以猜到苏兰就是那群狼的幕后操控者,当然燕赤风和钟葵虽然猜到问题的所在,但是同为轮回府的势力所属,他们现在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去主动将他们给揪出来的,毕竟这对他们来说是同根,一旦因为自己的失误引起了轮回府总部的不满,那问题可就严重了,到时候绝对不是燕赤风和钟葵能够担待的起的

    “可是我们熬不过太长的时间,要是一旦我们的战力耗尽,它们还不如退却的话,那我们岂不是要被它们给吃掉,你说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亏大发了,若是我们现在就离开,那样至少我们可以保全,牺牲也就是他们那些人,跟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你们说呢?”裘罗依旧不依不饶的继续说道看他的样子就像是非要劝说他们到底似的,这让燕赤风和钟葵对他的印象更加直观,心底对他的戒备心也越老越弱,在他们认为裘罗就是只没有牙的老虎时,裘罗已经在暗自偷笑,因为这只没有牙的老虎只是他的伪装而已,他真正的杀伤力可以随时让他们都趋向于崩溃的局面,这是裘罗的最终伎俩,也是他想要达到的结果,而燕赤风和钟葵竟然被他蒙混过关,掐死在这里,还变相的以为圣地的人都是这般懦弱,其实他们不知的是,虽然他们错将裘罗当成了圣地的人,但是却也是真的,因为现在的圣地的样子或许连裘罗表现出来的假象都不如,甚至是差的更远,这变相的其实给他们一个真实的反应,所以有些时候阴差阳错的或许会真的出现这种真实的情况相符,这是裘罗之前所没有预料到的,他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将他当成是来自圣地的人,要是那样的话,他或许会表现的更加不堪,至少要比圣地现在的状态要差一些,让他们的警惕心将更加减弱一些

    “你说的这种情况是可能出现的,但是几率应该不大,我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咱们再等等再说,待前面那武少发出讯息后咱们再行动,其实我总觉得那武少不简单,他或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改变,到时候只要他离开,咱们就一起跑路,要是他还在坚持那就证明他还有一些办法,我们只需要坚持等待就行了,到时候自会出现转机的,当然我们也要仔细的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判断一下这些所谓的怪异的情况究竟是来自哪里,我们可以更好的去做”燕赤风摆摆手示意裘罗稍安勿躁,并且成功的将话题引导了南柯睿身上,其实他说的也是心里话,毕竟在他看来南柯睿确实是那种神秘的角色,让人根本就看不透

    “颜少你是不是也觉得武风那少年很神秘?来历也很让人摸不透,尤其是那是实力更是让我有种觉得比我还要强一些,你要知道我可是肉身九重天巅峰,就算是和我同级的高手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可是我却看不透那家伙,你说那家伙是不是够神秘,我们的来历已经属于那种很神秘的一类,可是那家伙的神秘程度竟然让我都一无所知,你说他究竟会是那个势力的存在,会不会是那些传说中的荒古时代流传下来的那批大能们培养出来的弟子,当然我也知道这些都只存在于传说,可是谁说就一定不会存在呢,你们说呢?”裘罗此刻颠三倒四,话语直接引到了那所谓的虚无缥缈的荒古大能身上,其实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他们更加确切的相信自己来自于那些圣地

    其实裘罗刚才这几句话蕴含着好几个意思,第一个就是对南柯睿实力的简单测评,为了微微震慑一下他们,让他们不要因为一些想法去试探南柯睿,毕竟南柯睿现在还不想暴露自己,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裘罗作为南柯睿的贴身侍卫,对这种事情敏感的很,当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第二点,裘罗对南柯睿的身份发出了一些猜测,他多次提到南柯睿的身份神秘,势力肯定不简单,可是他却没有去提及轮回府和圣地,好似直接将这两大势力给忽略了过去,毕竟南柯睿身上没有暗中邪恶的气息,同样也没有那种邪邪的高高在上的感觉,再就是他刚才在对战往生者时的表现让人根本不会相信他来自于轮回府;至于圣地……

    那就更简单了,反正燕赤风和钟葵已经开始怀疑他很万贯就来自于某个圣地,所以裘罗刚才故意将圣地跳过去,就是为了告诉燕赤风和钟葵一个讯息,他和万贯就是来自于圣地,只有他们来自于圣地,所以才会如此肯定的说南柯睿不属于圣地一方的,而且还多次提到南柯睿的出身还在圣地之上,这就更让燕赤风和钟葵暗自警惕起来

    如果南柯睿真如裘罗所提到的,他来自于传说中的洪荒时代大能们遗留下来的一脉,他们从来不在世人眼中出现,当然就算是他们出现也不会泄露自己的身份,任谁也不清楚他们的身份,这就是他们的神秘所以越是神秘,就越是能调起燕赤风和钟葵的想象力,让他们更加往哪方面联想,因为那些所谓的荒古时代的大能绝对属于恐怖的存在,比起那些圣地更具恐怖更具威胁力的存在,虽然他们轮回府和圣地都自认为是地位和等级远远高于大陆上世俗界的那些所谓的众生,可是或许在荒古遗脉眼中,他们也是那种存在,所以他们对于荒古时代的传说还是很忌惮的,刚才听到裘罗的分析,他们更加一步证实了裘罗和万贯的身份和地位,也变相的开始怀疑南柯睿和墨冰霜的身份,毕竟如此小的年纪就达到如此高的实力,就算是轮回府和圣地都是不可能做到的,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因为他们每一个势力也都有着一种特殊的短期且后续副作用很大的推升战力的功法和秘诀,但是他们从南柯睿和墨冰霜那健康的表现来看,绝对是不属于那种的存在,所以他们此刻对南柯睿的出身更是心存忌惮,有的只是想跟他联合,而不会去想什么对他不利,这点也正是裘罗这次的出发点,一是为了震慑他们,二是为了让他们将原本心中的小九九也都拦在肚子里

    “嗯,你说的确实有可能,不过老罗你确定他的实力连你也看不透,我怎么老觉得他的实力跟我差不多”燕赤风此刻同样有一丝怀疑,不禁出声问道

    他可是一万个看不透裘罗的战力,虽然裘罗说他是肉身巅峰的存在,而他燕赤风也是同级别,可是就算是同级别也有高低之分,所以他们对裘罗还是存着一丝忌惮,当然若是钟葵的战力没有受到伤害的话,他对裘罗还不是那么忌惮,毕竟裘罗的实力再强也比不过钟葵这个已经是先天神通境的高手,可是现在钟葵一万个也不敢说什么,因为钟葵的战力丧失掉了一多半,此刻他们根本就不是裘罗和万贯的对手,尤其是还有南柯睿和墨冰霜这一对让人看不透的家伙

    “你有这种感觉也是应该的,其实实不相瞒我也是有这种感觉,我相信钟先生也有这种感觉吧?”裘罗没再去刻意的辩解什么,而是从大家自身出发来分析这件事,这样可以更加直观,更加明了的让他们相信自己所说的

    钟葵闻言不禁也眉头微皱,沉思片刻,不禁肯定的点点头,那表情异常的严肃,因为他的战力虽然失去,可是他的意识和精神力还停留在之前的最佳状态,所以他有这种感觉不禁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南柯睿这家伙的战力已经达到了先天神通境的地步,甚至是比自己最佳状态也要强出一些,否则南柯睿是不可能影响到他的判断的,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也是钟葵为什么表现的很严肃的原因,他此刻倒是希望是因为自己的战力受损,自己的精神意识也受到一定的影响,所以才会导致自己的判断失误,可是他又对这种情况怀着一丝否定,毕竟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像他这种高手,绝对不会受到这般的伤害,当然这些也不是绝对的,毕竟他的记忆损失掉了几天的,所以精神力衰弱也是正常不过的

    “老罗说的对,我也确实有这种感觉,之前我一直觉得应该是我的精神意识因为我的受伤而减弱,可是现在想想绝对不是这回事,除非是武风有着某些神秘的手段,要么就是武风的战力已经达到了令我们都我发企及的地步,不过这种可能你们相信吗?”钟葵深吸一口气,语气极为不淡定的说道

    “哧!”

    钟葵话音刚落,燕赤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而裘罗也故意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模样,那表情好似之前自己的判断也有些低估南柯睿了,而此刻听到钟葵的话,才觉得这种情况是存在的,而受到一些惊吓

    “等等……让我想想,要是武风真的如老钟所言,那么他的实力至少是先天神通境四重天的地步,这……他还那么小,怎么可能做到的?这……我真的不敢相信,简直是太恐怖了一点吧”燕赤风颠三倒四的一副受到巨大的冲击力一般,一脸的难以置信和一脸的恐惧,他宁可相信他们这些猜测都是错误的,可是他此刻又找不到丝毫反驳的理由,有的只是那种担忧,深深的担忧,那种南柯睿带来的无形的压力

    不过很快燕赤风顿时激动起来,因为他想明白了一点,他之前跟南柯睿的关系相处的还算不错,而且还可以说是关系很要好,现在就算是知道南柯睿的出身不简单,而且实力也让人恐怖,但是他既然知道了,肯定要比不知道被蒙在鼓里要强一百倍,一千倍,甚至是上万倍都不止,以为他可以现在着手准备跟南柯睿搞好关系,虽然他隶属轮回府谁清楚日后他能走到哪一步,但是若他跟南柯睿搞好关系,到时候只要南柯睿稍微拉自己一把,就足以让自己在轮回府的地位水涨船高,当然前提是南柯睿愿意,第二就是南柯睿的真实身份确实是属于那些隐世的神秘到极点的荒古时代的大能们遗留下的古代,这些人修炼的都是最高的绝学,而且还是适合自己的,尤其是还有大能们离开前给他们后人留下的修炼场所和一些道痕的感悟,这些足以让他们的后人战力飞速提升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跟南柯睿搞好关系,什么都不做也要搞定他,这才是关乎着自己前途和命运的转折点”燕赤风心里暗自下定决心,明白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对自己有利,什么是关乎着自己命运轨迹的

    其实无论是燕赤风还是钟葵,此刻心中的想法其实都大差不差,几乎是想到一起去了,毕竟放做是谁都会是在这种想法的,谁会傻了吧唧的去跟一个身份和实力都如此之高的人做敌人,这简直是找死找到极点了

    裘罗心底则浮起一丝邪邪的笑,本来他没想到事情会进展的如此顺利,他本来还列了很多的环环相扣的环节,可是现在看来是用不到了,不禁让裘罗对燕赤风和钟葵都看低了一些,觉得自己之前太过于高看他们了,其实此刻也并非燕赤风和钟葵真实的实力,若是这次受到狼群袭击,再加上他们之前就对裘罗心存坏心思,却没想到被裘罗反攻,这才导致他们缴械投降,而且想法也背叛了他们之前的意愿,一不小心就栽倒了裘罗手中

    裘罗、万贯之所以没有正大光明的去与南柯睿汇合,而是选择明着看似是两个势力、两伙人,就是为了更好的配合,更好的让燕赤风和钟葵搞不清楚状况,很显然他们成功了,而且还是相当的成功,此刻燕赤风和钟葵对南柯睿和墨冰霜的身份十分怀疑,而且已经隐隐相信了南柯睿那有些不着边的身份,其实他们也不相信那传说中的大能遗脉存在,可是也只有这种说法能与南柯睿的身份挂上钩,其实就是那些所谓的大能遗脉不存在,也有其余的遗脉存在,反正南柯睿和墨冰霜的身份绝对不容小觑,比起轮回府和圣地的等级都要高,这就已经足够了,并非非要搞清楚南柯睿和墨冰霜来自那里